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不忠等于自取灭亡,普京不会原谅任何人”

Founder of Wagner private mercenary group Yevgeny Prigozhin in military gear.

普里戈津于今年6月发动36小时兵变,被认为是自去年2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普京的权力受到的最严重的挑战。(Retuers: Handout)

普里戈津死于坠机事件

俄罗斯联邦航空局称,一架私人飞机在俄罗斯莫斯科以北的特维尔(Tver)地区坠毁,机上10人无一生还,包括瓦格纳雇佣兵集团首领叶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和瓦格纳指挥官德米特里·乌特金(Dmitry Utkin)。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imitri Peskov)对媒体表示,普京已被告知此事,并已经采取了必要的措施,但并没有具体阐明采取了什么措施。

一个与瓦格纳雇佣军集团有关的Telegram频道报道称,普里戈津已死亡。

这个名为“灰色地带”(Grey Zone)频道的帖子称:“瓦格纳集团的首领,俄罗斯的英雄,祖国真正的爱国者,叶夫根尼·维克托罗维奇·普里戈津死于俄罗斯叛徒之手的行动。”

“但即使在地狱,也将是最棒的人!俄罗斯的荣耀!”

人们在一个临时纪念坛前献上鲜花。(Reuters: Anastasia Barashkova)

在圣彼得堡,有人在瓦格纳集团以前的总部附近献花,并点上蜡烛。

俄罗斯紧急情况部在一份声明中说:“机上共有10人,包括三名机组人员。根据初步信息,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目前机上10名遇难者遗体已全部找到,搜寻行动已经结束。

在俄罗斯失事飞机的航程图。

在俄罗斯失事飞机的航程图。(Reuters)

由于事件涉及飞机失事,俄罗斯调查委员会还启动了一项单独但是例行的刑事调查。

这架从莫斯科飞往圣彼得堡的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的飞机上载有七名乘客和三名机组人员,飞机起飞才不到30分钟即坠毁。

未经证实的媒体报道称,这架飞机属于普里戈津。

美联社查阅的飞行跟踪数据显示,一架注册为瓦格纳的私人飞机于当地时间周三(8月23日)傍晚从莫斯科起飞,几分钟后其应答器信号消失。

The smoking wreckage of a jet with firefighters standing around it

消防员在坠机现场试图扑灭飞机失事引发的火灾。(Supplied: Investigative Committee of Russia)

飞行跟踪数据显示,在这架飞机坠毁后不久,与普里戈津先生有关的第二架私人飞机似乎在飞往圣彼得堡的途中折返莫斯科,随后降落。

本周二,普里戈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自今年6月瓦格纳兵变以来的第一条视频信息。在视频中,他谈到了瓦格纳集团在非洲所做的工作。

他说:“非洲人民的正义与幸福。我们正在让ISIS、基地组织和其他强盗的生活成为噩梦。”

7月,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在一个安全论坛上说,他认为普里戈津可能会因为发动兵变而遭到报复性杀害。

兵变发生后,俄罗斯总统普京曾指责“兵变组织者背叛了自己的国家”。

国际社会反应

拜登:不惊讶

美国总统拜登表示,他对普里戈津死于坠机的报道并不感到惊讶,并说,在俄罗斯发生的很多事情都与总统普京脱不了干系。

白宫表示,拜登已经听取了坠机事件的简报,他告诉记者,他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我并不感到惊讶”。

“在俄罗斯发生的事情中,没有多少不是普京在幕后操纵的,但我不知道答案。”

乌克兰总统顾问:普京不会原谅任何人

乌克兰总统顾问米哈伊洛·波多利亚克(Mykhailo Podolyak)在社交媒体平台X上发表评论说:

“……普京有着兽性的恐怖,很明显,他不会原谅任何人……在未遂政变发生两个月后,普京示威性地消灭了普里戈津和瓦格纳指挥官,这是普京在2024年大选前向俄罗斯精英发出的信号,‘当心!不忠等于自取灭亡’。”

前CIA莫斯科站站长:毫不怀疑这是普京的命令

美国前中情局高级行动官员、曾任中情局莫斯科站站长的丹尼尔·霍夫曼(Daniel Hoffman)表示:“我毫不怀疑这是普京的命令。”

他说,他相信普里戈津在兵变未遂后没有被捕,“是为了给他一种虚假的安全感,行动自由,以便他们可以狙击他”。

“这关系到弗拉基米尔·普京的政权安全。他不会让一个在6月底被称为叛徒、发动兵变的人活着。这是不可能的。”

美国智库专家:俄罗斯精英内部矛盾加剧

美国智囊团欧洲政策分析中心专家帕维尔·卢津(Pavel Luzin)说:

“尽管有人猜测普里戈津是否是被普京下令杀害的,或者他的飞机是否因俄罗斯精英内部的冲突而被摧毁,但这一事件表明,俄罗斯精英并不团结,克里姆林宫内部的矛盾日益加剧……说到底,如果弗拉基米尔·普京如此强大,他为什么不逮捕普里戈津呢?”

英国议员:俄罗斯动作之快令人震惊

英国议员、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艾丽西亚·卡恩斯(Alicia Kearns)也在X上发帖说:“俄罗斯政府的行动速度之快令人震惊……普京正在发出一个非常响亮的信息。”

波兰外长:无法认为这是巧合

波兰外长兹比格涅夫·劳(Zbigniew Rau)在国家新闻频道TVP Info上说:

“……我们很难说出谁会直觉地认为这是一个巧合。碰巧的是,弗拉基米尔·普京认为对其权力构成威胁的政治对手都不会自然死亡。”

中国网民关注普里戈津死亡的消息

普里戈津死亡的消息迅速冲上微博热搜,阅读数量3.1亿,评论过万。

很多人说一觉醒来就看到这个爆炸新闻,纷纷猜测飞机坠毁原因。

还有人把普里戈津的死于俄乌战争联系到了一起。

“战争走向又一变数,”一位微博用户写道。

这对普京意味着什么?

A close up of Yevgeny Prigozhin and Vladimir Putin.

兵变事件后,普里戈津(左)前往白俄罗斯,但是不久后又返回莫斯科,据报还与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会面。(Reuters/Yulia Morozova and Reuters/Sputnik/Mikhail Metzel)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全球事务编辑约翰·里昂(John Lyons)认为,普里戈津死亡对普京来说是个好消息。

里昂分析道:今天距离普里戈津发动兵变刚好两个月,在普京看来,如果瓦格纳的两位主要领导人——普里戈津和乌特金——死了,那么蛇头就被砍掉了。

虽然普里戈津名声在外,但在某些方面,乌特金的影响力甚至更大。

乌特金是瓦格纳雇佣军组织成立的幕后推手,事实上,该组织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在叙利亚为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作战时,乌特金的军事呼号是“瓦格纳”。

乌特金随后组建了瓦格纳雇佣兵团,是寡头普里戈津为其提供了资金。

乌特金喜欢在暗处,但在军事战略方面的作用却至关重要。在两个多月前,两人都与普京有直接联系。

普里戈津其人

“不忠等于自取灭亡,普京不会原谅任何人”

普里戈津(左一)被称为“普京的大厨”,是一名犹太裔俄罗斯寡头,曾与普京关系密切。(Reuters)

62岁的普里戈津是犹太裔俄罗斯寡头,也是雇佣军组织瓦格纳集团的联合创始人和首领。

普里戈津出生于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曾从事快餐业,由此积累起财富并涉足高端餐饮,曾承包俄罗斯官方的宴会餐饮,因而与总统普京建立了联系并且关系密切,他也被称为“普京的大厨”。

今年6月23日,普里戈津声称俄罗斯国防部对瓦格纳后方营地发动导弹袭击,双方矛盾恶化,普里戈津控制了顿河畔罗斯托夫的南部军区总部,并要求将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Sergei Shoigu)和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移交给他,否则瓦格纳战士将封锁罗斯托夫并向莫斯科进军。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对普里戈津进行了刑事立案,指控他挑起武装叛乱。普京将普里戈津的行为描述为“背后捅刀子”,并规定违反戒严令的任何人都将被拘留30天。

距离发动兵变不到两天后,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表示,普里戈津已同意缓解紧张局势。

普里戈津在Telegram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一段音频信息,表示他已与卢卡申科达成协议,下令已经推进到距离莫斯科不到200公里的瓦格纳雇佣军调头返回,普里戈津本人也前往白俄罗斯。

普京发表电视讲话,对撤退的瓦格纳军人表示感谢,并表示他将兑现承诺,如果瓦格纳部队愿意,他们可以迁至白俄罗斯,或者与俄罗斯国防部签合同,或者回家与家人团聚。

7月初,卢卡申科表示,普里戈津已经离开白俄罗斯,可能去莫斯科了,还说普京不会“暗杀”普里戈津,因为这位总统“不是恶毒、有报复性的人”。

几天后,有报道称,普京与普里戈津在兵变发生一个星期后就在克里姆林宫见了面,讨论议题包括瓦格纳试图发动针对军队高层的兵变以及瓦格纳发展计划。

本周二,普里戈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自今年6月瓦格纳兵变以来的第一条视频信息。在视频中,他谈到了瓦格纳集团在非洲所做的工作。

虽然普里戈津曾表示,瓦格纳兵变“是为了表示抗议,而不是推翻国家政府”,但是事件给普京带来沉重打击,其权力受到严重挑战。

普京在处理这一事件中所采取的“温和”手段也让人感到疑惑不安。

本月早些时候,阿伯里斯特威斯大学(Aberystwyth University)国际政治高级讲师珍妮·马瑟斯(Jenny Mathers)说,普京迄今为止对普里戈津及其瓦格纳雇佣军所使用的轻微手段“非同寻常”。

她说:“抗议战争的俄罗斯人甚至因为手持白纸而被捕,因此瓦格纳集团受到的待遇非常温和的。”

普京的对手都是什么下场?

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普里戈津的死与普京有什么联系,但鉴于两人的敏感关系,让人产生联想。

事实上,过去一些反对普京或其利益的人也有人死亡或者与死神擦肩而过。

阿列克谢·纳瓦利内(Alexei Navalny)

2020年8月,俄罗斯最知名的反对党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在西伯利亚被西方专家认定中了军用神经毒剂“诺维乔克”(Novichok)的毒,随后被送往德国接受治疗。俄罗斯否认与此事有关连。

2021年自愿返回俄罗斯的纳瓦利内立即被捕。目前他正在服刑,刑期共计11年半。近日纳瓦利内的刑期又增加了19年。

谢尔盖·斯科利帕(Sergei Skripal)

这是一起震惊世界的事件。谢尔盖·斯科利帕和他的女儿尤利娅(Yulia)是前俄罗斯双重间谍,曾向英国情报机构传递机密。2018年3月,他们被发现倒在英格兰城市索尔兹伯里一处购物中心的长椅上不省人事。

英国官员称他们中了军用神经毒剂“诺维乔克”的毒,两人均幸免于难。

弗拉基米尔·卡拉-穆尔扎(Vladimir Kara-Murza)

俄罗斯反对派政治人物兼记者弗拉基米尔-卡拉-穆尔扎说,他认为有人曾在2015年和2017年试图毒杀他。根据路透社看到的医疗报告,一家德国实验室发现他体内的汞、铜、锰和锌含量升高。莫斯科否认与此事有关。

亚历山大·利特维年科(Alexander Litvinenko)

英国官员称,43岁的前克格勃特工、曾经批评过普京的亚历山大·利特维年科于2006年在伦敦千禧酒店饮用了含有钋-210(一种罕见的强放射性同位素)的绿茶后死亡。

六年前利特维年科才从俄罗斯逃到英国。

英国的一项调查在2016年得出结论:普京很可能批准了这起谋杀。但是克里姆林宫一直否认参与其中。

亚历山大·佩列皮里奇尼(Alexander Perepilichny)

2012年11月,44岁的俄罗斯人亚历山大·佩列皮里奇尼在伦敦郊外一处高级庄园的豪宅附近被发现死亡,当时他正在慢跑。

2009年,佩列皮里奇尼在协助瑞士调查俄罗斯洗钱计划后,逃往英国。他的突然死亡让人们怀疑他可能是被谋杀的。

尽管怀疑他可能是被一种罕见的毒药谋杀,但英国警方排除了谋杀的可能性。预审听证会听说,在他的胃里发现了一种来自天竺葵植物的罕见致命毒药痕迹。

维克多·尤先科(Viktor Yushchenko)

维克多·尤先科当时是乌克兰反对派领导人,他是在2004年总统大选竞选期间中毒的,当时他以亲西方候选人的身份参加竞选,对手是亲莫斯科的总理维克托·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ich)。

他说自己是在基辅郊外与乌克兰安全部门官员共进晚餐时被毒害的。俄罗斯否认与此事有关连。

在尤先科的体内发现的二恶英含量是正常含量的1000倍,他的脸部和身体因中毒而毁容,事后接受了数十次手术。

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Anna Politkovskaya)

2006年10月7日,报道侵犯人权事件的48岁女记者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从超市回家后,在莫斯科的公寓外被枪杀。

波利特科夫斯卡娅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的遇害在西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不忠等于自取灭亡,普京不会原谅任何人”

了解 纳闻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