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五位中国养老院院长自述:抢不到抗原药品 拨不通急救电话

12月7日,《进一步优化落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措施》(简称“新十条”)发布。这意味着中国疫情防控进入新阶段。工作重心则从防控感染转到医疗救治,保健康、防重症成为核心目标。

12月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医疗应急司司长郭燕红就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要求养老院、福利院平时就要做到很多预防性措施的落实;一旦养老院内发生感染,也要求养老机构这些特殊机构做好相关的预案。

次日,《新冠重点人群健康服务工作方案》印发。其中特别提出,加强对养老院、儿童福利机构等重点机构的管理。各地要指导养老院、儿童福利机构参照本方案制订院内分类分级服务方案,建立与辖区医疗卫生机构、药房的协作机制,明确转诊流程。养老院、儿童福利机构内设医疗机构或与其建立协作关系的医疗卫生机构医务人员为重点人员提供分类分级服务。养老院、儿童福利机构应动态储备中药、解热和止咳等对症治疗药物、抗原检测试剂。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老年人一直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重点人群,也是更容易出现新冠肺炎疫情急危重症的脆弱人群,加强老年人的保护和治疗是降低新冠肺炎疫情死亡率的关键。现在,北京市新增感染者正处于快速增长期,其他地方预计也将迎来疫情高峰。那么,养老院准备好了么?

12月14日,经济观察网采访了三个城市五位养老院院长,讲述目前养老院采取的应对措施和面临的困境。

北京一家连锁化经营多家养老机构的负责人宋静说,当下是老人感冒发烧多发的季节,因为患有基础疾病,即使不是新冠肺炎导致的重症,很多老人仍需要得到及时地送医,但根据近一周的情况看,三个小时以上才能拨通120急救电话已是常态,而养老院也没有条件实施抢救。12月14日,其养老院的一名老年人一直处于发烧状态,四位工作人员用四部手机持续拨打120急救电话,4个小时未能接通。

12月12日,北京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李昂介绍,近期,120急救电话呼入量急剧增加,12月9日达到高峰,24小时呼入量3.1万次,达到常态的六倍。李昂呼吁,合理使用120急救电话,为急危重症患者让出生命热线。

过去七天,北京另一家普惠性质养老机构负责人覃言一直奔走在当地的各大药店,询问能否购买到哪怕一盒连花清瘟或抗原试纸。现在整个养老院只剩下300个抗原检测试纸。只有当老人、员工出现发热等症状时,才给他们做抗原检测。

覃言说:“我们没有接到通知要提前储备药品、抗原检测试纸等物资,12月7日‘放开’后,我们才去协调院外人员囤药,那时药不仅贵,还根本就买不到。”

即使严格封控,养老院依然难以避免感染病例的出现和新增。过去几天,黄欣在北京的连锁养老机构陆续出现员工、老人感染情况。黄欣说:“一开始,自测抗原阳性的员工还能被拉到区级隔离点进行隔离治疗。后来其他老人、员工开始出现发热症状时,再向上反馈,就已经没办法拉走集中隔离了,只能自我隔离。”

湖南长沙一家高端养老机构负责人张雯说,预计长沙感染高峰期预计即将到来,但目前当地民政部门还未有针对养老院疫情防控和治疗的详细措施,比如一旦养老院出现“院感”,究竟要把老人送到哪个医院,是否有绿色就医通道等。

作为老年人聚集的重要场所,一些养老院有些仓促地迎来了这关键的一战。采访中,院长们说,他们需要更明确的政策措施指导以及多方社会力量的帮助,以应对一些本身难以应对或因未能做好预案而无法应对的困境。

北京养老院宋静:用4个电话不停的拨120,都没人接电话

我们是一家中大型的连锁养老机构,旗下有数家养老院,入驻老人人数超过百名。

从12月14日上午11点至15点,我一直在解决养老院一位老人的急救问题。当下本来就是老年人感冒发烧多发季节,这位老人因为基础疾病一直发高烧,身体状况特别不好。于是我们就在这期间一直拨打120急救电话,希望能有医护人员过来抢救或接送至医院。

我们工作人员用4个电话不停地拨打120,都没人接电话,一直提示占线中。

其实,我运营的几家养老院旁边基本都有社区卫生中心或医务站,此前在疫情不紧张的时候,我随时可以把老人转送到这些地方,或者让他们的医护人员进养老院做诊治。但是现在他们的反馈都是,医疗人员急缺,没办法空出额外人员。

上周,第一次出现老人在长时间等待拨通120急救电话过程中去世后,院长和员工们就乱了方寸。因为谁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我们能怎么办?我们不是医生、实施不了抢救。只能一边安慰家属,一边安抚员工,然后不停地拨打120电话。

因此,我想呼吁北京市卫生部门能否尽快为老年人特别是养老院中的老年人提供就医保障。投入大量医疗机构救治阳性感染者固然重要,但当下同样是老年人基础病高发的季节,如果老人得不到及时救治,可能几个小时内就会去世。所以,必须尽快完善老人的就医服务保障,不能忽略现在这些患有基础病老人的抢救时间、过程。

最近几个月,北京的养老院一直实行严格的封控管理,除非特殊情况,只出不进。但现在,我们安排在养老院外的工作人员也发着高烧,外围已经没有人去帮助协调院外各项事务。本来院内员工就少,如果安排员工陪同老人就医,院内就更缺乏护理员去照顾老人。

此前,院长和员工们都没有经历过类似情况,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只能由我硬扛着协调统筹。员工不舒服,我要去安抚员工;老人家属不高兴,不停打电话劈头盖脸骂你,我得听着;养老院物资采买有问题,我自己采购后又送到养老院门口。从事养老行业十几年,从来没有过这种程度的压力,我都快崩溃了。

养老院也不是万能的。我们现在已经忙得不知道白天黑夜,不知道哪一块应该马上堵,哪一块可以稍微缓一缓,管理变得杂乱无章。

十几年前,和一批养老行业的“老兵”一样,我们本着情怀开始摸索做养老机构。但现在,经历这几年的种种事件,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满怀希望。如果能够让我重新选择,是绝不会选择做养老行业,很多事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

北京养老院覃言:抢不到的抗原与药品

我们是一家公办民营的普惠性质养老院。12月7日,防疫政策调整时,我们还没有进行任何药物储备。

从10月底开始,北京市养老机构就一直处于养老服务一级防控响应等级。这意味着,养老院需要暂停家属入院探视、接待走访慰问;暂停院内老年人除就医以外的离院外出、暂停员工轮岗等。

因为没有任何人通知我们要提前储备药品、抗原检测试纸等物资。12月7日“新十条”发布后,我们才去协调院外人员囤药,那时药不仅贵,还根本就买不到。这一周,个别老人家属在由阳性转阴后,会给我们养老院送一点药品,但是更多老人家属反馈“自己都买不到药”。

12月8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发布的《新冠病毒抗原检测应用方案》提出,对于老年人,其所在地级市/区县,要按照辖区老年人数量及每周抗原检测频次,免费为老年人发放抗原检测试剂。此类人员应当每周开展2次抗原检测,也可以随时自主进行抗原检测。

社会面放开之前,我们养老院做核酸检测的方式是,由护理人员给老人做核酸检测,紧接着再把装有棉签的试剂盒放在养老院门口,由院外的第三方工作人员拿走去做检测。但从昨天开始,已经没有人上门取试剂盒,我们也联系不上对方。

因此,我们现在只能自己给自己做抗原检测。可是,目前整个养老院只剩下300个抗原检测试纸,我们只能在老人或者院里员工出现发热等症状时,才给做抗原检测。其他的时候都是省着用,不敢全员都做。

之后该怎么办,民政部门只告知我们做好防控预案。但即使我们尽最大努力去执行防控预案,也很难做到百分之百不发生院内感染。

比如入院物资需要进行消杀,但是,要对每个冻品都进行消杀根本不现实,把白菜每片叶子都撕下来用消毒水去擦拭也不现实,加上现在病毒逃逸性比较强,很难不破防。假如一层入住40位老人,当一个老人出现新冠肺炎症状,即使把这一层的老人和护理员都同时原地封控起来,也不见得其他楼层的老人不会被感染。不是所有养老院都具备设置单独隔离区的条件。

对于外出就医再返院的老人,民政部门要求养老机构派出护理人员陪同隔离七天,150元/天的花费,很多老人家属都承担不起。并且,院里原本就极度缺乏机构护理人员,又加上年关将近,一些工作人员三年没有回过家,就想趁着这次放开能够回家过年。但是,家属们又不愿意接走老人,我们养老机构就陷入了两头为难的局面。

未来,我们养老院如果大面积爆发新冠肺炎感染,没有足够的护理人员可以顶上,肯定会出现护理员带病去照顾高烧的老人,那时老人和护理员精神压力只会更大。

最近养老院还未解封,消防、卫生等部门已经开始例行检查。包括穿防护服进养老院或视频通话检查等。比如我们养老院有自备井,没有跟市政通管道。自备井的取水证需要进行年检,但是今年又没有人通知我们进行年检,加上我们现在一直很忙也把这件事情忘了。前几天相关部门突然打电话通知,如果还不及时年检,要处以10万元以下的罚款。可是现在我们又出不去养老院,就这样陷入左右为难中。

北京养老院黄欣:当机构出现感染,我们是如何应对的

我们是北京一家连锁型的养老院。12月7日,“新十条”出台后,北京市养老机构依旧执行养老服务一级防控响应等级。但即使我们严格封控,几天前,我的养老院还是出现了感染病例。一位员工自测抗原呈阳性,但无症状、不发烧,根本就不知道传染源在哪里,然后员工被拉到区级隔离点进行隔离治疗。但随后,养老机构其他老人、员工相继出现发热症状。再向上反馈时,已经没办法拉走集中隔离了,只能自行隔离。

在应对举措上,我比较庆幸的是提前在院外雇佣了护理员。因为担心院内护理员发烧后,缺少护理人员照顾老人,就额外给养老机构增派了人手。

现在出现感染病例的养老机构总体情况还好,只有几位老人出现了发烧症状,我们也在积极采取办法照顾他们。老人基本上都扛过来了,护理员也能实现轮转,起码能让发烧的护理员休息一下。

实际上,我们很担心出现新冠肺炎重症的老人,更担心出现重症的老人不能及时送往医院救治。现在我最希望的是能够尽快建立养老院与医院点对点的绿色接诊通道,最大限度保证、挽救老人的生命安全。医养结合推动了多少年,到现在这个关键时刻,根本不管用。

此前,一位老人长期卧床的老人突发疾病(自测抗原呈阴性),打了多次120急救电话后仍没办法接通。后来只能让家属开车过来接老人去医院。后来老人出院想再次返回养老院,但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没有办法直接返回养老院。我们只能帮老人联系集中隔离点,尝试能否把老人送进集中隔离点,经历7天隔离后再返回养老院。

和大多数其他养老机构一样,我们也出具了风险告知书让家属签字,风险告知书通常会写到“即使养老机构执行严格的封控管理,也没办法保证老人不被感染”,这是不可控因素。如果家属不接受,可能就需要办理退院。我相信社会面放开之后,任何养老院都不可能保证做到百分之百不出现老人感染的情况。

如果真的到了养老机构大面积感染那一天也没办法。期间,如果有老人因为重症去世了,有些纠纷是躲不过去的。我们现在的想法就是尽量坚守住,顶过这一轮疫情感染的高峰期。往后撑一天,离胜利就近一天。随着北京社会面感染高峰慢慢往下走,老人感染后生命得到延续的可能性就更大一些。

长沙养老院张雯:等待更多应急预案

我们是一家位于长沙的中高端的养老机构。2022年,有三分之一时间我们都处于封控状态。有多次封控的情况,且从9月底开始至今,我们就一直封控,基本只出不进。据我了解,个别养老机构,在老人可能临终时,会让家属穿上隔离服、做完核酸之后进入养老机构,陪伴老人走完最后一程。

对于老人感染之后的责任划分,我们目前还没有走到这一步。但我们也深知,虽然湖南社会面开始较多出现新冠肺炎感染案例,但湖南疫情高峰期还没有正式到来,为此,我们养老机构都是严阵以待,尽量做好充足的准备。

在隔离服、口罩、抗原试纸、发烧药等防疫物资方面,我们基本上备足了三个月的用量。其次,我们也在养老机构内单独设置了一个隔离区域。因为机构目前的入住率还比较低,还有空闲的楼层可以用来作为隔离区。

当然,我们也不排除养老机构内出现大面积感染的状况,因为这是没办法预料的。但我们已考虑到,可能会出现多位护理员因感染而紧缺的情况,那时护理员肯定不能上班,必须要院外的人员来替代。其次我们也做了相应的预案——已经联系了专门做养老护理人员输出的第三方劳务公司,如果到时候真的出现员工紧缺的情况,我们就会启动第三方人员来做老人的护理服务。

集团层面一直对防疫高度重视,在封控管理上,也是严格要求控制人员进出,物资消杀也尽量做到最严格,一直在尽最大的努力做管控。

当然按照民政部门要求,如果院内出现新冠肺炎感染病例,要第一时间向民政部门进行汇报,包括本单位的上级部门,同时第一时间肯定要通知家属。

我们的理念就是尽量坚持到最后一刻,如果实在防控不住了,那也没办法。

但汇报完老人感染案例之后怎么办?目前湖南这一块没有相应的感染后转院应急预案给到我们。过去三年,也还没有听过长沙有养老机构出现院内感染的情况,所以也没有模式可以照搬。

比如老人感染后,需要在什么样的身体情况下送到什么医院,是否有绿色就医通道等等,这一点目前还没有接到当地民政部门相应的要求和安排。到时如果只能依靠养老机构或老人家属的资源来处理,肯定会引发后续一系列矛盾。我们肯定希望能够得到绿色就医通道安排,这样能够随时把重症老人送到医院。这方面只能依靠政府的统一安排。

如果真的出现老人感染,没有文件标准来执行,估计只能凭自己的判断来。比如确认老人感染但症状比较轻,就可以安排在机构内的隔离区域进行隔离治疗;如果症状比较重,肯定还是要及时送医。

对于长沙即将到来的感染高峰期,这些举措细则必须尽快落实,也是我们切实需要的。可以预见,未来一个月,防疫压力还会继续上涨。

还有,物资方面虽然提前做了准备,但也不排除到时候出现药品等物资紧缺的情况,我们肯定也希望能像别的养老机构一样,享受一些相应的扶持政策。

其实,过去几年,我们的营收同样面临非常大的压力。我们跟普通的养老机构还不同,每一天的运营成本都相当高。包括能耗、餐饮成本、人力成本都显著高于普通养老机构。总体上,运营成本为普通养老机构的5-10倍。

但受疫情影响,基本没多少时间能收住新的老人,所以收入一直上不来,但防疫支出还在一直增加。现在我们根本做不到收支平衡,我们做过测算,高端养老机构至少要达到60%的入住率,才能够实现当期的收支平衡。

过去三年,养老机构一直在封闭开放之间反反复复。一旦封控管理,就会有一部分老人因为不能随意外出等原因选择退宿,新的老人又入住不进来,所以我们现在的入住率和三年前相比,只稍微有一点点上升。而民政部门的补贴对于我们来讲是杯水车薪、微不足道。

泉州养老院李笛:养老院可能被强制关停

我们养老院为福建晋江市一家公办民营养老机构,目前有40多位老人入住,这样的规模在当地算中等水平。事实上,晋江市大多数养老机构规模都是入住20-50位老人。

12月11日,晋江市民政部门要求,当地养老机构负责人及其机构所在镇的领导一同去现场开会。会议一开始,民政部工作人员就按名单顺序询问养老院负责人“能否做到养老院的封闭式管理,以及如果因为疫情要长时间封控管理,养老院能否接受?”当时,我反馈是“能够接受封控管理”。

紧接着,民政部工作人员又询问各镇(街道)负责人能否接受监管养老院的封闭式管理。当时,会上基本所有镇(街道)领导都表示“不接受”。我们其实也明白,镇(街道)工作人员不愿承担养老机构的感染风险。

随后,每家养老机构向民政部门具体汇报各自的情况。民政部门再根据判断来决定养老机构能否达到封闭式管理标准。如果不符合,就会被划分至“待协商、建议分流安置、暂停运营”三类。最新的信息显示,12家养老机构为待协商;7家为建议分流安置;3家为暂停运营。

当天,我的养老机构被划分至“待协商”。待协商的意思是,机构负责人认为自己可以实施封闭式管理,但民政部门判定不可以。当时民政部领导就说,待协商需要由养老机构和镇里面领导进行协商。

民政部门在开会前,已经提前把晋江市里的一家福利中心的房间腾出来,可以容纳分流的老人。福利中心有约两千张床位,目前仅入住100多位老人。

这两天,该关闭的养老机构陆续就要关闭了,但是我还在积极地协商中。有一部分老人的家属来咨询能否继续入住,我给不了他们准确的答案,但是会一一通知家属,反馈至少要封控1-2个月。如果家属愿意配合,我们会尽量去保护老人家不被感染,坚守到最后一刻;如果不能接受,建议就把老人接回家。

一个利好消息是,会后我们养老院所在镇的领导跟我坦言,与民政部门的沟通由他去解决,但要求我们养老机构尽量不与外人接触,能单独封闭就单独封闭。

目前,我们机构以及镇工作人员的保证书还没有交上去,处于拉扯阶段。我也能理解,镇直管领导一旦给我们机构做保证,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如果养老院内有老人感染,那就是民政部门的责任;如果签了保证书,更多责任就在养老机构和机构所在镇。

其实,过去三年,养老院已经实施过多次封闭式管理,我们也一直很配合民政部门的封控管理要求。如果真的被直接关停,意味着要突然给老人换一个居住环境、使用新的护理员,其实也是不考虑老人及其家属的感受。

对于如果关停未来能否再运营,民政部门领导直接说“等上面的通知,如果养老院不再需要封闭式管理,就可以再次运营”。但是对于养老机构而言,把所有的资源分流至其他养老院,意味着好不容易经营起来,已经成规模的养老院,又将从头开始。

还有,会议从头到尾,相关部门也没有提过如何补偿分流后给养老机构带来的损失。

从疫情发生到现在,只要是关于老人防疫的措施,我们永远都摆在首要位置,当地也一直没有出现过养老院感染的情况。但是,现在晋江社会面即将到来大规模的感染高峰,我们养老院再怎么“铜墙铁壁”,也没有办法确保外输压力下不被感染。物资运输、医生上门做核酸,病危老人外出就医等等,都存在各种输入风险。

今天同行一位院长在民政部和养老院负责人共同群里面吐槽,民政部只发布要养老机构采购的物资清单,但请问领导能不能帮我们统一采购。因为个别机构完全采购不到物资,养老机构内部员工不出去,外面又没有人,采购很麻烦。

其实,现在连最基础的抗原我们都买不到。养老机构说封闭就封闭,也没有提前给我们通知或预留出时间采购备用医疗用品,如果民政部门能够帮助统一协调采购,我们自费也愿意。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五位中国养老院院长自述:抢不到抗原药品 拨不通急救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