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雷蒙多的3句话意味深长 沙利文才是操盘手?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28日宣布她和中方同意建立新的工作组来解决两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问题。雷蒙多说两国还同意启动出口管制执法信息交换, 作为“减少对美国国家安全政策误解的一个平台”。 pic.twitter.com/HnKcQoLGJo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August 28, 2023

墙内自媒体亚欧视点文章: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在8月27日晚间抵达北京,对中国进行四天三夜较长时间的访问,在完成工作日程后,今天晚些时候继续前往上海,出席相关商业活动。

这在今年访华的四位拜登政府的部长级官员中是独一无二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财政部长耶伦和“气候沙皇”克里均只在北京活动,且访问时间较短。

由此体现出中美对本年度美国部级高官对华“压轴”访问的重视和期待。

雷蒙多在北京期间,与商务部长王文涛进行了逾四个小时的长时间会谈,与文旅部长胡和平相见。李强总理、何立峰副总理分别予以会见。一系列会谈会见的核心主旨是落实两国元首巴厘岛会晤达成的共识,审慎探索战略竞争时代的中美共存模式。

她说了对中美两国发展当前态势来说意味深长的三句话:

美国会把国家安全放在首位,在国家安全问题上,没有妥协或谈判的余地。美方将坚持“小院高墙”的策略。

美中贸易和投资关系的绝大部分不涉及国家安全关切,在这方面,我们致力于在最符合双边利益的领域促进贸易和投资。

美国投资于国内和在国家安全领域采取的措施并不是为了阻碍中国的经济发展,美国永远不寻求与中国“脱钩”。一个持续发展并遵守规则的中国经济符合我们双方的利益,我们寻求与中国的“良性竞争”。

雷蒙多的三句话形象描绘了战略竞争时代双方共存必须面对的战略现实及为了共存必须进行的合作并有效管理竞争。

【美商务部长雷蒙多访华】
【与中商务部长王文涛会谈】

美国商务部长 #雷蒙多 周一与中国商务部长 #王文涛 会谈。她表示,美中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保持稳定经济关系“极其重要”。… pic.twitter.com/yak2qDOLZO

— 自由亚洲电台 (@RFA_Chinese) August 28, 2023

在雷蒙多之前,当川普宣布“轰轰烈烈的大国竞争时代正在来临”的时候,我们记得,我们彼时提出了一个概念“和平竞争”,以此描述两国关系的前景或可能。这与雷蒙多所称的“良性竞争”本质是相似的。

与前三次访问相比,雷蒙多的访问突出的特点是双方达成了具体的协议,同意设立相关双边机制,包括:

建立一个新的商业问题工作组,即一个由两国的副部长级高官牵头、司局级官员及企业代表参与的磋商机制,以寻求贸易和投资问题的解决方案;这一机制每年召开两次副部长级会议。

启动出口管制执法信息交换机制,双方互向对方解释采取维护国家安全的贸易和投资限制措施,以消除误解,减少误判;这一机制在北京即行启动,在商务部举行首次助理部长级面对面会议。

Image

双方就加强保护行政许可流程中的商业机密和保密商业信息组织相关领域专家进行技术讨论。

两国商务部长每年至少举行一次面对面会晤。

双方取得的成果看上去很具体,但对大国竞争时代的中美关系来说,可谓迈进了一大步。

雷蒙多此次访华,正值美国政府正式打响战略竞争第一枪——贸易战,整整过去了五年,在此期间两国没有真正建立起有效的沟通渠道、机制和措施。

在小布什担任美国总统时期,两国建立了“中美战略对话”机制;

奥巴马入主白宫、希拉里担任国务卿后,中美战略对话扩大为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

川普在任职之初,曾尝试采取外交手段达成自身的贸易利益,因此一度构建了中美外交安全对话,但没有坚持下来,实际没有建成。

中美贸易战爆发后,两国有效的沟通机制实际中断,直到川普离开白宫。

中美在雷蒙多访华期间同时建立起如此多的双边沟通机制,放在这一背景来看,是很不容易的,是双方构建共存模式关系道路上关键的一小步。

美国启动对华战略竞争政策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川普对华发起贸易战,并使两国关系全面紧张,在各个领域的矛盾和分歧都不同程度地爆发,竞争转化为恶性,并不时升级为对抗和冲突,直到川普任期结束,双方再也没有恢复正常关系。

第二阶段是拜登入主白宫初期,布林肯代表本届政府对外阐述了著名的“三分法”:

应竞争时竞争,该对抗时对抗,能合作时合作。

拜登政府雄心勃勃地打算掀起对华战略竞争第二季,但将重振联盟摆到外交重点的本届政府很快发现,其盟友和伙伴尽管对其竞争政策或印太战略不同程度地予以支持,但也普遍不希望世界头二号经济体像川普任期那样陷入对抗和冲突,拖累世界经济,不希望在两大国间被迫选边站队,认为两国应建立起建设性关系,同时,激烈的竞争和对抗导致美国也在广泛领域受损,美国还离不开中国广阔的市场和廉价商品的出口。

哈佛商学院的阿尔法罗和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的戴文·乔在一份报告中说,由于川普和拜登政府的经济脱钩政策,2017至2022年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份额占比从21.6%降至16.5%,但中国企业为了减轻美国政策的影响,寻找途径增加对越南和墨西哥等国的出口和直接投资,美国和中国的间接供应链联系仍完好无损。这意味着美国经济实际上可能仍依赖中国。

雷蒙多在与王文涛的会谈中也承认,中美两国贸易额仍高达7000亿美元,美国从中国进口数千亿美元的商品。她在与李强的会晤中强调,“良好的经贸关系和贸易合作,不仅有利于我们两国,也有利于全世界。”

在一系列因素促进下,拜登政府静悄悄地转变对华姿态和策略,先是提出“三不一无意”,在巴厘岛会晤中干脆进一步提炼了“五不四无意”,强调美方对华无敌意,不想与中国“脱钩”,而是为了国家安全的“去风险”,竞争可能激烈但寻求有效管控,建立安全护栏,使其不越界为冲突,建立开放和畅通的沟通渠道,展开各层级对话特别是高层对话,在双方能够合作的领域开展合作。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用“小院高墙”描述拜登政府的竞争策略,在他的对华政策宣示中越来越多地出现“共存”字眼。这位被拜登誉为美国未来政治之星的年轻的建制派官员,可能是拜登政府目前正在推行的中美战略竞争第三阶段——共存模式的主要设计师。

随着经济形势的巨变,保持并稳定经济发展成为头号任务,与世界保持联系变得更为必要,在白宫的一系列战略保证前提下,中美正视战略竞争的现实,并在此基础上探索共存模式,在实践上变得可能。

战略互疑是构建新的战略竞争时代的中美共存模式的难题,而建立并稳定双边沟通和对话渠道、机制,重构新的时代背景下的双边接触框架,正是释疑解惑、存异求同、达成共识、开展合作的必由之路。

从布林肯到雷蒙多,拜登政府的四位高官接踵访华,描绘出战略竞争时代中美共存模式的潜在前景,并为双方最高层面不久的将来搭建新的接触框架构筑了基石。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雷蒙多的3句话意味深长 沙利文才是操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