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参院将如何对待TikTok法案?初步线索正浮出水面

美国参议院计划修订众议院最近通过的在美国强制出售或封禁TikTok的法案,一些想法已开始在国会山流传。但支持打击这款由中国人控制的社交媒体应用的一些议员担心,过于广泛的修改可能会严重拖后甚至永久破坏这一努力。

据国会议员和助理人员预计,当议员们结束复活节假期归来后,参议院商务委员会颇有影响力的主席玛丽亚·坎特韦尔(Maria Cantwell)将推动法案的修订,其中一些调整可能引起争议。

目前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由于预料到TikTok会在法庭上挑战任何可能出台的新法律,参议员们希望通过调整措辞让新法案更难被推翻。另外,考虑到达成交易存在很大难度,一些人建议给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更多时间来剥离其美国业务,还有人提出扩大法案范围,将其他社交媒体存在的问题一并解决。

身为华盛顿州民主党参议员的坎特韦尔对自己的计划守口如瓶。但鉴于法案有可能被修改,共和党人已提出警告,称相关修改可能会削弱议员们对这项法案的支持。目前这项法案的主旨得到了两党议员的认可。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在社交媒体上说,“参议院应该尽快讨论并通过Tiktok剥离案。”

但参议员们似乎准备来一场旷日持久的辩论,这种思前想后的作风让那些指望法案迅速审议通过的支持者们感到不满。暂缓行动也意味着TikTok以及法案的反对者们有更多时间影响舆论,通过一掷千金的营销攻势左右大众对这款备受欢迎而又饱受争议的应用程序的看法。

公众对这一问题的看法仍存在分歧。在众议院通过法案后,CNBC的全美经济调查(All-America Economic Survey)于3月中旬对大约1,000名成年人做了调查,发现20%的人认为无论如何都该禁用TikTok,27%认为除非找到新的非中国买家,否则就应该禁用TikTok,还有31%的人认为不应该禁用TikTok。

alauae__001.jpg

参议院商务委员会主席玛丽亚·坎特韦尔预计将寻求对众议院通过的TikTok法案做出修改。图片来源:AMANDA ANDRADE-RHOADES/REUTERS

众议院TikTok法案是在3月初以压倒性多数票获得通过的,其背后的驱动力量是情报界长期以来对中国可能干预美国舆论的担忧和警告。尽管如此,考虑到限制言论牵扯到宪法《第一修正案》,加上TikTok所催生的“创作者经济”和大批忠实用户可能因为这款应用被封杀而受到伤害,两党议员们都很敏感。

关于参议院的时间安排,各方猜测不一。有助理称,坎特韦尔希望至少召开一次听证会。然后参议院领袖们必须决定是否将这个可能经过修订的法案提交参议院审议表决,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一周。参议院也可以将这项法案与必须通过的其他立法捆绑在一起,比如航空管理局的下一个授权法案或年度国防政策法案。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民主党,纽约州)眼下正忙于其他优先事务,比如停滞不前的税收法案,因此尚未对TikTok法案表态。

来自参议院的任何修改在提交给总统拜登之前都需要得到众议院的批准。拜登此前表示他支持众议院的法案。

坎特韦尔去年曾试图起草她自己版本的TikTok法案,但一直没有定稿。她的法案并不专注于直接禁用TikTok,而是试图赋权给商务部,在不违反《第一修正案》的前提下应对TikTok等应用程序所带来的国家安全风险。

一些共和党人曾对以往的一些TikTok法案表示担忧,认为它们过于宽泛,比如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华纳 (Mark Warner)和参议院少数党党鞭、南达科他州共和党参议员图恩(John Thune)提出的《限制法案》(Restrict Act),这项法案赋予商务部权力,在某些企业与美国的海外敌对势力有联系并构成风险时,对这些企业进行审查。一些共和党人认为,这可能导致未来行政部门权力过大。

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说:“我们从科技法案中学到的一件事就是范围必须要窄。”她和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要求政府解密在闭门简报中向议员提供的有关TikTok构成威胁的信息,以便公众了解。

“从我们了解到的和简报证实的情况来看,正如我们一直怀疑的:TikTok基本上就是间谍软件”,可以被其总部设在北京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所利用,她说。

TikTok则表示没有与中国政府共享数据,即使被要求也不会这么做。

alauae__002.jpg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寻求TikTok法案在国会的快速通过。图片来源:BILL CLARK/ZUMA PRESS

一些民主党人担心,众议院的法案把TikTok的名字单拎出来,并没有解决社交媒体公司更广泛的问题,比如个人数据的使用问题和对青少年造成的影响。

新泽西州民主党参议员科里·布克(Cory Booker)说, 在其他应用和社交媒体也这么做的时候,只把矛头对准一家公司的违规行为,他对这种做法很担心。

布卢门撒尔提出一种可能性:放宽众议院法案留给字节跳动剥离TikTok的六个月的时限。TikTok说,出售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一旦众议院的法案变成法律,就将迫使其美国业务关闭。中国方面则暗示宁可关闭也不出售。2020年,中国政府将TikTok成功的秘诀、即内容推荐算法,列入了出口管制清单。

潜在买家已暗示,收购TikTok美国业务的交易可能不包括其算法,未来将用美国技术予以替代。曾任美国财政部长的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3月中旬的CNBC节目上表示:“这款应用需要在美国被重新打造。”他说,他正尝试组建一个财团收购TikTok。

其他表示有兴趣收购的人士包括商人凯文·奥利里(Kevin O’Leary),他是真人秀节目“创智赢家”(Shark Tank)的元老。目前还不清楚其中任何一个财团将从何处获得收购资金。这项收购可能耗资百亿甚至更多,具体要看交易结构。

与此同时,院外团体正投入大笔游说资金声援或反对TikTok。美国家长联盟(American Parents Coalition)投资七位数制作了一条长30秒的名为“毒药”(Poison)的全国性广告,指责TikTok损害儿童心理健康。

该组织执行董事Alleigh Marre说:“这个对手掌握着你家孩子大脑的钥匙。”

另一个组织国家装甲行动(State Armor Action)最近也推出一个全国性广告,称中国对字节跳动的控制让美国受到威胁。

字节跳动则奋起反击,发起一波210万美元的广告攻势,瞄准内华达州、蒙大拿州、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等联邦参议院选举战场州。这些州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联邦参议院代表它们的民主党议员基础并不牢靠,而今年正面临竞选连任的压力。这些广告将在电视、广告牌和公交车站投放。

TikTok发言人Jodi Seth说:“我们认为公众应该知道,政府正在试图践踏1.7亿美国人的言论自由并伤害全国700万家小企业。”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参院将如何对待TikTok法案?初步线索正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