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关于疫情真实状况,我们采访了一名三甲医院医生

编者:疫情管控放开后,由于多数人没有感染过,属于易感人群,短时期内会产生一个感染高峰。医院是高风险地区,本文访谈一位北京三甲医院的主管护师,了解这一过渡时期医院的情况,作为记录,也给其他地区的管理提供参考。

受访者简介:

主管护师,目前供职于北京一家三甲医院住院部。

所供职的医院是什么情况?

答:2022年6月,因为疫情形势严峻,医院要求所有医护人员两点一线,让每个人都签了承诺书。关于这个承诺书,领导说签了不一定有事,但是不签马上就会有事。

十一月中旬,单位爆发了严重的院内感染。刚开始是一个卫生员(劳务公司派遣的,给科室做一些杂务,如领东西、铺床、跑腿等)被感染,48小时之内病区有四五个患者被发现阳性,在这些患者被转运到隔离点或者发热门诊之前,还有两位患者的相关指标也很高,马上就会转变成阳性,这是当时我所在科室的情况。其他科室也有阳性的患者和医护,具体人数没有公布,医院内部传的消息大概有八九个科室,根据我们科室的发展速度,应该是真的。

根据当时的政策,发现阳性病例的48小时之内,所有当班人员被禁止离开科室,科室大门口派了保安看守。留在科室内的医护(大多是护士,医生只有两个)一直不分日夜地倒班工作。除了日常工作以外,还有消杀、保洁、转运病人等等。全部病人都被转送出去,能出院的去隔离点隔离,需要继续治疗的转去发热门诊,然后科室被封起来,停止运转。

一开始院领导让大家回家,说可以和社区说大家不算密接,因为“订隔离酒店比较麻烦“,大家抗议以后,争取到了去酒店隔离的机会。我因为犹豫了一下,没有订到房,一个人回家隔离了,其他人去酒店隔离。同病房的一位医生被医院允许回家隔离后,又被社区送去了隔离酒店。我和所在社区报备,社区说没有接到派单,没法按照居家隔离标准安置我,但还是为我争取了上门核酸。

一直到两周后才复工复产,但复工后又有大批医务人员被感染。医护感染的途径不一样,比如同样是院内感染,医生更多是从门诊急诊接触的患者身上获得,护士更多是从同事、住院患者身上获得。住院部的环境相对门诊急诊更封闭,一旦有感染源,传播速度很快。

目前只能维持最基本的运转,虽然接受新病人,但数量很少,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很多择期手术患者已经等了一个月,还有化疗患者也一直收不进来,因为能上班的医护太少了,没法收治更多的病人。

现在个人是什么情况?是否感染?

答:十二月初医院开始复工复产,一天下夜班以后听说搭档阳了,自己每天测抗原,过了三天有症状出来,再上班的时候去单位测了个核酸,发现自己也阳了。除了去单位以外没去过其他地方,应该是上夜班被感染的。

我查出核酸阳性后,回家休息了6天。阳的第一天发烧了,退烧以后就是感冒症状,不严重。后来我自己测了下抗原转阴,第六天回来上班了。同事平均每个人休了一周左右,上班也没要核酸和抗原结果。

目前医院存在的问题是?

答:缺乏资源是目前最紧要的问题。院内感染严重,一半以上的医务人员都感染了, 尚能工作的又被抽调去传染病医院和医院内部的发热门诊支援,人力匮乏。以前我们也经常被抽调去外面支援,我支援过发热门诊,其他同事基本都去社区测过核酸,还有去小汤山和地坛医院分院支援的。

另外设备也不够。病房没有呼吸机,遇上抢救只能去其他科室借,可是很多科室没有开放,借不到。没有呼吸机的困境已经有几年了,因为我们是普通病房,一般重症患者会被转去ICU,就没有给我们配呼吸机。院里之前下发的流程是突发情况去附近科室借,可是遇到这种情况,别的科室不开也借不到。还有输液器这种日常要用的耗材,该有的种类也配备不足。

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首先是我们科室在院里比较边缘化,不是重点科室,所以资源分配方面处于不利的位置;其次是抗疫政策的影响,本来就不多的人力一再被抽走,疫情之前就缺乏的物力没有补上来,根本顾不上我们。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关于疫情真实状况,我们采访了一名三甲医院医生

了解 纳闻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