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联俄抗中?还是联中抗俄?还是同时对抗中俄?

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首脑会议期间的习近平和普京。(2022年9月16日)

2022年10月,拜登政府出台新《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安全战略》,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共同挑战。同时对抗两个拥核大国,美国是否有能力?有人建议,美国应该集中精力对抗中国;也有人建议,美国应该在中俄之间进行“反基辛格”战略,联俄抗中;但更多的人认为,同时对抗中俄,势在必行,美国别无选择。

美国应集中精力对抗中国,而非俄罗斯?

12月6日,美国国会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乔什·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致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说,鉴于台湾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更为重要,应把更多武器运往台湾而不是乌克兰。霍利写这封信之前,《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乌克兰冲突造成了将近190亿美元输台武器订单的积压。

这不是霍利第一次提出美国应减少在欧洲的投入,不仅仅是在军援乌克兰上,在欧洲盟国的军事投入也应当削减,转而将精力集中在与中国的对抗。

8月3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95票对1票批准瑞典和芬兰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霍利是唯一投下反对票的人。他说,批准两国加入北约不符合美国的外交政策利益。霍利说,美国承担不起专注亚洲和欧洲的安全威胁,他还表示,欧洲盟友应该为自己的防务付钱。

霍利说:“我们必须有轻重缓急,必须有所专注,而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在欧洲少揽事情,以便优先关注美国最紧迫的国家安全利益,那是在亚洲,与中国有关。”他说,美国必须做出“艰难的选择”,因为美国“不可能同时在两场大战中击败中国和俄罗斯”。

布林肯12月6日在和与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Penny
Wong)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对霍利的信函作出了回答。他认为事实恰恰相反。全世界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反应会对中国“对未来及可能正在思考的事情”产生影响。

“就北约而言,我们正在加强我们自己的自卫能力,以防止侵略蔓延。我认为这一定会对中国对未来及其可能正在思考的事情产生影响。就台湾而言,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与我们息息相关。”布林肯说。

联俄抗中还是联中抗俄?

霍利不是唯一认为美国“不可能同时在两场大战中击败中国和俄罗斯”的人。乌克兰战争爆发前,曾有人建议美国用“反基辛格”的做法,即与俄罗斯结盟,共同应对中国。1970年代,基辛格访华,促成美中建交,共同对抗俄罗斯。美国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就曾建议,美国应该利用俄罗斯来对抗中国。

在拜登总统上台后的几个月,甚至在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不久,也有人建议,美国与俄罗斯保持“稳定和可预测的关系”,以便美国可以更集中力量应对中国。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方丹 (Richard
Fontaine)11月18日在《外交政策》杂志上说,这样的建议在乌克兰战争前就“不现实”,在乌克兰战争后更是“不可想象”。

他写道:“鉴于俄罗斯的侵略战争,对国际行为准则的无视,以及公开表态颠覆欧洲安全秩序,重新对棋盘进行排列组合(联俄抗中)是不可能的。在可预见的未来,俄罗斯将对美国的利益和理想构成重大威胁。”

方丹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同时应对中俄” ,副标题是“美国必须应战”。

乌克兰战争爆发后,也有人建议,美国再次重复基辛格的战略,与中国改善关系,共同应对俄罗斯。但方丹认为,这个策略也行不通。

他表示,默许中国的要求–让中国有效统治亚洲、停止促进民主和人权、减少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存在以及让中国控制台湾和南中国海–是任何美国领导人都不愿意为制衡俄罗斯而付出的代价。

中俄对美构成不同挑战

10月12日,拜登政府发布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点明中俄对美国构成不同挑战。根据这份战略,俄罗斯“对自由和开放的国际体系构成直接威胁”,而中国“是唯一一个既具有重塑国际秩序的意图,又具有越来越多的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来推进这一目标的国家。”

《国家安全战略》原定2月公布,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略的公布被延期。报告说,未来几年美国面临的压倒性挑战将是“超越中国并遏制俄罗斯”,同时专注于恢复国内受损的民主。

随后不久出台的《国防安全战略》也将中俄列为战略竞争者和潜在的敌人。报告说,俄罗斯是“迫切威胁”(acute
threat),但中国是“步调挑战”(pacing
challenge)。(中国军力的发展步调成为美国的军力发展步调的衡量标准,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先进程度以及能力范围是美国需要克服的一种标尺。)

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戴雅门(Larry
Diamond)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虽然俄罗斯是“大的、直接的”威胁,但中国是美国主要的战略对手长时间以来已经很明显,所以,美国必须采取措施应对中国。

“从长远来看,我们必须组织军队、保持警惕、通过软实力、公共外交、私人外交以及与世界接触的其他形式,来确保中国不会利用我们的朋友和盟友,不会使用武力或其他的不当影响力来获得对自然资源的不公平使用权或优势,或控制海上通道、控制(别国)领土,最重要的不要通过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从长远来看,中国是美国国家安全、对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的主要威胁。”

他认为美国必须在中国的长期威胁和俄罗斯的短期威胁之间做出某种平衡。

乌克兰战争让中俄更紧密,美国别无选择

在乌克兰战争爆发前20天,中俄宣布两国“友好无上限,合作无禁区”。虽然中国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表示过“疑问”和“担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反对使用和威胁使用核武器,但这些都没有影响力两国的合作。事实上,乌克兰战争以来,两国在军事、能源、本币结算等方面的合作越发加深。在联合国,俄罗斯和中国联手,共同阻止美国和西方盟友对伊朗和朝鲜的动作。

乌克兰战争以及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大大削减了俄罗斯的军事和经济能力,让俄罗斯更加依附于中国。专家们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内,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有可能进一步加深。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全球中国中心高级主任大卫·舒尔曼(David
Shullman)告诉美国之音:“俄罗斯现在无处可去。中国现在在决定两国关系未来发展轨迹方面完全处于主导地位。我认为,这种‘小伙伴’动态不会损害俄罗斯对中国的价值,反而会增强它。”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事务教授罗伯特·萨特(Robert Sutter)告诉美国之音,同时应对来自中俄的挑战,美国没有选择。

“我们别无选择。自2014年以来,中国人和俄罗斯人,普京和习近平,针对美国的利益,合作得越来越紧密。这已经持续了八年。其实,应该2013年就开始了,从那时起就一直在进行。他们利用了奥巴马政府的弱点。在特朗普政府时期,他们又抓住了弱点,特朗普对俄罗斯相当软弱,对中国也摇摆不定。我们现在看到了这一点。这是一个非常密切结合,他们在追求各自的利益。在他们所追求的各种利益中有一个共同点,因为这可以损害美国。2013年以来,就一直这样了,现在得到了强化。”

在对华关系上,前总统奥巴马曾多次说过“美国欢迎中国崛起”,并强调“美中关系是21世纪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美中关系是在奥巴马后期才开始发生改变,华盛顿对中国的警觉大大提高。2017年,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也将中俄列为共同的挑战,但是,这份战略并没有区分两国的不同。

萨特说,在美国国会,这已经是两党的共识:如果中国控制了亚洲,就会产生一个对美国有敌意的亚洲秩序。对美国来说,这是生存危机。从经济上来说,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在占着现行秩序的便宜。如果让中国掌控高科技,那就意味着中国会有更强大的军队,就会击败美国。

美国同时应对中俄

2022年,美国一方面向乌克兰提供援助,支持他们击败俄罗斯,并制裁俄罗斯,另一方面,也在积极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三天,由于俄罗斯承认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地区独立,
拜登总统立刻宣布禁止美国人向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投资,不得与其进行贸易和对其拨款,并警告说如有必要,准备实施更多制裁。

2月24日,就在俄罗斯凌晨对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几小时之后,拜登公布了升级版的对俄制裁方案。

在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同时,美国也加大了乌克兰的支持。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10月21日公布的研究报告说,自乌克兰战争以来,拜登政府共承诺向乌克兰提供176亿美元的安全援助。这个数字是自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美国向乌克兰提供的军事援助总和的六倍之多,也是乌克兰每年军费预算的三倍多。这些援助都是以武器和其他军事设备方式提供的。

分析人士相信,这样的援助,加上来自美国盟友的援助,不仅增强了乌克兰抵御莫斯科的军事力量,而且也促成了乌克兰的一系列强大反攻,使基辅能够重新夺回在战争最初几个月失去的大部分领土。

除此之外,根据美国国防部的资料,乌克兰战争爆发后,国防部向欧洲另外派驻了2万人部队,截至六月底,美国在欧洲的驻军高达10万多人,人员来自海、陆、空、海军陆战队以及太空军。

12月4日,国务卿布林肯说,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让俄罗斯付出的代价“每天都在增加”。他说,由于美国及其盟友实施贸易管制,俄罗斯无法获得零部件,也无法通过进口获得,所以也无法替换在乌克兰战场上被摧毁的武器。也因为制裁,俄罗斯的经济、能源技术、通讯基础设施、国防和航空航天工业也受到影响。他说:“俄罗斯的负担一天比一天沉重,推进战争的能力越来越弱”。

在应对中国方面,2月4日,就在中俄宣布两国关系“无上限”的同一天,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2022年美国竞争法》(America
COMPETES Act of
2022);3月28日,美国参议院通过参议院版本的《美国竞争法案》。8月9日,拜登总统将这两个法案的最终版本《芯片与科学法》签署为法律。该法案规模高达2800亿美元,旨在支持美国的芯片制造业,解决全球供应链问题,并反制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10月7日美国商务部宣布,限制先进半导体及芯片制造设备出口,以阻止美国的技术用于提升中国的军事力量。据信这是针对中国的“最强有力”高科技出口禁令。

2022年,在中国极为敏感的台湾问题上,美国采取了新的措施,加强与台湾的联系。除了根据长期政策向台湾进行军售,并例行穿越台湾海峡之外,美国还加强了与台湾的政治联系。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轮番率团访问台湾。今年迄今为止,已有至少10个国会议员代表团,共计33位民主、共和两党参众议员前往台湾访问。其中最受瞩目的为8月初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的访问,中国随后在台湾周边举行了大规模报复性的军事演习。

另外,美国总统拜登至少四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美国会军事介入台海冲突。与此同时,美国五大军种,海军、陆军、空军、海军陆战队以及海岸警卫队都“展开了对印太地区威慑态势的进一步部署”。

9月14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通过了《2022年台湾政策法案》。这个法案被美议员称为自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对台政策最全面的调整。”

12月8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下年度国防开支法案的最终协调文本。新财年的《国防授权法》罕见的大篇幅涵盖涉及协助台湾发展军事防卫能力的内容。

中俄联手让欧美进一步紧密

在应对来自中俄的威胁时,美国并非孤立。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和美国一样,欧盟、英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国也同时推出了相关制裁方案。

事实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及中国在乌克兰战争以来对俄罗斯的支持也让美国和欧洲以及亚洲盟友的关系更加紧密。

欧盟对外行动署秘书长斯特凡诺·萨尼诺(Stefano Sannino)12月2日在会晤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时说,美欧就回应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处理对华关系及印太地区等问题的战略前景上“从未如此一致”,并承诺采取进一步的协调行动,“来应对当前的全球挑战。”

中国和俄罗斯的经济和军事实力都非常强大,但新美国安全中心的方丹说,美国及其盟友的联手实力更强大。2021年,美国及其北约和印太盟国的国防开支加起来是中国和俄罗斯的3.7倍。

除了已有的北约、五眼联盟、亚洲的条约盟友、七国集团之外,美国还建立了新的盟友和伙伴关系。去年,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组成的国防技术共享安排奥库斯(AUKUS)正在稳步推进;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作用在2022年也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舒尔曼认为,美国与盟友和伙伴合作,创造一个环境让中国决绝,继续与俄罗斯深化关系可能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华盛顿国防大学国家战略研究研究员托马斯·林奇(Thomas F. Lynch
III)认为,华盛顿现阶段必须要做的是,继续支持乌克兰抗击俄罗斯,威慑俄罗斯使其不要使用核武器,同时,注意防止两大可能会损害美国战略利益的事件:第一是俄罗斯迅速崩溃,第二是中国获得俄罗斯的关键资源–技术以及进入某些领土的权限来换取对普京政权的支持。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联俄抗中?还是联中抗俄?还是同时对抗中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