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警告:中国正推行一石二鸟的“危险策略“

美国官员对于中国正在开展的海上浮动核反应堆发出最新警告,引发外界关注。分析人士表示,这是中国一石二鸟的双赢策略,既能透过更大的电力供给去强化其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存在与民间使用,也能将其“安全警戒区”的概念转变成是“环境安全”的概念,扩张其势力范畴,让中国能够更名正言顺地从事安检保护的执法动作,也让中国对南中国海的实际控制变得愈来越强。

华盛顿邮报报道,前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约翰·阿奎利诺海军上将与国务院官员表示,中国正在推进浮动核反应堆的计划,为其在南中国海具有争议的岛屿所建造的军事设施提供动力。他们警告称,这种前景将损害地区的安全和稳定。

报道说,在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隐晦地表达了对中国意图的担忧;在川普政府期间,美国更加强烈地表达了对中国意图的担忧。今天,美国官员表示,中国正处于建造军事用途反应堆的高级研发阶段。

海上充电宝

根据中国媒体的说法,海洋核动力平台是海上移动式小型核电站,是小型核反应炉与船舶工程的有机结合,具有“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特性,犹如一个海上“充电宝”。

分析人士表示,中国在南沙群岛中的3大人工岛美济礁(Mischief)、渚碧礁(Subi Reef) 和永暑礁(Fiery Cross)上部署了雷达、反舰和防空导弹、战斗机与其他军事设施,岛礁军事化工程基本上已经完成。而岛上的军事设施,包括北斗卫星高精度定位的地基增强站、大型船舶停靠或是民用饮水洗浴的淡水,包括油气资源开发的钻油平台上的能源供给等各方面,海上浮动核电站都能提供更强大的电力,并且符合国际减碳潮流的趋势。

美国警告:中国正推行一石二鸟的“危险策略“

台湾中华民国国际法学会理事宋燕辉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虽然这项计划具有一定的功效,但势必造成一些南中国海岛礁声索国的紧张与不乐见,因为这等于是在主权争议上又叠加一个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因子。他说,对美国那就更不用讲了,美国最大的担忧就是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存在或是南中国海军事化的问题,因此,2018年美国国防部在送交美国国会有关中共军事与安全发展的年度报告中就曾警告:“中国对岛礁供电的计划可能为(南中国海)领土争端增加一个核子元素。”

宋燕辉强调,美国的担忧必须放在美中对抗的大格局下来看,美中的竞争不是只有在南海,它是全面性的,也是全世界的,从外太空到水底下,包含科技、军事、能源、环保,以及现在所谓的海上浮动核反应堆。而事实上,美国早在1970年左右就已经率先提出民用海上浮动核电站的概念,但现在美国在这方面的发展是落后中国的,自然也希望中国的发展能缓慢一点。

他说:“美国落后,他想要去牵制中国大陆,那用军事这一块不是更容易吗,就大家会怕中国大陆军事上的一些的竞争、军事上的主导,把南海变成中国的内海,类似这样子。”

实际控制变强

他表示,但从中国的角度来讲,现在人工岛的军事安全警戒区为半径500米,如果有其他国家的飞机船舰进入到此安全区的话,可以行使驱离,但如果有浮动核电站的话,中国就可以用保护南中国海的环境不受核辐射污染为由,在更大的范围外就将危险船只驱离,或采取一些防卫措施。也就是说,中国将“安全区”的概念变成是“环境安全”的概念,让他在执法上可以更名正言顺地去做这些安检保护的动作。

宋燕辉说:“那这样久而久之,从军事、从环境、从渔业资源保护、环境保护、经济开发,它整个南海实际上的控制就比较强,可以符合它的国家利益。”

宋燕辉并表示,南中国海拥有巨大“蓝色经济”的资源与利益,如果拥有岛屿主权,即可享有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范围内的渔业资源、油气资源、矿产资源、可燃冰等都可以有主权权利的使用。目前,中国在西沙已用直线基线划定其领海基线,未来如果在南沙群岛也采用直线基线划设领海范围的话,其专属经济海域和大陆礁层的范围将大约等同“九段线”所匡划的海域范围。

换句话说,当各国都还在努力声索岛礁主权时,中国在那些人工岛已经建有机场跑道以及未来若建置好浮动核电站的话,等于是增加了讨价还价的条件,最后让其他国家不得不低头妥协。

宋燕辉说:“对他来讲是一石二鸟,就是win win strategy(双赢策略),他可以强化他的军事存在,他的民间的使用,他的主权的声索,Why not(为何不)。”

中国急起直追

根据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资料,美国是国际上第一个提出浮动式核电站的国家。1972年,美国西屋电气公司提出了放置在大型驳船上的核电厂方案,为美国东部沿岸城镇输送电力,但后来因为投资不足而终止。

但真正将海上民用浮动核电站的设想付诸实践的则是俄罗斯,其“罗曼诺索夫号”浮动核电站在2020年正式投入商业运营。

中国则自2016年以来即传出海上浮动式核动力平台即将面世的消息。解放军报在2016年1月发布,ACPR50S海洋核动力平台科研计划正式立项,由中国广核集团自主研发与设计,单堆热功率为20万千瓦,预计2020年建成发电。

中国环境报说,中国未来将批量建造近20座海洋核动力平台,并说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719所已完成了两种技术方案,一种是浮动式核电站,也就是将核电站布置于浮动式平台上;另一种为可潜式核电站,能在恶劣海况下,平台下潜至水下工作的需求。

然而,就在一切看似顺利进行时,去年5月南华早报报道说中国暂停了海上浮动核电站的计划,这也令一些分析人士对于中国打造海上核电站的前景并没有那么乐观。

宣传成分居多?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研究所副研究员黄宗鼎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虽然中国一直都有相关的新闻与传言出现,但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正式看到东西出炉,显示可能有些技术瓶颈仍然无法突破。一个重要的环节是如何将陆上的核反应堆移动到海上,另一个是核反应堆装运到船上之后,它如何能在海上产生电力,这两个技术门槛相当高。他的判断是,中国可能宣传的成分居多。

黄宗鼎指出,中国核能技术的开发主要是由中国广核集团和中国核工建设集团来负责,但比如在2022年中国核工建设的年度报告里面,就有提到要去推动建设清洁能源的小型核反应堆模组与海上浮动核反应堆的示范工程,但到了2023的报告就只剩下先进研究堆的技术掌握,而不像前一年有专门提到海上浮动核反应堆。同样地,中广核电力2023年的公司报告里面,也只有提到如何实践陆上小型核反应堆,将其技术产业化与落地化,而没有提到海上。所以看起来,中国目前的小型堆技术可能还只在于陆上的小型反应堆。“从中国两个主要核集团的治理报告上,目前还看不出来有马上落实的可能性。”黄宗鼎说。

他并表示:“当然他们也确实有这样在军事上面、在电力上面、在南海进一步巩固他们战略态势的一个强烈的需求,但是技术上能不能克服,其实我的判断还是相当保守。”

此外,黄宗鼎表示,从4月上旬美日菲三国领袖峰会的共同声明里,美国跟日本决定将携手研发“小型模组化反应器”(SMR),并协助菲律宾设置SMR的调查以及培养核能人才,可以看出目前的世界趋势应当还是以陆地上的小型模组化核反应堆为主流,也比较有前景,而非海上核电站。

潜在风险

然而,除了技术问题之外,南中国海的自然环境也为海上核电站带来潜在风险。台湾政治大学印度研究中心研究员陈伟华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南中国海有地震、台风与海啸,加上海水侵蚀的盐度问题,甚至是生物碰撞,以及未来的核废料处理等,都有可能令海上核电站在遭遇天然灾害时有核外泄的风险,并影响到南中国海的生物多样性。

他表示,另一方面,未来中国的浮动核电站如果建置到位后,将会大大增加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存在。届时若南中国海爆发一些冲突的话,这些小型浮动核电站很可能就会成为敌人攻击的目标。

陈伟华说:“那无论这个前者是自然灾害,或者后者是因为军事冲突,或者是人为的意外,都对于南海未来的这个海洋环境污染,可能都会造成不小的风险。”

战略扩张

有评论称,如果中国每座岛礁搭配海洋核动力平台,就相当于是一座核动力航母,西沙永兴岛、南沙永暑礁就是两座搭载作战飞机和导弹系统的海上航母,其在军事上的优势远远大于美国远途而来的航母舰队。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黄宗鼎表示,如果中国真的有朝一日完成海上核电站的建置,将会对它在南中国海的战略扩张形成一个具体的支撑力量,大大提升其岛礁军力投射与常态巡航的能量,也会对中国在能源与工程行销上提供强而有力的外交支持。

但他也提醒,东盟国家一直是中国对外关系的经营重点,中国十分关注东南亚无核条约的推动,在此背景之下,中国自己在南中国海建置浮动核反应堆,事实上可能也要冒着被其他东盟国家质疑的风险,最后在政治上可能会伤害到自己。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美国警告:中国正推行一石二鸟的“危险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