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普京:乌克兰人原来“比我被告知的”更坚强

《纽约时报》12月16日刊登了题为“为什么俄罗斯将其入侵搞得如此糟糕?”的长篇调查报道。其中披露的内容包括,当战争初期不断有俄军将官被乌军击杀的消息传出后,俄军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大将曾在4月亲自前往前线进行秘密视察,因担忧乌军或试图将其击杀,美国官员对乌方隐瞒了他们所掌握的这一消息。

《纽约时报》的记者团队根据采访当事人、审查截获的信息、文件和秘密作战计划进行的调查显示,俄军高层中就对乌战争将有如“公园散步”一般容易的预想,是如何成为俄罗斯的一场灾难。

文章写道:

他们从未有过机会。

他们说,来自俄太平洋舰队海军陆战队第155旅的部队在破败的农场中盲目摸索,没有地图、医疗包或能用的对讲机。就在几周前,他们还是工厂工人和卡车司机,在9月被征召入伍之前,在家里通过国家电视台无休止地观看所谓的俄罗斯军事胜利的展示。一名军医曾是一名咖啡师,从未接受过任何医疗培训。

受访的该旅成员说,现在,他们被堆在拥挤不堪的装甲车顶上,带着半个世纪前的卡拉什尼科夫步枪在秋天的田野上蹒跚而行,几乎没有东西可吃。俄罗斯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一直处于战争状态,但其军队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准备不足。在采访中,该旅的成员说,他们中的一些人以前几乎没有开过枪,并描述说,反正几乎没有子弹可用,更不用说空中或炮兵掩护了。但他们说,这并没有让他们感到太害怕。他们的指挥官曾承诺,他们将永远不会看到战斗。只有当炮弹开始在他们周围坠落,将他们的战友撕成碎片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被骗的程度有多严重。

一位名叫米哈伊尔(Mikhail)的应征入伍的俄罗斯士兵回忆说,他一睁眼就被吓了一跳:战场上到处都是他的战友们的碎尸。弹片也切开了他的腹部。米哈伊尔说,由于急于逃跑,他爬到一个树丛中,试图徒手挖一条壕沟。米哈伊尔在莫斯科郊外的一家军事医院通过电话说,10月底的那一天,在乌克兰东部帕夫利夫卡镇(Pavlivka)附近,他所在排的60名成员中,大约有40人被杀。他说,只有8人逃离但身受重伤。

“这不是战争,”米哈伊尔说,通过沉重的液体呼吸艰难地说话。“这是俄罗斯人民被他们自己的指挥官们毁灭。”

普京总统的战争本不应该是这样进行的。当美国中情局局长去年前往莫斯科警告不要入侵乌克兰时,他发现克里姆林宫极度自信,普京先生的国家安全顾问吹嘘说,俄罗斯的尖端武装力量甚至足以抵御美国人。

《纽约时报》获得的俄罗斯入侵计划显示,军方预计将在几天内冲刺数百英里,穿越乌克兰并取得胜利。军官们被告知要收拾他们的礼服制服和奖章,以期待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举行阅兵仪式。

但是,在近10个月的战争之后,普京先生并没有取得这一巨大的胜利,他的部队有数万人被杀,部分军队也残破不堪,他面临的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他的国家(俄罗斯)自苏联解体以来最大的人类和战略灾难。

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之一,由普京先生这样的著名战术家领导,怎么会在面对规模小得多、实力弱得多的对手时表现得如此不堪一击?为了拼凑出答案,我们从数百份俄罗斯政府的电子邮件、文件、入侵计划、军事账簿和宣传指令中提取了信息。我们听取了俄军人员在战场上的通话,并与数十名士兵、高级官员和认识他几十年的普京亲信进行了交谈。

《纽约时报》的调查发现了一连串令人震惊的错误,这些错误从普京先生开始——他在新冠疫情中被深深地孤立,迷恋自己的遗产,相信自己的辉煌——并在像米哈伊尔这样的应征士兵被送往屠宰场后持续了很长时间。

每每,失败的程度都比之前所知的要深:

—普京的共事者在接受采访时说,他陷入了自我膨胀和反西方的狂热,导致他在几乎完全孤立的情况下作出了入侵乌克兰的致命决定,而没有咨询那些认为这场战争纯粹是愚蠢的专家。助手们和逢迎者助长了他的许多怨恨和猜疑,这是一个反馈循环,一位(普京)前亲信将其比作社交媒体算法的激进化效应。甚至普京总统最亲密的一些顾问也被蒙在鼓里,直到坦克开始移动。正如另一位长期亲信所说,“普京决定,他自己的想法就足够了。”

—尽管西方人假定俄罗斯军队很强大,但俄军早已严重受损,被多年的内部盗窃行为搞得支离破碎。在普京先生的领导下,数千亿美元被用于俄罗斯武装部队的现代化建设,但腐败丑闻使数千名军官陷入困境。一位军事承包商描述说,他狂乱地悬挂巨大的爱国主义旗帜,以掩盖俄罗斯一个主要坦克基地的破败状况,希望能骗过一个高层代表团。他说,参观者甚至被阻止进去使用卫生间,以免他们发现这个诡计。

—入侵开始后,俄罗斯通过一连串的失误浪费了其对乌克兰的主导地位。俄军依靠旧地图和糟糕的情报发射导弹,使乌克兰的防空系统出人意料地完好无损,准备保卫国家。俄罗斯吹嘘的黑客队伍试图在一些官员口中的网络武器在实际战争中的第一次大测试中取胜,但却失败了。俄罗斯士兵,许多人对他们要去打仗感到震惊,他们用手机给家里打电话,使得乌克兰人可以跟踪他们,并把他们大量地针对打击。而俄罗斯的武装力量是如此古板和僵化,以至于他们没有适应,即使在战场上承受了巨大的损失。当他们的飞机被击落时,许多俄罗斯飞行员就像没有面临危险一样飞行,几乎就像他们在进行航空表演。


俄罗斯因其宏大的野心而捉襟见肘,夺取的领土超过了其能够保卫的范围,使数千平方英里的土地落入由食物不足、训练不足和装备不良的战斗人员组成的骨干队伍手中。许多人是来自乌克兰分离主义东部地区的应征士兵或衣衫褴褛的分离主义分子,他们的装备是20世纪40年代的装备,或者只是从互联网上打印的描述如何使用狙击步枪的资料,这表明士兵们临场学习如何作战。凭借手中来自西方的新武器,乌克兰人则将他们打回原形,然而俄罗斯指挥官不断派出一波又一波的地面部队进行无意义的攻击。一名俄罗斯士兵说,他在被命令直接在乌克兰炮兵的视线中进行第五次行军后意识到,“没有人会活下来”。最后,他和他士气低落的战友们拒绝执行命令。


普京先生将他的战争划分为几个势力范围,没有留下足够强大的人去挑战他。他的许多战士由甚至不属于军队的人指挥,如他的前保镖、车臣的领导人和为克里姆林宫活动提供餐饮的雇佣军(瓦格纳集团)的老板。随着最初入侵的失败,这种原子化的做法只会加深,使已经脱节的战争努力变得更加困难。现在,普京先生支离破碎的军队内部经常像对手一样运作,争夺武器,有时还恶性反目。一名士兵讲述了冲突是如何变得暴力的,一名俄罗斯坦克指挥官故意指挥坦克冲向他所谓的盟友,炸毁了他们的检查站。

以下是这一长篇调查报道所揭示的八大启示。

在俄罗斯医院内通过电话联系到的受伤士兵描述了他们被送上战场时几乎没有食物、训练、子弹或装备,并且看着他们排里大约三分之二的人被杀死。从战场上找到的材料表明军方缺乏准备:一张20世纪60年代的地图,维基百科上关于如何操作狙击步枪的打印资料,以及一份对俄罗斯入侵的疯狂乐观的时间表。在采访中,一名士兵回忆说,在出征前,他询问如何使用他的步枪,而另一名士兵描述了他的上司如何透露他们要去打仗:“明天你要去乌克兰搞点事”
(“Tomorrow you are going to Ukraine to fuck up some shit”)。

许多与普京先生关系最密切的人助长了他的疑虑,放大了他对西方的不满情绪。一位前亲信将这种动态比作社交媒体算法的激进化螺旋。“他们读懂了他的情绪,并开始向他提供这类东西”。普京先生在计划入侵时非常保密,甚至连他的发言人、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Dmitri
S. Peskov)在接受采访时也说,他是在入侵开始后才知道的。据与二人交谈的人说,普京先生的总统办公厅主任瓦伊诺(Anton
Vaino)和其颇具影响力的媒体顾问(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格罗莫夫(AlekseyGromov)也表示,他们事先对入侵乌克兰并不知情。

美国试图阻止乌克兰杀死一名俄罗斯高级将领。美国官员发现(俄军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将军曾正计划前往前线,但向乌克兰人隐瞒了这一信息,担心对他的击杀企图可能导致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战争。乌克兰人还是得知了这次旅行。经过内部辩论,华盛顿采取了非常规措施,要求乌克兰取消攻击——但却被告知乌克兰人已经发动了攻击。据说有几十名俄罗斯士兵被杀。格拉西莫夫将军不是其中之一。

就这一细节,文章写道:

美国官员很早就意识到,他们大大高估了俄罗斯的军队。受访的美国人说,俄军普通士兵的士气是如此之低,以至于俄罗斯开始把它的将军们调到前线来整军。但这些将军们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受访的美国人说,被派到前线的俄军将军们把自己安置在天线和通信阵列附近,使他们容易被发现。

乌克兰开始击杀俄军的将军们,然而俄罗斯人对前线的冒险访问仍在继续。终于,在4月下旬,俄罗斯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将军制定了自己去前线的秘密计划。美国官员说他们发现了这一情况,但对乌克兰人隐瞒了这一信息,担心他们会发动袭击。受访的美国官员们说,杀死格拉西莫夫将军可能会使冲突急剧升级,虽然美国人致力于帮助乌克兰,但他们不希望引发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战争。

乌克兰人还是得知了格拉西莫夫的计划,使美国人陷入了困境。在与白宫联系后,美国高级官员要求乌克兰人取消攻击。

“我们告诉他们不要这样做,”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说。“我们当时这样说:‘嘿,这太过分了’。”

这个消息来得太晚了。乌克兰军事官员告诉美国人,他们已经对格拉西莫夫将军的阵地发起了攻击。

受访的官员们说,数十名俄罗斯人在这次袭击中被杀。格拉西莫夫并不是其中之一。

此后,俄罗斯军事领导人缩减了对前线的访问。

一位俄罗斯高级官员上个月告诉美国中情局局长伯恩斯(William J.
Burns),无论其士兵死伤多少,俄罗斯都不会放弃。一个北约成员国向盟国们警告,普京先生可能会接受多达30万俄罗斯军队的死亡或受伤——大约是他迄今为止估计损失的三倍。战前,当伯恩斯先生警告俄罗斯不要入侵乌克兰时,另一位俄罗斯高级官员说,俄罗斯的军队甚至足以抵御美国人的进攻。

入侵几天后,普京先生告诉以色列领导人,乌克兰人原来“比我被告知的”更坚强。但是,他警告这位领导人,即时任以色列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Naftali
Bennett):“我们是一个大国,我们有耐心”。早些时候,2021年10月,在与贝内特先生的首次会晤中,普京先生曾对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进行了抨击:“他算是什么样的犹太人?他是纳粹主义的帮凶”。

入侵的俄罗斯士兵用他们的手机给家里打电话,使乌克兰军队能够找到并杀死他们。《纽约时报》获得的电话录音显示,俄罗斯士兵对自己的指挥官们感到非常痛苦。一名士兵说:“他们在为你做炮灰做准备”。另一名士兵描述说,一名指挥官警告他,如果他离开自己的阵地,可能会被起诉,但当炮击开始时,该指挥官却逃走了。这名士兵说:“他的车轮甚至都没有陷进泥土里”。

入侵当天,普京先生为俄罗斯商业大亨们设置了一个陷阱,让他们上电视,“给那里的每个人涂上柏油”,这是其中一个人的描述。事实上,在场的商人们在随后的几个月里都受到了西方制裁的打击。即便如此,当天人在克里姆林宫的另一位亿万富翁安德烈·梅尔尼琴科(Andrey
Melnichenko)还是很藐视,坚持认为制裁不会让俄罗斯富豪们转向反对普京先生。梅尔尼琴科说:“在教科书中,他们把这称为政治恐怖主义”。

普京先生破碎的军队有时会互相攻击;一名士兵说,一名坦克指挥官故意向一个俄罗斯检查站开火。普京先生把他的部队分成了若干个势力范围,有些甚至由不属于军队的人领导,如他的前保镖、车臣的领导人以及为克里姆林宫活动提供餐饮服务的雇佣军老板叶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iy
Prigozhin)。在被乌克兰俘虏后的一次采访中,一名俄罗斯士兵说,当普里戈津先生招募他时,他曾因谋杀罪入狱。后来,在一次囚犯交换中他被送回俄罗斯后,流传出了一段他被大锤处决的视频(瓦格纳集团帮规)。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普京:乌克兰人原来“比我被告知的”更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