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路下跌!加州华人移民叫苦

2018年7月23日在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的一家银行,一名员工处理100元纸币。

2018年7月23日在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的一家银行,一名员工处理100元纸币。

中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今年以来一直下滑,最近更是在一美元兑7.3元人民币左右徘徊,上个星期一度甚至一度跌到亿美元兑7.3180元人民币的10个月低点,几乎接近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的水平。

中国人民银行随即要求国内银行缩减通过债券通计划的对外投资,以支撑人民币。自1月份全球市场欢迎中国重新开放边境之际触及高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贬值超过5%,是今年表现最差的亚洲货币之一。对于加利福尼亚州一些来自中国的新移民来说,人民币大幅贬值给他们的生活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

人民币贬值对加州华人造成巨大冲击

加州居民陈凯文(Kevin Chen)说:“我们一家四口人去年4月份从江苏持旅游签来美国,身上本来就没有钱,再加上汇率提升,我们用人民币换美金,一块钱都要掰成了两半花,刚来的时候没有工作,根本活不下去。”

住在加州帕萨迪纳的华裔居民翟莉称自己和丈夫原本在老家中国陕西省西安市开百货日用品工厂,后来为了孩子上学,她先是带儿子去了北京,在北京海淀外国语实验学校读完小学就带他来了美国读中学,老公则一直留在西安照顾生意。

“平时生活费都是老公从国内寄来,在国内赚钱,这边花,我肯定不希望人民币汇率下降,因为孩子的补习费加上生活费,每个月支出很大,好在我们10多年前就在阿卡迪亚买房了,后来又卖掉,买在帕萨迪纳,那时候管控不严,能用人民币直接交房钱,但现在不行了。家里的工厂从疫情开始就只能勉强运转,收入受到巨大冲击,真发愁,”翟莉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

翟莉表示,过去老百姓有点钱,愿意买贵点的东西,现在疫情几年大家都没钱了,几乎只买必需品,生活用品也不再追求名牌,只要过得去价格便宜的就行,现在西安的消费环境就是这样。

洛杉矶华人区吴兴记老板李维琪(Vicky Li)称,她在洛杉矶和中国广东省广州市都有店,专卖干货。“平时如果国内生意好就会换美金过来,如果美国生意比较好会换点人民币回去,用于进货,目前对我影响不大,因为金额不是很大,不是大几百万那种,所以还好,”李维琪告诉美国之音。

专门在华人区做二手汽车买卖的平价汽车老板刘平飞表示,在他接触的客户里分两类,一种是来美时间比较长的人,生活和工作都稳定了,对他们来说人民币贬值基本没啥影响。一种是偷渡者或刚来的那些人,偷渡的本来身上就没带几个钱,再加人民币汇率下降,对他们影响最大。刚来的一些中产阶级由于要买车、租房,一次换两三百万人民币,对他们影响很大。

“我之前在老家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做塑料生意,四五年以前外币管制很松,钱很容易就过来了,我认为人民币汇率下降是因为中国经济下滑,逐渐退出对世界的影响力,随着中国经济持续衰退,很有可能突破8,到时候人民币就像一张纸一样,变得不值钱。而欧元和美元之所以波动很小,是因为美国和欧洲在世界的影响很大,货币也成为全世界的通货,所以很难会出现大幅度贬值,”刘平飞说。

中国人民币贬值或越演越烈

在洛杉矶作了34年税务律师、会计师及理财师的童志敏(Derek C.Tu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随着现任领袖的继续执政,人民币贬值恐越来越大。

“中国曾出现过像邓小平那种有智慧的人,采取比较民主自由的方法,能够和美国或其他的经济发达大国坐下来谈,承诺只发展经济,不搞军备、政治、独裁等,换来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期,现在的中国变得更‘左’、更专制,这几年人民币都在贬值,中国老百姓的购买力也在下降,由于中国本身政府的做法,美国和西方国家在对付中国,像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英国联合很多国家,对付德国一模一样,没分别,”童志敏说。

他表示由于工作原因他接触过很多“官二代”和“富二代”,两者差距一目了然。“我认识很多官二代,他们大多在美国或国外留过学,他们自豪和自信的不可理喻,表达自己在政治或其他领域的‘高超’见解,整个过程别人根本插不进一句话。而一些企业家或小老板及其后代则显得谦虚很多,他们会问很多理财的问题,谦虚而谨慎。如果中国换一种领袖,走更民主自由的路线,而不是一心壮大政治和军备,再来说继续发展和赚钱,”童志敏告诉美国之音。

童志敏称,人民币汇率下跌影响最大的要数中产阶级。在加州尔湾汇集了很多中国来的人,特别是广州一带的小企业下一代(富二代)。去年他们要买房子,都可以接受人民币,但今年比较少,对这些人来说,人民币下跌他们也愿意接受,因为对他们来讲,拿1-2千万买房,相当于房价贵了一点,他们有些卖掉国内的房子,几个亿的钱换出来,在香港或别的国家换成外汇,是有能力做到的,只是成本贵了一点点,对他们没什么影响。

“如果你不是来美国投资,而是来读书,父母只是国内的专业领域工作人员、公务员或民营企业的专业人士,每年十几二十万人民币收入,汇率下降对他们影响就很大,”童志敏告诉美国之音。“其实有钱有能力往外跑的人,对他们根本没啥影响,但中产以下跑不了,或本来勉强能往外跑的人,就会变得更难。并且现在中国整个大环境不是很好,未来五年甚至十年都会比较惨,我的很多客户在政府机关做事情,他们钱可以出来,但人出不来,有的申请护照不给,级别高点儿的护照被收,中国现在并不鼓励出国消费,国内经济未来很难回2015、2016、2017年那样。”

童志敏表示,现在中国的商品卖的好的都是没有牌子的商品,像淘宝、阿里巴巴、拼多多上面没有牌子便宜的东西。老百姓以前有钱会选名牌,比如洗浴产品会选宝洁这些牌子,疫情开始没有了钱,房地产价值也掉下去,深圳、东莞、上海等进出口贸易工厂大量倒闭,农民工失业。

“以前上海的外国人约10万,现在不到十分之一返回,中国跟美国之间的航班少了90%,中国实际的失业率比官方统计要高一倍,中国过去三年把国人关起来,政府说有这个必要,普通老百姓认为这种做法接近‘野蛮’,40岁以下的年轻一代心都凉了,有的往外跑,有的干脆躺平:不结婚不生小孩,这种现象很可怕……”童志敏说。

童志敏认为,未来华人来美旅游和来买房地产用来投资的会大大减少,5年前很多中国大陆的房地产公司来美国买地盖办公室,大规模建楼,以后将不会再现。但小规模的投资和买自主房还是会有,像广州沿海一带的小企业家,以几百万至一两千万的投资规模做小生意或收租,上亿美元规模的投资不太可能了。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一路下跌!加州华人移民叫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