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波音最新吹哨者:不敢坐737 MAX 早晚出事

美国波音公司(Boeing)今年1月以来陷入困境与危机,阿拉斯加航空公司一架737 MAX9发生舱门飞脱,波音为此受到联邦当局严查,吹哨者接连出面指控波音安全标准大有问题,737 MAX主要供应商势必锐(Spirit AeroSystems)也成众矢之的。

曾于势必锐工作12年的一名品管人员具名指控,在职期间几乎天天在准备发货给波音的机身与零件发现大量缺陷,有时多达200处,高层还逼他淡化处理品管报告。他不敢搭乘737 MAX,“迟早出事”。

综合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晚间新闻、英国广播公司(BBC)8日报道,2010至2022年任职于美国堪萨斯州威契塔(Wichita)势必锐工厂的帕雷德斯(Santiago Paredes),离职前服务的部门负责在737机身送交波音前执行最终检查。

帕雷德斯说,在职期间每天都能在检查过程发现缺陷,“找不到任何缺陷的时候少之又少”,在机身找到“50处、100处、200处”缺陷是司空见惯,“我常发现很多紧固零件消失了,很多零件弯曲了,有时甚至零件也不见踪影”。

“势必锐对缺陷视而不见”

谈及1月阿拉斯加航空飞机舱门高空飞脱事件,帕德雷斯直斥:“为什么会出这种事?因为势必锐对缺陷视而不见,对品管员施压。”他透露,此前他常在检查737 MAX9内嵌式舱门周围发现问题,“假如企业文化良好,问题就会获得解决。但他们的企业文化并不好”。

空军退役的帕德雷斯坦言,在势必锐任职期间险些得了飞行恐惧症,以他对于波音737 MAX的了解,当他搭乘这个系列的机型时“坐立难安”,他在势必锐遇到很多害怕搭机飞行的人,因为这些人亲眼见到机身制造过程:“我到势必锐工作前,没怎么遇过怕搭飞机的人。”直到如今,他依旧不愿意搭乘737 MAX,就怕机身藏著源自于势必锐威契塔厂区生产线的缺陷。

波音最新吹哨者:不敢坐737 MAX 早晚出事

势必锐是波音公司的主要供应商。图为去年6月巴黎航空展势必锐展示的Boeing 737 MAX-10。(资料照/路透)

尽责提报却挨批“大惊小怪”

身为品管主任,帕德雷斯对内并未保持沉默,然而多名经理向他施压、要他把缺陷通报数压到最低。主管给他起了个“搅局人”的外号,因为他提报必须修复的缺陷会拖累交货期,指责他“大惊小怪”。据他描述,品管检查压力在2018年变得更严重,势必锐每月打造机身从30多架暴增到超过50架,“上面老是说没时间处理错误,得赶紧把飞机交出去,对于不良机身出厂的后果毫不关心,满脑子只有交货量、时间表、预算,只要报表数字漂亮,机身状态好坏就不重要”。

2022年2月,高层要求帕德雷斯加快检查速度,在机身发现问题时“不必太精确”。帕德雷斯发了电邮给上司们,直言这种命令“没良心”而且令他陷入“难受的处境”。他说:“如果我拒绝就会失去饭碗,如果我答应了就等于承认我会做出违德的事。”后来高层把帕德雷斯调离主管职,他觉得这是威胁报复,于是找上人资部门投诉并致函当时的势必锐执行长,虽然获得平反,但他也觉得受够了,2022年夏天离职,去了波音另一家供应商工作。

波音最新吹哨者:不敢坐737 MAX 早晚出事

势必锐位于美国堪萨斯州威契塔的厂区一景。(资料照/路透)

CBS另访问势必锐几名现任与前任员工,检视了机身凹陷、缺少紧固零件的照片,甚至有照片显示一把扳手遗留在准备交货给波音的零件内部。帕德雷斯说,波音多年来一直晓得势必锐供应的机身有缺陷:“灾难就是这么酿成的。恶果迟早会发生。”势必锐“强烈驳斥”帕雷德斯的指控,波音则是拒绝评论。

吹哨人已2死

帕德雷斯并非第一个出面的吹哨人。曾在波音任职32年的巴内特(John Barnett)持续搜集证据与波音打官司,今年3月在设有波音787厂房的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附近离奇死亡。4月底,曾举报技师在737 MAX机尾不当钻孔的势必锐品管稽核员狄恩(Joshua Dean),因细菌感染引发器官衰竭去世。狄恩去世消息传出后几天,帕德雷斯决定出面。他说,他不是想找谁麻烦,而是希望凸显这些厂内早已众所周知的缺失,“他们必须解决问题,经营方可成功”。

律师称赞愿意挺身而出的帕德雷斯是“勇敢的吹哨者之一”,他的陈述强力表明航空业必须受到问责、负起应有责任。诉讼团队现阶段与至少10名针对波音与势必锐提出安全问题的吹哨者合作,他们都是现任或前任员工。

曾是波音子公司的势必锐如今仍是波音最大供应商,位于堪萨斯州威契塔的工厂生产737 MAX机身与波音787梦幻客机大部分零件,目前陷入营运困境,今年第一季已损失6.17亿美元。据悉波音正在讨论是否买回势必锐,消息人士称波音正全力解决势必锐品管问题,威奇托厂区零件瑕疵量已大减80%。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波音最新吹哨者:不敢坐737 MAX 早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