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习近平真的以为“风景这边独好”?

大心而无悔,国乱而自多

余杰评论文章:二零二四年二月八日,习近平在春节团拜会上发表讲话,仍然是一副志得意满、踌躇满志的模样。他说:“即将过去的兔年……放眼全球仍然是‘风景这边独好’。”

普天之下,认为“风景这边独好”的,大概只有习近平一个人。在春节晚宴上,跟他同桌的其他六常委都与之保持相当的距离。他称孤道寡、独断朝纲,确实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然而,普通民众的感受跟习近平迥异。有网民贴出一幅春联,道出亿万中国股民的心声,上联是“千股跌停辞旧岁”,下联是“万众套牢迎新春”,横批是“蒙在股里”。还有网民讽刺说:“股价大跌韭菜跳楼,房地产烂尾欠债过万亿,失业创新高,外资大举撤离,创纪录走线偷渡美国,富豪移民,韭菜失业睡大街,新年不可除夕,回乡遭天谴暴风雪堵车,塞了五天回不了家,还真是‘风景这边独好’呢!”

也有网民引用《韩非子》中的一段话:“大心而无悔,国乱而自多,不料境内之资而易其邻敌者,可亡也。”翻译成白话文就是:狂妄自大而不思悔改,国家混乱却自吹自擂,不了解本国的真正实力却轻视周边敌国的,政权必然灭亡。

曾几何时,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仅次于美国而居世界第二。中共御用经济学家们纷纷放话说,中国在未来十年内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的经济体。华尔街、硅谷、好莱坞、常春藤名校,纷纷向中国低眉顺首、屈膝下跪。从零八奥运到G20峰会,更是万国来朝、盛世雄风。所以,习近平才有“东风压倒西风”、取美国而代之的豪情壮志。

但是,千树万树梨花开,繁花却在一夜落尽。此前常常吹捧中国经济如何强劲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这一次却以被股价下跌线捆绑的习近平作为封面图片,标题更是锐利如刀——《谁在控制(中国股市)?》(“Who is in Control?”)。

习近平真的以为“风景这边独好”?

迷恋专制政治的习近平不可能放过对所有经济领域的控制。因为在其控制之外的经济生活,本身就构成了对极权统治的巨大威胁。 路透社

控制中国股市的,显然不是被习近平当做替罪羊撤换的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也不是习近平换上来的前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被称为“股市屠夫”的吴清。

控制中国股市的,是习近平本人,习近平只差就没有亲自兼任证监会主席了。他以为自己可以撒豆成兵、呼风唤雨,中国股民却跑到美国驻华使馆的社交媒体上求救。

习近平在讲话中声称“就业平稳”,但中国官方的统计部门却屡屡调整失业率的统计方式,竭力将失业率降到最低,即便如此,还是无法遮羞。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经济学家许成钢指出,中国的失业率正在大幅度上升,尤其是年轻人的失业率,官方此前的报告已超过百分之二十。北京大学的经济学家在调查报告中指出,失业率已超过百分之四十。以失业率、物流和进出口贸易等数据来推测中国二零二三年的经济增长,绝对不会是官方公布的百分之五,而只能和零差不多,最大的可能是在零与百分之一之间。

台湾财经专家谢金河则指出:美中贸易战,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供应链移动,中国老龄化的问题,将导致中国的经济高速增长将成过去式。二零二三年,美国的科技七雄带领世界奔驰,这七家公司市值加起来最高达十二点九三兆美元,中国把十家最有竞争力的公司加起来,市值还不到一兆美元,这是中美的差别。美国股市占全球股市的接近一半左右,而中国股市在二零一六年市值占全球百分之二十,现在掉到百分之十。这个比重也可以看出国力的消长!

“国师”朱锋没有说出的“风景这边独坏”的根本原因

习近平“风景这边独好”话音刚落,被誉为“国师”级的国际关系学者朱锋却说出了“风景这边独坏”的真相。

现年六十岁的朱锋,目前担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执行院长、南京大学中国南海协同创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等显赫职务,被视为“国师”之一。一月二十七日北京大学南京校友会举办迎新春联欢活动,他就“中美经济”为题发表演讲。他指出,中国去年经济非常不好,原因就是美国对中国变脸——他说错了,不是美国对中国变脸,而是中国先对美国变脸。

朱锋坦言,中国与美国之间存在很大差距,美国在四大领域远远领先中国。第一,美国在全球的科技创新和高精尖的制造业,依然处于领先的第一阵营。中国处在第三个阵营。第二,美国的货币和金融霸主地位,美国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美元是世界最大的流通货币、储备货币,全球的金融稳定离不开美元。美元在世界货币流通总量是百分之六十二点八,人民币在世界货币流通总量仅为百分之三点三。第三,美国在全球有四十七个铁杆盟友,包括欧洲、日本等世界主要经济体。而中国的盟友是伊朗、朝鲜、委内瑞拉、叙利亚等。第四,美国在世界上有强大的话语权,中国并没有话语权。中美力量竞争,不是简单的力量对比,更重要的还有国际影响力。

朱锋所说的,只是一些卑之无甚高论的事实和真相,但在谎言弥漫、自欺欺人的中国,简直就是“大音希声”。

一夜之间,朱锋的这些言论就在中国网络上疯传,被人们捧为金玉良言、时代良心。其实,朱锋没有说出的,或者不敢说出的,更重要的部分是:为什么如今中国的经济及其他方面沦落到“风景这边独坏”的地步?中美之间的差距并没有如愿以偿地缩小,反而让人望穿秋水般地扩大。这当然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责任(尽管以个人而论,他要负最大的责任),而是中国一党独裁的专制体制的问题。

极权主义国家永远不可能创造出健康、持续、充满活力的经济。这一点,经济学大师米塞斯在一九二二年出版的《社会主义》一书中就做出了准确的预言。他指出:“在失去价格机制的情况下,中央计划体制必然面临的经济效率低下、计划机制失灵乃至彻底瓦解的整个过程。”他还指出:“不保护私有产权的国家从来没有发展到某个文明的略高阶段,这是个无可否认的事实。”、“没有市场经济的地方,哪怕是立意最佳的法律,也不过是僵化的文字而已。”、“没有市场就没有自由。 取消市场经济,实际上取消了一切自由,只给个人留下了服从的权利。特权给某一集团带来的短期利益,是以其他人的利益为代价的。”这些论述,对今天中国的现状可谓切中肯綮。

余茂春教授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当代中国的主要问题,都是因为制造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这种政治领袖的共产主义独裁专制制度。共产党对权力实行绝对垄断所造成的制度劣势,主要反映在三个方面:权力的傲慢、权力的腐败和权力的愚蠢。习近平身上就兼有这三种特质。 

余茂春强调指出:“一个傲慢和腐败的政权,不可能真正奉行科学治国,也不可能获取正确和精明的政策建议和咨询,因为在这种制度下,最高领袖往往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是天才,是战略家,其最高指示绝对不能妄议,稍有异议,一定是重刑或人间蒸发。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共这种制度性地制造和延续愚昧和无知的机制毫无改变,最近几年甚至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因此,明明是十分荒唐愚昧的政策措施,往往被吹捧为精明之作、国之瑰宝。”共产独裁专制制度必然产生习近平这样的领袖,而习近平这样的领袖必然强化此种制度。

迷恋专制政治的习近平不可能放过对所有经济领域的控制。因为在其控制之外的经济生活,本身就构成了对极权统治的巨大威胁。这就是中国“风景这边独坏”的根本原因。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习近平真的以为“风景这边独好”?

了解 纳闻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