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德克萨斯州最高法院允许对跨性别儿童的父母进行虐待儿童调查

(纳闻记者孙寒霏报导)

德克萨斯州最高法院周五裁定,如果父母促进对跨性别儿童的“性别肯定”治疗,该州可以继续调查虐待儿童的父母。

一名下级法院法官在 3 月重新实施了一项临时禁令,阻止了德克萨斯州对跨性别儿童家庭的虐待儿童调查。 这促使该州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

该州最高法院裁定 (pdf) 下级法院的禁令在停止对这些家庭的调查时过于夸张,并补充说它“超出了上诉法院保护当事人权利的权限”。 根据最高法院的说法,提起最初诉讼的家庭受到禁令的保护。

“法院还就上诉法院命令中约束州长的部分授予了强制执行令救济,因为州长无权调查、起诉或对虐待儿童指控施加报告要求。 最后,法院驳回了该命令对原告的影响的国家救济,”该裁决称。

最高法院还写道,虽然德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和司法部长帕克斯顿有权发表某些意见,但德克萨斯州的儿童福利机构“不受法律强制遵守”。

2 月 22 日,共和党人雅培 (Abbott) 发布了一项指令,要求家庭和保护服务部调查报告的事件,包括对儿童进行青春期阻断药物和激素治疗。 与此同时,同样是共和党人的帕克斯顿发表了一份意见 (pdf),指出这种治疗是“非医学必要的”,根据德克萨斯州的刑法,可以被视为虐待儿童。

“让得克萨斯州的儿童接受各种性别转换的选择性程序已经是违法的,包括可能导致绝育的重新分配手术、乳房切除术、切除其他健康的身体部位,以及使用阻止青春期的药物或超生理剂量的睾酮或雌激素,”雅培在他的命令中说。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 (ACLU) 和 Lambda Legal 于 3 月 1 日代表一名 16 岁跨性别儿童的家人在一名儿童福利官员按照雅培的命令抵达他们家后起诉德克萨斯州。

与此同时,一些医学专家对接受青春期阻断药物和激素的儿童表示担忧,因为研究表明患有性别焦虑症的儿童往往会长大。

“如果你不理会他们,不让他们经历荷尔蒙、化学物质和社会转型,他们就会重新相信自己是天生的性别,”加州内分泌学家迈克尔莱德劳博士告诉纳闻次在四月初谈了一个单独的案例。 “但是,一旦他们服用青春期阻滞剂,有很大比例——超过 95%——不会选择停用这些阻滞剂,然后他们会继续使用这些跨性别激素,我称之为异性激素。 ”

另一位是阿拉巴马州拉珀特皮肤护理中心的整形外科医生帕特里克·拉珀特告诉纳闻时报,“性别肯定”护理可以是一种美容形式,导致越来越多的治疗干预,包括青春期阻滞剂和激素。

“这似乎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孩子感觉好多了,但他们也让孩子做好准备,让他们预料到青春期来临时,他们将被使用青春​​期阻滞剂,”他在 4 月 13 日谈到这种治疗时说。 “所以当孩子第一次开始表现出青春期的迹象时,它会引发新的焦虑。”

拉珀特争辩说,“父母和孩子一样都是这种想法的受害者”,因为他们“被这种想法所害,即只有一个疗程,而且必须是(性别)肯定。”

德克萨斯州议会大厦于 2021 年 9 月 20 日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举行的第 87 届立法机关第三次特别会议的第一天。(Tamir Kalifa/Getty Images)

德克萨斯州议会大厦于 2021 年 9 月 20 日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举行的第 87 届立法机关第三次特别会议的第一天。(Tamir Kalifa/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