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习近平心腹王小洪上位 “刀把子”将发挥最大作用

  • 时政

习近平的公安部心腹王小洪上位路径连破常规,近日在正式顶掉赵克志任公安部长后,再出现异常职务安排。

王小洪任公安部长 中央政法委马上同时有两名副书记

6月24日,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王小洪接替赵克志任公安部长。随即就在当天,中共中央政法委官网“中国长安网”就更新“领导・机构”栏目信息,王小洪已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与赵克志并列,但在赵克志之后。

公安部兼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是中共近年的惯例,前三任公安部长,孟建柱、郭声琨和赵克志,都有此安排,但这种两名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同时存在的情况,前所未有。

更不可思议的是,王小洪当上公安部长的同天,就是中央政法委副书记。而前三任公安部长再兼任政法委副书记,都时隔颇长。

其中孟建柱,在2007年10月29日获任公安部长,在2008年初才兼中央政法委副书记;郭声琨,2012年12月28日任公安部长,次年4月23日任政法委副书记;赵克志,2017年11月4日任公安部长,2018年6月13日任政法委副书记。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后边部分再解释。

赵克志难堪 大外宣提前“免”其港澳小组副组长职务

王小洪作为习近平铁杆心腹,这是公认的,不再复述。而自去年11月夺去公安部长赵克志的党权之后,王小洪频频以党委书记身份召集会议,让当时还挂着公安部长衔头的赵克志处境难堪。

如今赵克志在接连丢了公安党委书记和部长后,中央政法委副书记虽然还挂着,因为多了一个王小洪,他就是被悬着,还剩下国务委员和港澳小组副组长头衔。但港澳小组副组长似乎也没了。

两家香港亲北京港媒早已提前“免去”赵克志的港澳小组副组长职务,加给王小洪。

香港《明报》6月25日发文标题是:“习旧部王小洪任公安部长 接替赵克志兼任港澳小组副组长”,《星岛日报》同天的发文标题是《王小洪任公安部长兼港澳事务副组长》。后者更直接说,“香港2015年修例风波之后,公安部长同时担任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

那些在港的大外宣媒体敢这样报,一般是背后收到了实料,帮着放风。故此,虽然官方没有宣布,很可能已是事实,但不会宣布,后期或以一次官方活动(比如王小洪“七一”随习近平到访香港)的报道间接证实。

笔者此前介绍过,似乎因为赵克志大势已去,中共媒体两度提前“免”了赵克志的职。而官媒报道中共高官的职务,是绝对不能含糊的。

王小洪正式接任公安部长前,中共党的喉舌提前自动“免”了赵克志的部长职务。新华社报道,4月18日,全国保障物流畅通促进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电视电话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副总理刘鹤出席会议并部署工作。国务委员肖捷主持会议。赵克志仅以国务委员身份出席会议并讲话,而物流的安全监管本来也是公安部的份内事。

再比如,新华社去年曾提前免去赵克志的公安部党委书记职务,其2021年8月26日的报道说,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当天在全国公安学习习近平“重要训词”电视电话会议上讲话。报道没提赵的公安部党委书记职务,而查实之前的报道,赵克志都是书记兼部长。结果到2021年11月19日,赵克志的公安部党委书记被免。

王小洪如果这么着急夺下港澳小组副组长职务,又是为何?

留意到北京当局6月25日最终敲定,新华社报道习近平“七一”将访问香港。3万港警早已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王小洪顶掉了赵克志,就可以作为新任港澳小组副组长兼公安部长的厉害角色,全程保护习近平,避免了让赵克志出镜的尴尬。

同时,毕竟这是香港反送中运动被镇压后习近平首次访港,习还是不放心安全问题,需要王小洪出马。2019年12月习近平出席庆祝澳门回归二十周年大会,就是王小洪亲自陪同;去年7月习近平去西藏时,也是王小洪贴身随行保护。

王小洪早年在福建公安系统时,就一直负责先后任福州市委书记、福建省委副书记、福建省长的习近平的安全保卫。从王小洪作为部级大员仍充当习的贴身护卫来看,习近平真正相信的身边人并不多。至于习近平“七一”是否最终成行,王小洪是否有所表现,到时留意。

事实上,这次王小洪超常规被提拔任公安部长,外界已普遍认为是习近平为保二十大连任,要火速由亲信控制“刀把子”,以便吓阻反习派的活动。毕竟,从官方通报孙力军、傅政华案中,都涉及私藏枪支弹药的问题。

赵克志被顶掉 可能不止如此

王小洪上位顶掉赵克志,又留下了前述诡异的细节,在官场人士来看,对赵克志简直是奇耻大辱,但他的下场可能不止如此。

6月中发生的唐山烧烤店群殴女子事件,河北官方已处理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局长马爱军等人替罪。但在中共二十大前,这次河北唐山一个早已存在的黑社会问题,突然被作为大案处理,官方宣传爆炒,许多网友认为不寻常。

中共新华社6月12日披露案件由公安部统一部署,中共《人民日报》同天则发文称:“无论涉及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

笔者此前有文章分析,赵克志本来是胡锦涛的旧臣,原任贵州省委书记,在习近平上台后,赵克志进京的中转站和跳板,就是河北,他于2015年7月至2017年10月担河北省委书记,之后进京掌公安部。河北等于是赵克志在习时代发迹的政治后院,这里有他的大批旧部。包括唐山市公安局现任局长赵晋进,在赵克志掌河北时,曾任河北省公安厅反恐怖工作总队总队长、廊坊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故此,王小洪实控公安部后,或要借唐山黑社会案施压逐步失势的赵克志。另一方面,赵克志可能首先栽在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的反习大案上,王小洪有可能掌握了赵克志的问题线索。毕竟孙力军升任公安部副部长,也是赵任内的事,至少他身负“领导责任”,也排除不了对孙力军“野心极度膨胀”知情不报的嫌疑。

如此说来,赵克志能否平安退休还是未知数。

王小洪一年三级跳 接替郭声琨?

至于王小洪本人,在习近平的政治安全的需要下,在中共二十大和明年3月两会上,他级别还会进一步提升。

从周永康时期起,中共公安部长一般由副国级的国务委员甚至政治局委员兼任,除了周是政治局委员,后边三任均是国务委员。王小洪预料将跨过副国家级领导人门槛,但具体安排可能或再次出现异常。

一种可能是打破惯例,直接从公安部长跳到中央政法委书记。已是十九届中央委员的王小洪有可能在中共二十大上,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到明年3月两会上再兼国务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达到孟建柱和郭声琨的仕途终点位置。

这也等于王小洪一年之内,完成中央政法委委员(2021年11月)、中央政法委副书记(2022年6月)、中央政法委书记(2022年下半年的二十大)的三级跳。

这种情况未必没有,但跳跃太大。另一种可能就是完整恢复周永康模式,王小洪在公安部长和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基础上,二十大晋级政治局委员,明年两会再兼国务委员,权倾一时。但这种情况下,哪一位新任中央政法委书记能指挥王小洪?

还有第三种可能,就是最基本的,不入政治局,到明年3月两会上晋级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同样问题是,谁将是下一任中央政法委书记,都可能被王小洪架空。

习近平用王小洪将“刀把子”内斗作用最大化

由于中共将武警部队收归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取消公安部长兼武警第一政委和党委书记,因此政法委和公安系统的权力减弱。但要知道,王小洪还一直不卸下公安部特勤局局长此职,这个局用枪权更大,其主要任务,与其说是保护中共中央副国家级和部级的领导人,不如说是习近平让王小洪用武力控制了这些高官。

习近平在公安部连续多任“文官”出任部长之后,长线培植警察出身的新任公安部长王小洪,就是要让“刀把子”成为真正的“刀把子”,在中共内斗中力量最大化。

习上台十年来,先是整肃官场以反贪立威,但第二任期因为全面左转,内政外交问题积压,清零防疫更是闹得官怨民怨四起,经济下滑,这在中国历史上往往是当政者岌岌可危的时刻。在中共二十大前,反习势力正乘机在海内外放风倒习。而按例下月底左右开的北戴河会议,可能就有一场恶战。

由此也可以解释前边王小洪那个不寻常的升官细节:在当上公安部长的同天,就同时担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不留缝隙。其实原因不外乎是,为了打好这场习近平保卫战,抓权第一,习和王小洪都已毫无禁忌了。

来源:大纪元 岳山评论文章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习近平心腹王小洪上位 “刀把子”将发挥最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