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31岁登春晚爆红后,他就连夜回家给女儿扫墓

 
  “求求你们快治治她,她才刚到这个世界没几天啊!”

  2013年4月3日,一位年轻的男子正在苦苦哀求着医生。

  可惜他的哀求并没有换来奇迹,医生的摇头叹息,意味着他彻底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那一晚,男子在医院走廊里哭了一夜。

  11年后,这个痛失亲人的男子登上了龙年春晚,一首《不如见一面》,唱哭了屏幕前亿万观众。

  春晚舞台上,当悠扬的旋律响起,深情而动容的歌声深情缱绻,如同一股暖流,触动了观众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一时间,这首歌火遍了大江南北。

  这是海来阿木首次登上春晚献唱,这一年他31岁。

  海来阿木在春晚结束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庆祝,而是去了墓地,跟女儿说了这个消息。

  除了《不如见一见》,他还创作出了《西楼儿女》、《阿果吉曲》等许多优美动听的歌曲。

  人们都说他的歌曲有灵魂,其实所唱的每一个音符,都是痛苦的代价换来的。

  鲜为人知的是,海来阿木的人生十分坎坷。

  短短31载,他经历了丧女、车祸、离异、再婚,人生的酸甜苦辣,他一一尝尽。

  1993年4月4日,海来阿木出生于四川省凉山州甘洛县一个普通彝族家庭,海来阿木的全名海来阿木·吉布,“阿木”在彝语中是“长子”的意思,他还有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

  虽然家庭并不富裕,可海来阿木的父亲十分痴迷音乐,在海来阿木的记忆中,尽管父亲劳累了一天,可到了晚上他经常在院子里弹奏月琴、或吹马布、葫芦丝等。

  每当这时候,海来阿木都会搬着小凳子坐在一旁,一边跟着旋律打节拍,一边轻轻哼唱。

  在父亲潜移默化的熏陶下,海来阿木也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音乐。

  生活虽然依旧拮据,但海来阿木并没有因此变得消极,反而在父亲积极乐观的引导下,在困境中找到了慰藉,并培养了他对音乐的浓厚兴趣。

  此时的他,也坚定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一名歌手。

  后来,海来阿木到县里的一所学校读中学时,遇到了一位专业的音乐老师。

  海来阿木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海来阿木的母校

                                                   海来阿木的母校

  每次音乐课上,他都拼命吸收演唱知识,就这样,在老师的教导和自身的努力下,海来阿木进步很快。

  可要想实现歌手梦,仅学知识还不够,他又做了很多外人想象不到的努力。

  他先是成为了全校知名的“小歌手”,接着2008年,在他15岁这一年,拿下了龙舟赛歌会的第一名,同年,他又登上了更大的舞台,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面对这些来之不易的荣誉,海来阿木的音乐热情被彻底点燃,此时的他对学业完全失去兴趣。

  于是,他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辍学。

  让海来阿木没想到的是,引领他喜欢上音乐的父亲,竟然反对他去追梦想。

  因为父亲觉得他在痴心妄想,无奈之下,阿木只得跟着父亲开货车谋生。

  可少年的一腔热血怎么会被贫瘠的土地所捆住?

  在18岁成人那日,海来阿木背上行囊,不顾父亲劝阻,离开家乡,前往成都追求音乐梦想。

  

  然而,对于一个生活在大凉山的少数民族青年来说,要想实现梦想,属实不易。

  初到成都的海来阿木,先是在不同的酒吧当驻唱歌手,可多数情况下,他还没开口就被拒绝了。

  因为成都的小酒馆不缺歌手。

  由于没有知名度,收入非常低,他连最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障。

  海来阿木还将自己编写的曲目投向诸多音乐公司,可都了无音讯。

  无奈之下,他找了第二份工作,中午在一家小餐厅帮着老板洗碗,只有这样他才能勉强糊口。

  为了省钱,只能租住在简陋的地下室,生病了,连药都舍不得买,直到严重到感冒令他喉咙沙哑,连歌都唱不了。

  得知他在成都居无定所,连生活都是问题后,父亲不再让步,强行勒令他回家,就这样,带着破碎的梦想,海来阿木无奈回到了老家。

  回家后,海来阿木虽有不甘,但还是选择重新开始他的司机生涯。

  第二年,家乡熟人给他介绍了个女孩陈阿依,两人相见恨晚,不久后便喜结连理,2013年,他们有了爱情结晶。

  海拉阿木为了给未出生的孩子一个好的生活,也为了未完成的音乐梦想,决定参加当时的《中国梦之声》。

  

  幸运的是,他过了海选,女儿阿果吉曲在2013年的除夕夜,也诞生了。

  海来阿木以为自己的生活终于有了转机。

  然而,命运却再次给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海来阿木常常为了梦想而忽略家庭,与妻子的争吵也越来越激烈。

  最终,妻子撇下刚出生9天的孩子,走了。

  海来阿木无奈只能将年幼的女儿托付给母亲,继续参加比赛,他凭借海选,以其独特的歌唱方式成功俘获了观众的心。

  然而,他从未想过,下一次见到女儿的场景会是她躺在病床上。

  就在即将进行初赛时,海拉阿木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孩子生病了,快回来。

  这一刻,阿木的脑袋瞬间被恐惧笼罩,他立即退出比赛,连夜赶回家乡。

  回到老家后,他开始带着女儿跋涉千里,从甘洛县一路到乐山,再从乐山转至成都,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为了挽救女儿的生命,海来阿木不惜耗尽了所有的积蓄,甚至还背负了巨额债务。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能救回女儿。

  女儿阿果吉曲,在出生仅65天后因患先天性肠梗阻,不幸离世。

  

  女儿在世间留下了短短65天,却给海来阿木留下了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

  海来阿木后来回忆起这段日子说:“整夜难以入眠,闭上眼便涌上心头的是阿果的身影,我不禁问自己,为何要我忍受如此煎熬。”

  女儿走后,海来阿木来不及沉迷于悲痛之中,他还有堆积如山的巨额债务。

  为了还债,他不得不再次暂停梦想的脚步,又去做了一名货车司机。

  没想到麻绳专挑细处断,有一次在送货的路上发生了意外,货车从山上翻到山下,等他醒来时,他反复确认自己是否还活着。

  他不断问自己:这次自己死里逃生,下次还会这么幸运吗?难道我一辈子与货车打交道吗?

  最终他做出一个决定,为了音乐梦想,重新回成都打拼。

  

  经历离婚、丧女、车祸,这些打击,在20岁的海来阿木身上,显得十分悲怆。

  就连他自己也觉得:他的人生沉到了谷底。

  可俗话说,物极必反,否极泰来。

  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这样,老天似乎想尽一切办法把你逼到绝路,其实是想要给你一份意外的惊喜。

  后来,他遇到了与自己情投意合的女孩陈琳,两个人都对音乐充满热爱,在妻子的陪伴下,海拉阿木慢慢走出了伤痛。

  可即使如此,海来阿木还是经常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每当他对生活的有新的感悟时,他就在想:要是女儿阿果在就好了。

  一次,海来阿木不堪心理压力,选择了逃离,他来到了泸沽湖边,思念化成音符,写下了红遍网络的《阿果吉曲》。

  傍晚的泸沽湖边,他轻轻弹唱:“有个美丽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做阿果吉曲,她清澈的眼神,美过泸沽湖的水,让我流连忘返,她转过身,她甜美的笑容似阳光轻轻温暖着心房……”

  一遍遍弹唱,泪水一次次流满他的脸颊。

  后来,这首歌在成都发行。

31岁登春晚爆红后,他就连夜回家给女儿扫墓

  有一天,海来阿木早上醒来打开手机:我发现全都是我的歌!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火了。

  他因为这首《阿果吉曲》,收获了自己在音乐上的第一桶金,为他从初中开始的这段漫长而曲折的苦日子划上了句点,又像是女儿的一个馈赠,带着歌声中唱的思念。

  2019年,他去了北京,正式开始打拼他的音乐事业。

  从《别知己》《他去了木里》《点歌的人》《你的万水千山》,再到《不过人间》《人生如歌》《有缘人》《西楼儿女》等歌曲,持续火爆歌坛。

  音乐火了,名气大了,大大小小的奖项他拿到手软,苦尽甘来,这些成就海拉阿木等了太久,也付出了太多。  

  听他歌的人都说,他的歌,让人感受悲凉。

  而他说,因为那都是他的坎坷经历。

  经历离异、丧女、车祸、再婚、爆火,31岁海来阿木经历了一般人一辈子才能走完的路。

  他的音乐不仅仅是艺术的表现,更展现了强韧的生活态度和精神力量,是他在痛苦与希望之间寻求平衡的见证。

  想必正因为如此,他的音乐作品才更真实、更生动、更有内涵。

  爆红后,有记者采访他:突然红起来,是什么感觉?

  他说:对红没什么感受,父母至今为止都不知道自己具体在做什么。

  就算遭受非议,他也只是平静地说,这不是坏事,然后便继续专注于自己的音乐。 

  从籍籍无名到登上万众瞩目的春晚,一首《不如见一面》,让人记住并喜欢上了这个彝族歌手。

  即使头顶巨大光环,他依然回归最真实的身份——爸爸。

  所以才有了他在表演完之后,便匆匆赶往家乡,把这个消息告诉女儿,给她送去新年祝福。

  女儿阿果是他一生都无法忘怀,也难以愈合的伤疤。

  也许是女儿在天有灵,感应到了爸爸的爱,于是将灵魂倾注到了海来阿木的音乐事业上,让他踏步青云。

  偶尔他也会一遍遍在心里问:女儿,你在天堂还好吗?我现在生活挺好的,爸爸永远想你。

  每当这时,海来阿木的眼睛里总闪烁着泪光。  

  好在如今,海来阿木有妻子陈琳和孩子的陪伴,他那富有激情的创作,也为他们的家庭创造了个幸福美满的未来。

  对于海来阿木来说,所谓的人生,不过就是来人间尝一遍酸甜与苦辣,再带着所有的幸福与难过,依依不舍的离开。

  而他能做的不过就是,祈祷在这个过程中少一点痛苦,少一点遗憾。

  即使有太多的不如意,生活也要继续,希望也不能停止。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31岁登春晚爆红后,他就连夜回家给女儿扫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