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原来中国最高学府的著名学者 现在的水平就这样

颜纯钩评论文章:原标题《逆全球化是伪命题,中国被全球化拒斥才是真》

清华国际关系院长阎学通,号称战略专家,最近到香港发表演说,将当前国际形势归结为“逆全球化”。他将这种新的趋势归咎于美国对中国采取针对科技业的选择性围堵,他认为只有美中两国选择合作,并领导各国,才能令全球化重启。

看了报道才知道,原来大陆最高学府的著名学者,现在只有这样的水平。他杜撰的“选全求化”根本只是一个伪命题,这些年在全球化议题上唯一发生变化的,只是产业链转移,实情只是中国被全球化边缘化,被全世界拒斥于全球化潮流之外,如此而已。

 全球化不但没有消歇,甚至还在密锣紧鼓进行中,比以中国市场与中国供应链为主轴的旧全球化,产业链转移后,全球化有了更合理的布局,也更符合各国人民利益。

今日美欧各先进国家的进口商品,不再单靠中国一家的独门生意供应,大量的供应链转移到东南亚、墨西哥甚至东欧国家,中国被从全球化潮流中甩出来了。与此同时,大量中小国家迅速填补了中国的空位,他们不但顺利承接了西方大量定单,甚至带动本国基础建设的高速发展。这个结果溯本清源,其实都是中共国挑起中美贸易纠纷惹的祸。

美国加征中国产品关税,阻截高科技知识转移到中国,大量厂商即被迫转移生产线。中共本以为西方国家离开中国的原料与产品,供应即时会发生大问题;美欧的先进产品一旦失去中国市场,本身也会受到极大伤害,可惜中共高估了自己的价值,而低估了国际市场自我调节的功能。现在的形势是,没有了中国的参与,全球化不但没有中止,甚至更壮旺,更符合美欧各先进国家与大多数中小国家的利益。没有了中共的参与,全球化没有死,反而活得更好。

原来中国最高学府的著名学者 现在的水平就这样

所以阎学通“逆全球化”的基本概念根本是子虚乌有,他只是站在中共的立场,将全球化的改变归咎于美国,为中共的倒行逆施开脱而已。失去中共的配合,全球化有更合理的布局,更灵活的机制,更坚实的基础,唯一不同的只是,中共国被排除在外了,全世界一起往前走,只有中俄朝伊几个世界公敌干瞪眼。

这又能怪美国吗?美国不是无端端与中共交恶,而是中共的狼子野心,一阔脸就变,反过来挑战美国,欲取美国而代之,这本来就是不自量力。习近平天生一股狂妄之气,对内外局势一再产生误判,说到底,是习近平造就了今日中共国自外于全球化的悲哀处境。

美国不但在高科技上封锁中共,而且在经济贸易、地缘政治、外交与军事等领域全面孤立中共,中共既然“养唔熟”,美国也就不再“养”了,一面防著中共的狼子野心,一面让中共自生自灭。美国只是不再当“冤大头”,不再为中共输血,不给中共便宜,而是釜底抽薪,把中共从自己的朋友名单上剔除。

阎学通的整篇演说,可谓一无是处,他居然将“逆全球化”的起点,归结于乌克兰战争,认为俄乌战争削弱自由贸易原则,破坏全球供应链,强化“经济安全”思维,加速民粹主义冒起和自由主义的衰落。这真是无中生有闭门造车,连最基本的事实与逻辑都欠奉。

俄国在全球化潮流中根本没有角色,乌克兰也不是西方产业链的其中一环,俄乌战争只是两国之间的领土争端,甚至连领土争端都不是,只是普京个人的领土野心,与全球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勉强按阎学通的思路,“逆全球化”的起点,只是中共借四十年在全球化运动中得到的甜头,凭一股蛮力,打算反咬美国一口,取代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追根溯源,美国对中共的警惕和抵制,便是从那里开始。

中共本以为,以其供应链之实力,市场之引诱,美国不可能离开中共而生存下去,可惜美国没有像习近平一厢情愿的那么不长进,只不过凭川普加征关税一招,美国就化被动为主动,摆脱了中共的要挟。美国一旦变脸,各国闻风而动,中共很快丧失了自己在全球供应链上的关键位置,甚至失去依赖美国而得到的各种甜头。今日中共被美国半天吊,上不著天,下不著地,至此才来埋怨美国的“逆全球化”,这倒像失宠的后宫佳丽对月伤情自怜身世。

阎学通认为中共对逆全球化采取了很务实的三层次对策,最低层次是避免新冷战,中间层次是避免美中权力与国力差距的扩大,最高层次是在亚太地区以至全球塑造有利的战略环境。

最低层次已不可能,美中新冷战格局已经形成,有去无回;中间层次也不可能,中共国要缩小与美国国力的差距,至少要等半个世纪;最高层次更无望,中共到处横行,树敌为乐,战略环境没有最坏,只有更坏。阎学通为中共开药方,只不过是自说自话,堂堂港大,竟然还有中西学者去听他胡诌,以众傻捧一傻,这正是香港的末世景象。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原来中国最高学府的著名学者 现在的水平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