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还没等到川普 拜登却栽在这个男人手上

各界期望已久的司法部特别检察官8日终于提交关于拜登总统泄露机密文件的调查报告。报告指出,有足够证据表明拜登总统在卸任副总统前后,明知故犯的私下带回高度机密文件,同时与他人分享这些机密情资;但特检官总结是,没有必要对拜登总统提出刑事指控。

这一报告在法律上或已结案,但所揭露的内情,在选举上,各界更关注的是拜登总统的心智老化,他还能再担任四年总统,因应与领导危机重重的国内外局势吗?

拜登总统显然意识到报告质疑他的心智健康,更涉及他最钟爱的2015年已故长子,当天下午就在记者会上愤怒争辩“我怎么可能会忘记我儿子的忌日?”“特检官居然敢问我这种问题”。拜登罕见利用两次记者会宣泄他的愤怒,竭力要证明他心智正常,更与发问的记者斗嘴,但效果适得其反。

因为拜登在同一记者会上把埃及总统错称为墨西哥总统,这是他本周第三次弄混外国元首姓名,反坐实报告所称拜登心智记忆衰退。

司法部去年1月任命特别检察官许景,就拜登总统之前未按规定私自携出国家机密文件一事,进行独立调查,这是由于前总统川普也因相同的事情,遭到特别检察官起诉;司法部为避免双标,前任与现任总统都由特察官调查。经过漫长一年,特检官调查147名证人,173次访谈,长达348页调查报告指出,没有证据显示拜登有超越合理怀疑的犯行,有些机密档案可能是因为搞错,而出现在拜登住家或办公室。

特检官同时指出,没有必要对拜登提出控诉,因为在审理中,拜登很可能向陪审团提出“随年龄的增长而心智能力下降”的辩辞,成为陪审员的同情对象,最后免罪。

特检官报告中多次以“模糊”(hazy)、“不清楚”(fuzzy)、“有错误”(faulty)、“变差”(poor)、“严重受限”(significant limitations)等字词描述拜登的记忆,并说拜登连人生当中几个重要里程碑的时间点都记不清,包括何时当副总统、长子故去年份等。正是报告中的这些字眼形容拜登的心智健康衰退,让各界难以相信81高龄的拜登能再任总统。

拜登8日记者会上透露,特检官问话时间是“哈玛斯(去年)10月袭击以色列后”,“(我)立即接受了五个小时的面对面访问”,当时“我正在处理一场国际危机”,因此外界怀疑拜登并没有能力应对内外一波波危机;或者是白宫内有一个经过授权的国安团队,但拜登有此授权的法律吗?实际发号施令的隐身者是何人?

这些问题与真相应是媒体监督的议题,但既无吹哨人,主流媒体也毫无兴趣了解,一反当年竭尽心力挖掘川普白宫决策内幕的积极进取。几大自由派主流媒体对此事只报道不评论,选择沉默;保守派华尔街日报社论指出这是司法双标,对待川普赶尽杀绝,“如果拜登先生真那么健忘,他还怎么履行(未来)四年的总统职责呢? ”

另外在特检官报告中透露,拜登把他在副总统任内有关阿富汗政策文件都带回家,在2017年前后与自传代笔人分享这些机密文件,其中包括他反对奥巴马总统在阿富汗增兵政策的私人信件。拜登同时保留当时与奥巴马及国安团队开会的笔记本,内容多是顶级绝密信息,包括藏身阿富汗间谍网名单与联络方式,对国家安全构成严重风险。

报告也说明川普案与拜登案的显著不同在于,拜登在得知违反私带机密文件后,与联邦检方配合调查,但川普则是拒绝配合,甚至阻碍司法调查,川普罪有应得。

此说尽管在法律上充分有理,但目前已被拜登心智健康衰退的政治浪涛淹没,报告坐实了民调一再发现的拜登政治罩门:“太老”,彻底扯破拜登自辩仍然健康的谎言外衣。

这份调查报告,经司法部长审阅,先让白宫与民主党内相关领导层传阅之后,做出政治考量修改后再公开,或许这证明了民主党所一再深信的,拜登竞选连任实力强大,经得起报告摧残,冲击选情有限;抑或这份报告公开了民主党内部的真正目的,在利用党内外舆论压力,逼拜登放弃连任,民主党趁早换将。

不过川普一定充分运用“心智健康衰退”为竞争主轴,特检官报告恐是拜登连任失败的开端。

拜登机密文件调查:法律免责,政治噩梦

连任失败的先兆....拜登的噩梦开始

关于在拜登的办公室和特拉华州的住所发现机密文件一事,拜登的律师一年多来一直陈述理由称属于偶然疏忽。 KENT NISHIMUR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周四,针对拜登总统不当处理机密文件一事,对其不予提起刑事诉讼的决定本应是明确的法律免责。

但它却成为了一场政治噩梦。

针对拜登成为副总统后不当处理机密文件的调查将其称为“善意、记忆力差的老人”,并且描述了他在接受问询时的场面,拜登在其中无法记起自己何时担任副总统、其子去世年份,或在政策辩论中他赞同哪一方。

据特别检察官罗伯特·许的报告显示,FBI在两天进行的5个小时的问询中,当时80岁的现任总统记忆如此模糊,很难说服陪审员相信拜登当时明知自己不当处理了文件。罗伯特·许在报告中预测,如果总统受到指控,他的律师“将强调他在回忆事件方面的限制。”

针对报告所说有意留存国家安全机密,包括一些总统分享的、带有“敏感情报来源和获取方式”的文件,罗伯特·许拒绝建议对这位总统提起控罪,部分原因是拜登的记忆力。

“要说服陪审员,让他们判定一个到时候已经是80多岁的前总统犯下了一系列重罪很难,这些重罪需要一个有意愿的精神状态才能成立,”罗伯特·许写道。

在拜登的声明中,他似乎暗示了自己注意力不集中的原因。

“我当时决心要给特别检察官他们所需的,因此在去年10月8日和9日,尽管当时以色列刚刚于10月7日遭到袭击,我忙于处理一场国际危机的时候,我仍然在这两天里接受了五个小时的问询,”他写道。“我认为这是我应该为美国人民做的。”

针对罗伯特·许对拜登总统记忆力的描述,总统的律师鲍勃·鲍威尔和理查德·索伯在2月5日的一封信里表达了不同意见。

“总统会被问到多年前发生的事、迫使他给出自己‘最佳’回忆,然后怪罪于他受限的记忆力,这有欠公平,”律师们写道。“总统未能回忆起日期或多年前发生事件的细节既不令人惊讶,也并非不寻常。”

在过去三年里,关于拜登年纪的担忧一直是他总统任期中不断出现的主题。在拜登寻求在白宫留任至86岁,一些选民已经表达过对他精神和身体健康的担忧,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总统在公开场合看起来身体虚弱或步履蹒跚的视频所推动的。

在周三的资金筹集活动上,拜登两次回忆道2021年与曾担任过一任德国总理的赫尔穆特·科尔的对话,而后者已于2017年去世。拜登的发言人随后表示他这是口误,就像许多公职人员一样。

拜登试图对这个问题一笑置之,坚称智慧随着年纪增长。他的顾问也多次坚称,不论这位总统有时的公开形象看起来如何,但他私下在与顾问讨论问题或与外国领导人的会面中仍然十分敏锐,不知疲倦。

但周四公布的报告挑战了上述说法,这不是通过拜登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寥寥几句,而是在受控环境下与这位总统数小时的互动。此外,对其记忆力的描述也比通常会在法律文件中看到的要生动地多(就像周四公布的这份一样)。

包括前总统川普(他也曾有过一系列自发的失态行为)在内,拜登的政敌肯定会抓住这份报告中细节详尽的结论,将其作为拜登身体过于虚弱无法再次领导这个国家五年的证据。

罗伯特·许在报告中写道,在2017年拜登与他回忆录的代笔人之间的一段对话录音中,拜登“回忆事件”时感到吃力,“有时艰难地阅读和转述自己的笔记本条目”。罗伯特·许说,拜登2023年与调查人员的面谈情况更糟。

连任失败的先兆....拜登的噩梦开始

前马里兰州检察官罗伯特·许被任命为调查拜登不当处理机密文件一案的特别检察官。 STEVE RUARK/ASSOCIATED PRESS

“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担任副总统的,在采访的第一天就忘记了自己的任期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如果是2013年——我是什么时候不再担任副总统的?’),在采访后的第二天又忘记了自己的任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2009 年,我还是副总统吗?’)报告写道。“他甚至没过几年,就记不清他的儿子博·拜登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罗伯特·许曾被川普提名为美国马里兰州检察官,但后来被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选中,领导对拜登处理机密文件一案的调查。

拜登的律师一年多来一直辩称,在拜登的办公室和特拉华州的家中发现机密文件不过是意外疏忽,肯定不是像川普因卸任后对机密材料的处理而被控37项重罪那样的犯罪行为。

周四,特别检察官在审查了总计700万份文件后得出了同样的结论,白宫内部和总统竞选连任总部都在庆祝这个结果,总统的助手们正准备展开一场激烈的战斗,阻止川普重返白宫。

连任失败的先兆....拜登的噩梦开始

司法部公布的一张照片显示了罗伯特·许报告中的一张照片。 DEPARTMENT OF JUSTICE, VIA ASSOCIATED PRESS

但报告驳斥了总统律师长期以来的论点,即拜登从未危及国家安全。调查人员在拜登家中的一个“车库里的箱子、一个倒塌的狗箱、一张狗床、一个Zappos盒子、一个空桶、一盏缠着胶带的破灯、盆栽土和合成木柴”附近都找到了文件。

虽然罗伯特·许得出结论,认为“证据并不能毫无疑问地证明拜登有罪”,但他还是写道,拜登在2016年卸任副总统职位后带走了有关阿富汗的机密文件和笔记本,并给他的代笔人看了其中的一些文件。

罗伯特·许的强硬措辞可能会为川普及其盟友对拜登发起新一轮政治攻击创造条件,因为拜登的所作所为与川普被指责的行为如出一辙。拜登及其顾问长达数月的努力也可能因此而变得复杂,他们极力指出两位总统的行为之间存在差异。

但最严重的政治伤害可能还是与拜登的年龄问题有关,许多资深民主党人已经认为这是总统最大的弱点。一些人私下表示,他们担心会出现什么事让选民注意到年龄问题,包括摔倒或精神状态出状况的可能性。

共和党人几乎立即开始利用这份报告攻击拜登,有时甚至比检察官的实际结论更进一步。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在社交媒体上错误地宣称,“特别检察官决定不对拜登提出指控,因为他们认为他患有老年痴呆症。”

从某种程度上说,周四的报告是最糟糕的结果:官方对拜登幕后状况的描述表明,随着衰老,他的确会磕磕绊绊。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还没等到川普 拜登却栽在这个男人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