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趟欧洲行,习近平身边尽是佞臣环绕

谢田评论文章:中共党魁习近平刚刚结束了他对欧洲法国、塞尔维亚和匈牙利三国的访问。回顾习近平的访问计划和达成的协议,除了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共同发出的“奥运休战”的口头倡议,其访问对国际和平和稳定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贡献,也对中国国内经济状况的恶化于事无补。并且,习近平之行充满了离间欧美、分化欧盟、拉帮结派和在纷乱的世界中到处煽风点火的阴险计谋。

可以说,目前的中南海及其外交和经济团队,没有正义的原则,只有唯利是图,还无才无德,既无苏秦、张仪的合纵连横之类的卓越才干,也缺乏真正解救中国经济于倒悬、如弦高的舍己为国、利国利民之类的胸怀和德馨。

第一站:法国

在法国访问时,中共的谋略显然是在利用法国在外交政策上刻意疏远美英的“独立性”,重蹈60年前法国总统戴高乐率先承认中共政权的旧辙,继续离间欧美,试图让法国和德国在欧盟调查和可能制裁中共新质生产力的电动车倾销时,帮助中共一把。习近平甚至拒绝承认中国有产能过剩的问题,也否认中共对俄罗斯在芯片、传感器、电子产品,和用于武器制造的机械设备方面的支持。但欧洲的企业界显然不会因为中法在政治上的热络而冲昏了头脑,已经从中国经济严峻的现实中醒了过来。

习近平在欧洲的访问刚刚结束,欧洲企业明确表示对中国的信心跌至新低。欧洲商业游说团体中国欧洲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发布最新的2024年度《商业信心调查》,将中国列为首要投资目的地的欧洲企业比例创下历史纪录的新低。 在中国营商前景也处于该报告发布2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超过四分之一(26%)的受访者对当前的成长潜力持悲观态度,44%对未来前景持悲观态度。中国欧洲商会还警告说,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对中国的信心。中国欧盟商会还表示,欧洲企业正在继续将原本计划在中国进行的投资转移到替代市场,这些替代市场被认为更可预测、更可靠、更透明。

法国获得中共当局首肯,让中国汽车厂家在法国投资,在欧洲生产中国品牌的汽车。但这最后很可能是一张空头支票。因为中国国产电动车只有在中国生产,才会带动中国的就业和GDP,才会出口赚来中共紧缺的外汇。如果真的在法国投资设厂,中国需要带外汇资金进入法国,需要雇用法国当地的劳动力,还要磨合中国式的管理方式和欧洲工人的工作态度,中国厂家会失去价格和成本的优势,还不一定能够很快得到欧洲专业机构的安全评估和测试。

queren

红朝无苏秦之才缺弦高之德。图为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爱丽舍宫会面后步行离开。(Sarah Meyssonnier/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第二站:塞尔维亚

习近平访问欧洲的第二站,是塞尔维亚。塞尔维亚是俄罗斯传统的盟友和伙伴,在先前的两次世界大战中,俄罗斯和塞尔维亚人都站在一起。这次的俄乌冲突中,塞尔维亚也站在俄罗斯一边。塞尔维亚人信奉东正教,与俄罗斯人有共同的信仰。阿尔巴尼亚人为主的科索沃从塞尔维亚独立出去,俄罗斯也赞同塞尔维亚强硬的反对立场。

习近平这次去塞尔维亚,如同之前的中共大撒币策略一样,据悉带了三件大礼:一座合作的大型体育场即将落成,从匈牙利布达佩斯到贝尔格莱德的塞匈铁路的塞国段年底提前通车,一座建在旧的中共大使馆遗址上的纪念馆建设落成。这个中共大使馆,就是1999年因为窝藏美国被击落的隐形轰炸机而被美国飞弹直接炸掉的那栋建筑。

中南海跟塞尔维亚加强联系,有对俄罗斯示好的因素,而塞尔维亚成为第一个与中共建立“命运共同体”的欧洲国家,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科索沃和台湾的问题。塞尔维亚需要中共在科索沃问题上的支持立场,而中共需要塞尔维亚在台湾问题上的支持立场。

中共党魁的欧洲之行,还开启了一个恶劣的先例,把欧洲国家塞尔维亚的政府,也拉入了行为上如专制政府、侵犯人权的陷阱。塞尔维亚当局在中共党魁访问前,拘留了六名法轮功学员,直到习离开塞尔维亚后,才又将他们释放。实施拘禁的塞尔维亚警方告诉被拘押的学员,你们是无辜的,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就是检察官在中共的无理要求下做出了这个决定。在塞尔维亚采取这项举动前几天,俄罗斯当局也在普京和习近平会晤前突袭搜查了5处住宅,并无端逮捕了4名法轮功学员。中共外交官员对他们的无理要求被采纳而感到庆幸,说这是外交上的突破。但中共这种专制的输出、霸道无理的要求,迫使东道国的政府侵犯人权,会种下未来的恶果。中共的恶行虽然得逞,但不会赢得人们的尊重,只会收获世界的鄙视。

第三站:匈牙利

据悉,中共党魁本次访欧的重点,原本不是法国也不是塞尔维亚,而是匈牙利。原定的行程是第一站是匈牙利,然后再去塞尔维亚,最后是法国。后来法国要求优先,结果次序翻了过来。要知道,在苏联和前东欧社会主义集团国家中,中共原来最亲近的是南斯拉夫(现在的塞尔维亚就是前南联盟的一部分)和阿尔巴尼亚。而对匈牙利,以前中共是不那么看好的。以前,匈牙利曾经有一个“裴多菲俱乐部”,这是1955年匈牙利共产党批准成立的学习小组,属于匈牙利劳动青年联盟。

“裴多菲俱乐部”当时建立的本意,是在现行制度内允许党内年轻知识分子有一个畅所欲言的场所,可以自由讨论经济、哲学、历史、和新闻等话题,其成员包括知名经济学家、作家、历史学家、教授 、科学家、哲学家等学者、名流、知识分子、和军官。裴多菲俱乐部的辩论,有时在军官府的大厅举行,常常聚集近七千人。演讲者公开支持新闻自由和匈牙利斯大林主义的共产党领袖下台,显示匈共领导集团的权力开始崩溃。裴多菲俱乐部后来成为1956年匈牙利革命的导火线,布达佩斯数十万民众举行示威游行,反对共产党政府的政策并很快发展为武装暴动,但最后被苏联出兵镇压了下去。

中共对匈牙利事件耿耿于怀,心有戚戚,生怕类似的知识分子的聚集和评论时政,会引发对中共的声讨和反抗,所以长期以来对匈牙利的发展和演变保持低调。但如今匈牙利总理奥尔班‧维克托(Orban Viktor)是一个倾向于右翼的保守派政治人物,奉行社会保守主义、民族保守主义、和欧洲怀疑主义,他非常赞同美国总统川普的主张,川普也非常认同奥尔班的理念。由于奥尔班对左派政客统治的欧洲国家理念不一,所以受到欧洲左翼政客的排斥;而匈牙利跟欧盟的间隙,也成为中共认为的可乘之机。中共在东欧的前社会主义国家中,特别看好了与西方关系最糟糕的南斯拉夫(塞尔维亚)和匈牙利。

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在德国之后,最大的是匈牙利。匈牙利似乎是中共与欧洲未来合作与产业发展的支点,包括从宁德时代的电池到比亚迪汽车,中匈贸易和投资高达八成都是高新科技和产业。匈牙利最近发现了大量的锂矿,而金属锂正是新能源电池和电动车的关键原料,中共显然是有目的而来。中共刻意将在欧洲发展高科技的据点设在匈牙利,试图把匈牙利这个欧盟内部的“异数”和“刺头”,作为中国产业进入欧洲的跳板。中共甚至计划在匈牙利建立复旦大学的分校,作为中国大学在欧洲的第一所分校,专门按匈牙利的需要设置学科。

事实上,匈牙利是欧盟内部支持中共、拥抱一带一路、引进中国投资的重要伙伴,也是中国车企进军欧洲的跳板。中共在利用匈牙利与西方的隔阂,打造“中匈新时代全天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有的观点认为,匈牙利是中共和俄国植入西方体系的“特洛伊木马”。但在笔者看来,匈牙利领导人可能现在因为不认同西方左派领导人的政策而与西方疏远、保持距离,但随着国际共产主义的破灭、传统和保守主义的回归,包括在美国川普的回归,匈牙利终究会认同自由民主的理念,及其“裴多菲俱乐部”式的自由主义的传统,而不会继续跟中国共产主义政权同床共眠。

总而言之,对于中共试图改变世界的野心和努力,离间西方世界的目的,习近平访问的三国的支持和协助的程度似乎有所不同。塞尔维亚对中共当局似乎有更多的支持,而匈牙利应该是半推半就,而法国应该只是略表同情、内心存疑。

美国当年以大国实力拓展外交、取代英国成为世界霸主的时候,既有军事的优势、道义的高点和神启的智慧,又有发达的经济、优质的美元和科技的实力,从道德到财富上都有制高点。中共试图摆脱经济困境,却坚守邪恶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还在经济泡沫破灭之际逞能逞强,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前几天,在《热点互动》节目上,主持人韩菲女士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说正如许多外国经济学家所指,如疫情期间的美国一样,想要挽救中国经济,应该透过增加内需来刺激消费,如果中共能够促进中国百姓的消费,就能确保经济进一步增长,但中共却迟迟不这么做。为什么中共不愿意推出政策、增强民众的消费能力?中共从来不像其它政府一样,从来不给中国民众发钱,是因为中共与中国人民在根本利益上是完全对立的。中共当局和既得利益集团,捞钱和割韭菜还不够,自己又要破产了,哪里有钱给民众返税、发钱呢?

红朝末日,中共党魁的欧洲之行,多有联合各国抗击美国的“合纵”之愿,但全无苏秦深谙纵横之术的辩才和游说力,所以只能以经济利益作为诱饵,以金钱的淫威压制正义。

从经济实力来看,中共不愿意与国人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国进民退,国富民穷,民众的财富像韭菜一样割割不已,没有半点弦高舍己为国、利国利民的胸怀。弦高是春秋时期郑国的商人,经常来往于各国之间做生意,在国家危难之时,假装犒师智退秦军,舍弃自己的财富,而救了自己的国家——郑国。中共呢,一心只是为了自己的“赵国”,空有房地产的泡沫,没有真正的科技实力和藏于民间的真正财富,妄想对抗天地神明、对抗国际正义社会,是根本没有希望的;无才无德,无财无富,政权也注定是难以持久的。

注: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一趟欧洲行,习近平身边尽是佞臣环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