跳至正文

不能离开中国!在华外国高管的又一风险

  六年前,一位居住在中国的美国高管来到上海浦东机场,准备前往旧金山进行一次惯常的商务旅行。当他试图过境时,却被告知不能离开中国。

  边检人员对他说,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他又去了另一个机场,得到了类似的答复。

  自那以来,这位高管就一直被困在中国。他被实施了出境禁令,这是中国法院使用的一种法律手段,该禁令已令不少外国企业高管被困在中国,他们往往不知道何时才能获准离开。

  绝大多数受到出境禁令影响的人并不是被指控犯罪的人,而是那些涉及民事诉讼的人,通常是商业纠纷。即使是没有个人责任的外国公民,或者在企业卷入一场纠纷前数年就已离开涉案企业的外国公民,也会受到这些禁令的限制。

  去年,一系列在华外企遭到突击搜查以及雇员被拘留的事件吓跑了一些外资企业的高管,并引发围绕在华经商风险的重要疑问。眼下,中国政府正在展开一轮魅力攻势,以重新吸引外国公司和商人。

  但中国政府并没有试图解决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人面临的一大风险:他们有可能不被允许离开。

  上述美国高管的遭遇是一个教科书式的案例:他曾担任一家欧洲公司上海子公司的总经理。2016年,该公司总部停止向上海子公司汇款,导致上海子公司无法支付雇员每月的工资。这位高管曾试图在中国国内筹集资金,但没有成功。该公司的许多员工提起了诉讼;至少有一名员工要求法院对该高管实施出境禁令。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使用出境禁令,导致一些涉及外籍高级银行家、律师和企业主的备受瞩目的案件。但是,对于这些禁令有多普遍、以及被中国法院实施出境禁令的门槛有多低,相关细节并不明确。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检索了一个包含大量文件的在线法院数据库,找到关于中国限制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公民出境的案例37例。律师们表示,实际数字要高得多;学者们已发现逾150个案例。

  上述法院数据库中的案例包括:多名因款项逾期未付或拖欠债务而被困在中国的美国人;一名台湾籍餐厅老板,他与一个德国合伙人在股份所有权问题上发生了分歧;以及一名伊朗商人,他因欠一名员工7,000美元而无法离开中国达数月。《华尔街日报》联系的一些人士不予置评,或者甚至不予证实自己的经历,即使是最终成功离开了中国的人士也是如此。

不能离开中国!在华外国高管的又一风险

美国大使馆已致函中国外交部,表达了对出境禁令的担忧。图片来源:KYODO NEWS/GETTY IMAGES

  商业纠纷

  Harry Clifford Villers当初来华的时机似乎称得上完美。

  2001年,中国成为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的正式成员,巩固了身为全球贸易大国的地位,并开启了长达数十年的经济增长。Villers是一名美国公民,根据他在领英(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他于同年来华。

  他最终加入烤箱和壁炉制造公司SureHeat Manufacturing Suzhou。2014年,该公司破产,两年后,Villers被限制出境。

  根据中国的法律制度,在任何标准的民事或商业纠纷中,原告都可以提请法院限制被告出境。这通常是在判决已经作出之后,但并非总是如此。如果被告是一家公司,则可对该公司的法人代表、负责人或高级管理人员实施出境限制。

  被禁止出境者的名字会被添加到一个全国数据库,警方会在每个机场和火车站用该数据库进行比对。他们往往直到旅行时才知道自己被禁止出境,有时甚至没有人告诉他们原因。

  加州州立理工大学圣路易斯奥比斯波分校(California Polytechnic State University, San Luis Obispo)的商业法和公共政策教授Jack Wroldsen说,涉及在华外国人的民事纠纷中,出境禁令会改变力量平衡,使一方掌控一切。

  中国有时会对企业高管或有大笔借款的人实施出境禁令。据知情人士称,日本银行野村(Nomura)高管王仲何去年到中国出差后无法离境,他正在配合调查。据《华尔街日刊》报道,Kroll高管Michael Chan去年也被禁止出境。

  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法院文件显示,持有美国护照的Hu Xiaobei和丈夫向一位朋友借了逾45万美元,但无力偿还,被禁止出境。

  Hu在法庭上辩称,出境禁令让她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她需要挣钱还债,但另一方面,又不准她工作。她请求法庭允许她回美国筹钱。她的请求遭到了拒绝。

  规模相对较小的企业主或卷入个人纠纷的人被禁止出境的情况也同样常见。

  年纪将近60岁的美国公民Wu Jun在2017年被禁止出境。他的问题在于五年前他曾是一家电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6年3月,法院裁定该公司拖欠8,150美元的工资和其他款项,当时他仍被列在公司登记信息中。

  Wu声称,直到在边境被拦下,他才知道该公司没有更新法定代表人的姓名。Wu被告知,在他提供经济担保或这一纠纷得到解决之前,他不能离开中国。他提出了上诉,但败诉。

  面临出境禁令的人往往处于法律上的不确定状态。在上海浦东机场被拦下的上述美国高管无法找到工作。由于没有文件证明,他无法在新冠疫情期间接种疫苗。他的签证早已逾期,走到哪里都要随身携带一封法院信函来解释原因。

  新的担忧

  律师事务所Harris Sliwoski合伙人哈里斯(Dan Harris)表示,出境禁令表明,在中国的法律体系中,企业和个人的责任可能会变得混淆不清。哈里斯专门研究国际法,曾就出境禁令和债务人质在中国的使用撰写过文章。尽管中国允许企业以有限责任公司的形式运营,但在涉及到出境禁令时,公司责任可能很快就会变成个人责任。

  中国对出境禁令的使用已成为令美国外交官头疼的问题,为中美之间一长串的争端再添一笔。但华盛顿方面挑战出境禁令的选择有限,即使是涉及到的美国公民债务相对较少。

  “对于出境禁令,我们基本上无能为力,因为它们在中国是合法的,”哈里斯表示。“欠款的多少并不重要。债务金额可能真的很小。”

  据2022年依据《信息自由法案》(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的规定公布的相关信函副本显示,美国驻华大使馆曾在2017年致函中国外交部,对大量美国人被禁止出境的情况表示担忧。这份副本是基于Wroldsen和加州州立理工大学另一位教授Chris Carr为所做的一项研究提交的申请而公开的。

  美国政府已经按照《信息自由法案》的要求披露了一些与中国出境禁令有关的数据。美国国务院援引美国驻华大使馆的信息,披露了2010年至2019年期间的30起禁止出境案例。

  其中一项禁令是在2017年6月针对Citadel Securities的一名董事总经理实施的,此人也是Citadel在上海的附属机构的董事长。这名既是美国公民也是中国公民的高管在35天内无法离开中国。另一名商人在2019年12月被告知,在他之前的一家公司解散之前,他不能离开中国。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舒说,一旦实施出境禁令,只要债务未偿还或案件仍未了结,禁令就会自动延期。他说,出境禁令的有效期没有限制。

  三年前,美国参议员Edward Markey (民主党,马萨诸塞州)和其他议员提出一项法案,要求不予向任何参与制定或执行出境禁令政策的中国官员发放签证。该法案没有成为法律。

  中国外交部在给《华尔街日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国欢迎各国公民来华旅游和经商,并保障他们的安全和合法权益,包括出入境自由。

  该声明称,同时,中国是个法治国家,司法机关严格依法办案,对有未了结的民事案件或涉嫌犯罪的外国人限制出境。

  中国公安部和国家移民管理局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不能离开中国!在华外国高管的又一风险

了解 纳闻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