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案中案 谍中谍 中南海权斗心惊魂跳

吴人晓文章:中共历史上主子出事,被忠实的手下人倒戈出卖,受到“新主”信任重用,却又做旧主勾当暴露罪行,最后被判被杀,这样的事件比比皆是。案中案、谍中谍,演出的是一幕幕中共残暴,为了权利不顾一切的惊悚剧。

远的不说,我们选几个近年来的较典型党徒,来看看为中共卖命,被变异人性,落得悲惨下场的例子。

傅政华

原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兼中央610办公室主任,2018年至2020年,任司法部部长、2021年10月2日,落马被调查。2022年3月31日被“双开”。7月28日,以“受贿罪、徇私枉法罪”受审,9月22日,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2013年8月,在周永康政变集团出事后,他带着周永康与令计划的罪证投诚习近平,曾经风风光光,红红火火,当时任公安部副部长,作为“污点证人,负责调查周永康案,成为查办的主力,升为司法部部长。“受习重托”的傅部长却曾是周永康心腹,薄熙来的密友,江派在公安系统内的得力打手。

2014年,有多家港媒报道,2012年3月18日,令计划之子令谷身亡的法拉利车祸是由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负责调查。当时傅政华是江派原北京市委书记刘淇一手提拔的,听命于江派,曾在一次会议上表示,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现行体制,情节严重的要依法严厉打击。

案中案 谍中谍 中南海权斗心惊魂跳

官场 时局示意图(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12年5月,薄熙来已经倒台,周永康被迫交权。7月,傅政华一看风向不对,马上投诚胡锦涛,把曾经是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手令,不许其将调查令计划儿子车祸事件的过程和结果上报给胡锦涛、习近平。令计划仕途逆转,而傅政华受到了重赏。2013年8月,傅政华被提拔为中共公安部副部长。

傅政华是刑侦出身,经历过文革红卫兵时代,心狠手辣,为升官什么都能干得出来。2013年10月,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说,升任公安部副部长不久的傅政华就被习近平调去新成立的特别工作组负责调查周永康。习近平用他对付周永康,可以说是以毒攻毒。

傅政华不断表演,后来被指策划了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傅政华从未甘心成为习派人马,多方上门投机,脚踩几只船,哪派都想勾兑,普遍撒网,重点培养。结果他通过孙力军投靠背后的江曾集团。结果,在孙力军团伙落马后,这个对下属马首是瞻的傅也露出了狐狸尾巴。

2022年3月31日,中纪委通报,称傅政华完全背弃理想信念,从未真正忠诚,政治野心极度膨胀,利令智昏,为达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参加孙力军政治团伙,拉帮结派;危害党的集中统一;妄议中央,长期结交多名“政治骗子”,长期违规领用和携带枪支,长期搞迷信活动……

从中可以看出,投诚习后,埋在习身边的傅是一个政变份子,带着枪支参与江派夺权,随时随地可能对党魁造成人身危险。而且为成事利用”迷信”活动,一般逃不出拜佛看风水施邪术暗算之类的……

沈德咏

他是十三届全国政协前常委,曾任最高法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一级大法官、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曾参与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苏荣等案件审判,在堂上他声色俱厉地指控他们:不忠不老实、阴阳两面,贪污,危害政治生态……看来很维护“现中央”。

不料,中纪委前官员王友群爆料,沈德咏是曾庆红为首的“江西帮”成员,同时也是“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之一,孙力军的后台老板就是江曾大佬。

沈咏德尽管充份表演了他对现中央的“忠”,但终究是受不得新主子的信任。事实上,狐狸总是耐不住考验要露尾巴的,在2018年前后中央新一轮人事调动中,沈德咏被以“年龄偏大”为理由从最高检察长接班人选的考虑名单中剔除,又没有机会任最高法院院长,在被考虑安排任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时,又因为另外有新的人选安排而被排除,以致沈德咏一心想抢在年满65岁之前晋升副国级的可能性破灭。沈德咏一气之下便递交了一份辞职书“抗议”,口口声声表达自己的不公与不平。而且辞职信发向了单位的各科室、部门,这在共党官场中可以说史无前例,被形容为战败者的“宣泄”。很快,这份离职告白书后被密报习近平处,批“牢骚太盛”,进而导致了中纪委“一定要给他查出点问题来”。

2022年9月7日,沈德咏被双开。通报称其“靠案吃案,大搞司法腐败、权钱交易”。2023年5月11日,被以受贿6456万余元之罪行判决15年。

张阳

张阳是中央军委前委员、军委政治工作部前主任。他是徐才厚的嫡系亲信、部下,但是在徐才厚落马时,却参与调查徐才厚案。徐才厚被调查时,患病住院,在专案组威逼利诱及强大压力下,徐有意要全部交代,提出想见中央领导,举报军队上层黑幕,将功折罪。2014年10月初,时任中办主任的栗战书、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总政主任张阳等见了徐才厚两个多小时。据称,参与会见者对徐的举报都“予以肯定”。

徐才厚供出盟友郭伯雄,郭伯雄被调查之后,张阳不断大篇幅批判郭、徐流毒,扬言与郭、徐彻底划清界限,甚至传出对习下跪求饶的消息,但张阳一直隐瞒与徐才厚的真实关系,拒不交代徐才厚对其“交心内容”,与孙政才等暗中串联。再加上当时习推动军改,强调军政权和军令权分开,张的总政治部只剩下提供资讯的权力,觉得自己成为“高级传令兵”,暗中抵制“肃清郭伯雄、徐才厚遗毒”运动,听说要在“十九大”军委换届时让他提前退休,心里更是不甘。

张阳想借中印边境对峙的机会,与印度、越南等周边国家打一仗,以“彰显国威”,自己乘机再往上爬。但习近平很清楚军队的实力,根本无力打胜仗,因此拒绝了这些要求。

张阳对习近平心怀不满,密谋策划在“十九大”前发动不流血政变。张阳联合房峰辉等人,计划用1976年抓捕“四人帮”的手段控制习近平等,而这个计划被提早察觉而出事。

中共以“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指控他。却在2017年11月28日,调查期间,中共突然宣布:他已于23日上吊“畏罪自杀”,

钟尔璞

许多人可能不认识他。他是王立军案主审法官,是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他在审判王立军时,应该是坐在高高的堂椅上,义正辞严,2013年8月,在薄熙来案开审在即,他突然被免去职务。

按中共《法官法》规定,对于钟的免职,需要经由成都市中院院长,提请成都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但是,在程序上,钟是先曝出被免职,这是很反常的,甚至是一种违法的说法。

业内人士观察分析,在审判王立军的庭审中,引发外界最大关注的部分是以秘密审判形式进行,王立军在庭审中的陈述,作为庭审庭长的钟尔璞应当听到了,但他听到什么,或将成为机密。他知道的太多,因此要让他息声。这是中共刻意隐藏当事人,试图避免内情曝光。

但钟尔璞回应媒体时,却只说自己年龄到了去职的界限。报道分析,钟尔璞的免职决定令人疑惑,究竟是因处理王立军案有功而升赏,还是办案不力遭清算,或是另有原因,目前尚无说法。但由于时间点在薄案开审前夕,这项免职决定必然引发猜想。

审理“政治团伙”或重要贪官的法官被免职或出事在四川、安徽、山东等地都有,但是他们大多是政治问题而非经济问题落马。比如山东省高级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李勇落马时就被指控“严重违纪违法”,显然并非经济问题。

有媒体统计,省部级落马高官案件,多数是由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出任公诉人,也对应地由中级法院的副院长担任审判长,少数案件由市检察院检察长出庭支持公诉,中级法院院长任审判长。

相关司法研究专家表示,落马官员应该对应哪个级别的具体案件承办人,目前还没有成文的制度。但在司法实践中,类似审理省部级落马高官案件,如果一审放在中级法院的话,一般都由分管副院长任主审法官、至少也是中院的刑庭庭长。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案中案 谍中谍 中南海权斗心惊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