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杨恒均究竟是谁的间谍?让习暴怒遭罕见重判?

2019年,是什么让杨恒均冒险回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谈杨恒均其人其事。

2月5日(星期一),中国一间法庭判处澳洲籍作家杨恒均(原名杨军)死刑缓刑两年执行,这一罕见的重判引发国际舆论关注。

今年58岁的杨恒均于2019年初进入中国之后被拘留,当年八月遭国安部门指控间谍罪。但中国从未公布任何有关他的案情细节,也拒绝澳洲外交人员参加庭审。

杨恒均家人透露,他在狱中遭到了酷刑,包括300多次审讯,但他坚称自己无罪,并发誓要抗争到底。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就此接受加广专访,详尽分析杨恒均其人其事,以及他遭到重判的背后原因。

杨恒均究竟是谁的间谍?

加广:感谢夏明教授接受访问。听到杨恒均被重判的消息,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夏明:我的感觉非常复杂,因为我算是和杨恒均比较熟,他多次来纽约,我们一起吃过饭。而且,他是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而我当时是复旦的老师,所以我也知道他的一些背景。

首先,他的背景非常复杂,这也引起了一些争议。他从复旦国际政治系毕业之后,就进入了国家安全系统工作。

据他说,后来他离开了国安系统,前往海外留学经商。这点给人们很多的疑虑和疑问,比如,中国的国安是否那么容易就能够出得来(脱离)的?

杨恒均究竟是谁的间谍?罕见重判释放重要信号

澳洲华裔作家杨恒均刚被中国重判死刑、缓刑两年。图片来自他的脸书。照片:RADIO-CANADA / FACEBOOK

众所周知,中国国安系统是很难进入的,但脱离它更难。所以,当他很轻松地说,他脱离了国安系统,很多人就会感觉,背后是否有更多事情值得思考。

他离开国安后,是比较高调地在全世界游走,在澳洲留学,在美国访问,做民主小贩,宣讲民主,还能回国,也能出书,饲养他的羊群。

另外,他和著名的五毛染香(本名袁小靓)结婚,令很多人似乎更加强化了他的背景不简单这个印象。

当然,对于他不简单的背景,我们目前只能做一些猜测。

他这次被指控间谍罪,而且,我们也看到了,对他的判刑很重。像杨恒均这样的文职,又不涉及谋财害命,尤其还牵涉到国际政治关系,这个刑期显得非常不合常规,非常严苛 —— 死刑缓期是非常重的惩罚,令人震惊。

接下来,我们试着来分析一下,遭如此重判,杨恒均究竟是谁的间谍?

第一种可能,他是中共的间谍,但他后来背叛了,被策反了。

其实,包括我自己在内,和他打交道的时候,都是非常谨慎小心的。大家生活在海外,都担心一下子无法看清他的真面目,都会想到他和统战,或者外宣,或者国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第二种可能,他是不是澳大利亚间谍?因为说到底他是澳大利亚公民。

那我们可以分析一下,中国和澳大利亚究竟有多大的冲突,会有多么敏感的东西,他能够从中国拿到,并交给澳大利亚。

杨恒均作为文职人员,离开中国多年,又是在外围高调公开露面的人,很难想象他能从中国拿到高等机密。

我们还可以猜测第三种可能,他是不是美国的间谍?因为中国对打击美国间谍其实是比较手狠的。

杨恒均的背景变得非常复杂,就像《沙家浜》里阿庆嫂讲的,他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汪?我们是弄不清楚的,也是我们的第一个疑虑。

关于杨恒均:

原名杨军,1965年出生于湖北。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之后进入国安系统。2000年,他离开中国前往澳洲,并在悉尼科技大学取得博士学位。

他常年通过互联网宣传民主政治思想,自称是民主小贩,还著有间谍小说致命三部曲,以及杂文集《家国天下》等。

为何遭到如此重判?

加广:杨恒均死缓判决在同类案件中显得不合常规、很罕见,您觉得是为什么?

夏明:这个问题也有几种猜测。

一种合理的猜测是,杨恒均本身是编制上的谍报人员,被西方国家策反。而他到了西方之后,高调地宣讲西方民主政治理念,属于习近平最为憎恨的两面人。

习近平曾公开表示,要把两面人辨认出来,清理掉,其实呢,是把原来中国认可、接受、甚至还扶持的、能在中美游走的人都清理掉。

比如中国在去年重判了一位美国的侨领,也是无期徒刑。

重判杨恒均带来的一个疑问是,习近平是否会因此在外交上越来越刚性化?完全地信奉你死我活,非红即白。习近平的外交思维有极端化的倾向,任何想在中美间搭桥沟通的人,都没有了生存空间。也意味着,他的外交思维更加的固化和僵化。引自 夏明

另一种猜测是,习近平执政正面临一系列麻烦,这当然是因为他的执政出现问题,但他把麻烦的根源一怪疫情二怪美帝,什么都要扯到西方的对中国的渗透、颠覆/威慑,要遏制,所以他要重点惩罚,以此作为他的国安法或是间谍法的一个例证,你看,美帝亡我之心不死,间谍可能就活跃在我们身边。他要高调地树立一个样板,强化国民对外界的恐惧和怀疑。

加广:杨恒均在2011年已经在中国被抓过一次,那么到了2019年,是什么让他相信,他再次回中国是安全的?

夏明:从这里你就会发现,他自己有一种安全感,可能是他确实是和中共某些线是搭上的,比如国安、总参、宣传部,或某个省的国安,至少他认为他是有内线的,可以在朝中走一些门道的 ——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对他的背景感到怀疑的地方。

至于说2019年,当时中国国内有各种争论,尤其是习近平2018年修宪,2019年,是决定习近平究竟能不能最后修宪成功的一年。

回望一下,当年的团派,胡锦涛、李克强的团派,是有些动作的,是想保全自己,也是想阻止习近平的第三任期。

我的感觉是,杨恒均2019年回去,是与中共派系斗争相关。我相信,那个时候他回去,一方面是他有安全感,认为有人会保护他,另一方面,他认为冒这个风险是值得的。

只有他认为,风险可控以及冒这个冒险是值得的,他才会回去。因为他冒险成功的话,回报将是很高的,或许会影响中国的历史,或许是会影响他个人在未来中国政治格局中的前程。只有高回报,才激励冒高风险。恐怕是这两个因素让他回去了。引自 夏明

我们知道,2019年后,中共体制发生了各种惊涛骇浪的政治斗争,到了2020年,习近平最终完全掌握权力,进行大量清理,要搞定于一尊,要对所有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对两面人进行清理。习近平手下,比如蔡奇,甚至说出了要敢于亮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杨恒均很可能就是这种政治斗争的附属牺牲品。

这恐怕是我目前能看到的最合理的解释了。

xia ming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台湾观选。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XIA MING

加广:所以,最终还是因为涉及到了最高领导人本尊而被重判。

夏明:对他不合常理的重判也说明,他是犯上了,触犯了最高权力。

因为我们看,以前几个相似的间谍案,刑期不会超过十年,然后驱逐出境,以健康原因取保候审等,这都是有先例,中共传统的做法也很清楚。

但显然,这一次是让习近平动怒了。

什么能让习近平动怒呢?最合理的就是,和他争夺大位相关。就是在争夺大位的过程中,你在帮谁?你站在哪一边?

如果帮助了他的敌人/竞争对手,而且,如果不仅是以民主小贩的能量来帮助他的对手,还游走于西方大国之间,想利用西方国家作为平台,无论是在西方国家爆料也好,还是带风向,这些可能是直接配合了大位的争夺。

所以,我认为,杨恒均是卷进了这种大位争夺,可能他利用在西方游走的便利,配合了某个派系,这才会令习近平和他的派系如此动怒,给了他如此严厉的惩罚。

加广:在和杨恒均多次接触种,以你的观察,怎么评价他?

夏明:杨恒均很显然是受到完全现代的,完全二十一世纪各种教育和熏陶的,所以,我不怀疑,在经历了上个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他的意识是非常国际化和全球化的,可能是非常现代的。

如果他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为中国服务的,如果他是一个共产党员,为中国服务,那么,显然他是个体制内的异类。

而我们不能够低估,中国体制和共产党内部的改革的派系,他们有改革的冲动和蓝图。中共体制内部的改革派对中国未来的想法、他们的提出的政策和习近平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是南辕北辙的。

我对杨恒均的总体感觉是,我相信他是中国的民族主义者、爱国主义者,我相信他是中共党员,他的很多做法是希望在习近平的新毛主义和美国的自由主义之间,找到某种比较折中的契合点。

我不相信他是完全背叛中国,完全忠实于服务于某个西方国家,但问题是,习近平目前的政治心态有一点妄想狂,有种极度的不安全感,在他追求极度安全的过程中,对那些他认为可能心怀二心的人,产生过度的反应和过度执法,也让他的体系变得更加僵硬,并最终伤害他的体系的灵活性和生存。引自 夏明

我还认为,杨恒均非常聪明。但是有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所有做谍报工作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特质,但杨恒均没有。那就是,所有谍报工作者都是无名英雄,都是事情做成但没有人知道你的名字,都是过去了很多年,历史解密,大家才了解当年的历史和这些谍报人间的名字。

杨恒均最大的弱点或许在于,他既想成名,又想在谍报工作中游走,这其实是非常致命的组合。任何成功的谍报工作者都是无名英雄,而太高调的人来做,可能注定会失败。

而对杨恒均本人,我觉得,这是场很大的悲剧。他显然是个人主义者,喜欢享受好的生活,也有能力享受好的生活的,所以,对他和他的妻子个人来说,是很大的一场悲剧。

在国际冲突和国家权力冲突中,我们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有时候尽力而为,但历史的发展有他相对的脉动,就像英文故事里的Goldilocks,要选择温和适中,当然做到这一点也很困难。尤其中国过去十来年,领导变化非常的快,感觉是变脸比翻书快,国际上,最高中国领导人的信誉也是消失殆尽,这点提醒我们个人,必须谨慎小心。引自 夏明

对中国外交带来什么影响?

加广:最近,澳洲和中国关系正在回暖,事件对此带来什么影响?

夏明:前一段,中国释放前在CCTV主持人、澳大利亚人成蕾,可见中国为改善中澳关系,传递了橄榄枝的。

但现在,这么大的突发事件,中国政府有可能私下和澳洲沟通,表示这不是针对澳洲的,是针对美国的。

现在国际形式非常复杂,美国在大量从中国撤人,中国也在过去五年进行了大量的抓间谍的活动,西方间谍情报网络受到很大挫折 —— 以至于美国情报机构都开始挠头,现在怎么办,很多情报/信息不知道了。

过去的中美两国其实都给两国政府机构的情报渗透留下了一定的活动空间。比如,他们或许了解有些人是间谍,但也不会去抓或清除,因为这些人也可以为我所用,甚至是故意向这些人透露一些情报,起到两边的信息传递的,试探的作用,所以,双面间谍/两面人是存在的。

但是现在可以看到,一些在美国工作的人,放弃了在美国的很高的职位回国了,我们可以猜想,是美国政府对他们的容忍度越来越低。

而杨恒均案件也说明,中国对过去容忍的,可以在中国体制内游走,有双面间谍功能的人,容忍度也越来越小。

目前,中美对抗越来越升级,关系恶化。当中国重拳出击的时候,美国/西方会有很强烈反应,但掣肘中国的杠杆非常少,手段不多,这令中国会越来越为所欲为,而美国要获得中国的信息、要进行更判断是越来越困难,会更加谨慎小心。这样的状况其实是增加了两国外交冲突和误判的可能,这恐怕会对国际政治产生很大的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性。引自 夏明

Australian ambassador to China Graham Fletcher, center, is surrounded by reporters outside the No. 2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after he was denied to attend the espionage charges case for Yang Hengjun, in Beijing, Thursday, May 27, 2021. Fletcher said it was “regrettable” that the embassy was denied access Thursday as a trial was due to start for Yang, a Chinese Australian man charged with espionage. (AP Photo/Andy Wong)

2021年五月,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Graham Fletcher在杨恒均案件审理的法庭外,接受媒体访问,并对中国拒绝其旁听案件表示遗憾。照片:AP / ANDY WONG

(访谈仅代表嘉宾观点)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杨恒均究竟是谁的间谍?让习暴怒遭罕见重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