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从未这么危险过 超千亿外资加速逃离中国A股

投资于中国从未这么危险过。

全球投资者曾在过去十年的中国经济繁荣期纷至沓来,那时候他们还不怎么在意地缘政治风险。如今,此类风险已成为投资者购买中国股票、债券和非上市公司股权时首先考虑的因素,并且令许多人对投资于中国望而却步。

中美两国政府关系恶化今年以来对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影响显露无遗。

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美国限制了美国人对某些高科技领域中国公司的投资。美国还针对可用于开发人工智能(AI)的先进制程半导体芯片及相关制造设备实施了出口管制,以限制中国军方对它们的使用。

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在11月份搁置了将其庞大的云计算部门分拆出去的计划,因为美国政府的芯片方面限制措施可能妨碍该部门的业务活动。阿里巴巴的市值一天之内蒸发了大约200亿美元,这展示出美中紧张局势可能如何给投资者造成意想不到的损失。

国际风投和私募股权投资者在评估中国企业时也不得不格外小心。

在11月举行的AVCJ私募股权与创业投资论坛上,欧洲私募股权投资公司CVC Capital Partners驻香港的运营合伙人Alvin Lam称:“我们现在对每笔交易都要考虑地缘政治风险和监管风险,甚至在我们开始适当评估业务和商业模式的吸引力之前就会这样做。”

从未这么危险过 超千亿外资加速逃离中国A股

北京一块户外屏幕上显示了一档有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拜登会面的新闻节目。图片来源:JADE GAO/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进行一宗中国交易的门槛非常非常高。我们可以从客户那里看到这一点,”安迈企业谘询公司(Alvarez & Marsal) 亚洲全球交易咨询部联席主管Xuong Liu在同一个论坛上表示。“很明显,有些行业是禁区。 ”

自2021年以来,中美之间的经济和金融脱钩愈演愈烈。美国投资者被迫出售美国所称为中国军方提供帮助的公司股票。这导致中国国有电信运营商和能源公司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美国人还不得投资其他被列入黑名单的中国公司。

俄罗斯去年入侵乌克兰,导致对俄罗斯的广泛制裁及对俄罗斯股票和债券的投资禁令,这让投资者一下子清楚的认识到拥有大量对中国的投资敞口所面临的风险。

中国长期以来将民主自治岛屿台湾视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共领导人已誓言在必要时将用武力收复台湾,这引发了发生入侵或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今年,美国日益加码对台支持的行为已经引发中国的强烈不满。

位于圣迭戈的ClariVest Asset Management的负责非美国和全球战略的首席投资官David Vaughn说:“我们都在密切关注台湾局势的发展。”他还说,中国的房地产低迷和消费者信心减弱情况也令他关切。

Vaughn表示,如果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得不到改善,他预计国际投资者将进一步减持中国证券。他说,投资者担心的一个问题是,他们持股的公司是否会受到出口禁令或其他新规的影响。

最近,境外资金纷纷撤离中国大陆股市。自今年8月份以来,国际投资者已通过与香港的互联互通机制从中国A股市场撤出折合超过240亿美元(超1700亿人民币)的资金。A股是指在上海或深圳上市的股票。万得(Wind Information)的数据显示,这是此项互联互通机制2014年建立以来通过该机制发生的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资金外流。

这些资金外流的时间段与一波疲弱的中国经济数据的发布时间重迭。MSCI中国指数今年以来已累计下跌10%,可能会连续第三年出现年度下跌。

一些华尔街大银行的市场策略师说,在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和美中国关系出现显著改善之前,大多数已抛售中国股票的对冲基金和主动型基金经理都不太可能重返中国股市。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策略师已警告投资者,在2024年这个美国和台湾的大选年,可能出现“持续的地缘政治复杂性”。

高盛在11月12日的一份报告中称,在其所谓的非常严峻的情景下,投资者可能会再抛售1,700亿美元的中国股票,这种情况下美国退休基金因政策和地缘政治原因完全清算其持有的中国股票,主动型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对中国股票的配置降至其最低水平。

高盛中国股票投资组合策略师Si Fu表示,市场已经消化了上述地缘政治担忧,不太可能出现严峻的局面。

她说:“我们确实收到一些客户的问题,他们问,考虑到目前的情况,如果情况变得更糟,他们还能再卖出多少?”她还表示,最近有迹象显示中美关系和中国宏观经济前景有所改善。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最近在加利福尼亚州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会面,双方同意就AI的风险展开对话,并恢复两国军方之间的沟通。

Thrift Savings Plan的投资委员会最近表示,其大型国际股票基金将转为跟踪一个不包括中国和香港的MSCI全球基准。Thrift Savings Plan持有美国联邦雇员和军警部门成员的退休储蓄。

该机构投资委员会之所以会做出这一改变,深层原因是地缘政治方面的考量。该委员会的一名顾问提到了“对中国敏感科技行业的投资限制、中国企业的退市以及因俄乌冲突而对俄罗斯证券实施的制裁”,并表示,当投资者被迫抛售股票时,这些不可预见的事件可能会导致股票的价值下跌。

该委员会还称,最近的科技投资限制和对美国技术出口的禁令可能预示着对中国和香港股票投资的更多限制。

Sands Capital的投资组合经理Teeja Boye说,2021年年中时,该公司的新兴市场增长策略有30%的资产涉及中国,此后截至今年10月底,这一比例已降至17%左右。该公司位于弗吉尼亚州的阿灵顿。

Boye说:“不幸的是,中国正在经历房地产行业的短期压力和生产率的下降,同时,该国与世界最强大国家之一美国的关系也变得更糟了。”他还表示:“我们能希望的最好情形是情况不会变得更糟。”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从未这么危险过 超千亿外资加速逃离中国A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