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为什么新冠变异毒株要被叫做“地狱犬”?

最近,新冠病毒的新型变异毒株BQ.1.1受到网友们的关注,因为它有个“接地狱”的别名——“地狱犬”。

针对大家的恐慌,中国疾控中心通过官方权威媒体,解释了“地狱犬”变异毒株的由来。

“地狱犬”变异毒株是奥密克戎BA.5的“后代”:

早在2022年6月奥密克戎BA.5就在尼日利亚发展出第六代亚分支BQ.1;2022年9月,BQ.1与其子代在欧美国家流行;2022年10月中旬进入日本、新加坡等亚洲国家。

目前在中国9个省份检测到BQ.1及其亚分支共49例,并未广泛流行。临床方面,暂未观察到BQ.1感染者出现更严重的病理症状。

至今未见任何国家有BQ.1及其亚分支感染者致病力增加报道,也无住院率和病死率增加的报道。另据日本近期的一项动物实验研究结果,认为BQ.1.1的致病性可能与BA.5相同或更低。

假如“地狱犬”变异毒株就叫“BQ.1.1”,也不会使人们感到恐慌。为什么奥密克戎的变异毒株要叫“地狱犬”呢?

因为够恐怖、够变态。

恐怖片龙套“地狱犬”

“地狱犬”不仅名字接地府,在欧美人民心目中的形象也很接地府。

在近代影视作品中也有它们的身影,如恐怖片《生化危机》中代号MA-39的“地狱犬”。

代号”MA-39″地狱犬 ⬆️

MA-39“地狱犬”是《生化危机》中受“丧尸病毒”感染后出现的变异怪物,不同于普通“丧尸狗”,“地狱犬”不仅能听懂主人的命令,还拥有雷人的特殊才艺——“头裂”。

“头裂”就是沿头部的纵向中缝裂开,两瓣头部像嘴一样张开。但MA-39“地狱犬”为什么要“头裂”?

首先,裂开的头形成了更大的嘴,能使“地狱犬”的杀伤力远超丧尸狗和健康犬只,能轻松咬住壮汉的任何部位。

其次,“裂头”之后的两瓣头部,加上中间伸出来的“长牙的舌头”,从侧面看正好复刻希腊神话中的“三头地狱犬”。

“三头地狱犬”是希腊神话中冥王哈迪斯的宠物犬刻耳柏洛斯(Cerberus),也是百手巨人堤丰(Typhon)之子,负责守卫地狱之门,与狮头羊身蛇尾的奇美拉、九头蛇海德拉、狮身人面的斯芬克斯、海怪斯库拉等怪物是兄弟关系。

在传说中“三头地狱犬”有五十个或上百个脑袋,背上、尾巴上长有蛇,但在出土文物上的绘画形象只有三个头。

因为地狱犬的工作是负责守卫地狱之门,人们难以避免地将它和死亡挂钩。有民间传说中的“地狱犬”常在夜间出没于墓地,啃噬入土的尸体,顺便攻击偶遇的人类,并“带走”第三次偶遇的人。

“地狱犬”怎么“带走”人类?用瘟疫。

在中世纪的欧洲,“地狱犬”被欧洲人民当作黑死病疫情的元凶。

现在我们知道黑死病的传染源是老鼠,认为“地狱犬”可能更适合为“狂犬病疫情”代言,但欧洲和美洲殖民地区的人民不这么认为。于是新冠病毒变异毒株BQ.1.1,在美洲大陆又多了个新名字——“地狱犬”变异毒株。

注意:表格中BQ.1的名字是“Typhon”,正是“地狱犬”老父亲百手巨人堤丰

“地狱犬”一名的由来,还可能存在第二层意思。

三倍功效的“地狱犬”

“地狱犬”有三颗头,一颗是比格犬、一颗是可卡犬、一颗是雪纳瑞犬;BQ.1.1有三种毒,新冠病毒、流感病毒、合胞病毒。

除了我们熟悉的新冠病毒、流感病毒,很多朋友可能对合胞病毒不太了解。

合胞病毒全名为“呼吸道合胞病毒(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是冬季高发的婴幼儿毛细支气管炎、支气管肺炎主要病原体,通常对健康的成年人没有感染力,但能引起老年人肺炎等严重疾病,也能使不健康的成年人提前获得“老慢支”,具有更优秀的传播力——咳嗽。

由于咳嗽能产生更多飞沫,合胞病毒比爱发烧的新冠病毒、流感病毒传播面更广,这使得美国上周的“地狱犬”感染人数占比36.8%,超过了资历更老的“爸爸”BQ.1。

碰巧,毒口水是“地狱犬”绝杀武器之一,和BQ.1.1真有点相似。

那么,欧美人民给病毒起“地狱犬”这种晦气名字,是不打算好好过日子了吗?

恰恰相反,“地狱犬”也不是特别恐怖的东西。

  人人可胜的“地狱犬”

“地狱犬”虽有接地府的名字、长相、工作,却不是不可战胜的存在,有时甚至要沦为其他故事主人公的陪衬,衬托对方的英勇、足智多谋。

活捉“地狱犬”,是宙斯给儿子大力神的家庭作业。据说当时大力神只穿了个胸甲、披了张狮皮,裸奔状态下就把“地狱犬”抓回来了。

“人神混血”的大力神武力值爆表,一般人能逃过地狱犬吗?也可以。

太阳神阿波罗的儿子俄耳甫斯曾用音乐“击败”过地狱犬。为了将亡妻救出地狱,俄耳甫斯专程到地狱之门找“地狱犬”,给“地狱犬”奏乐,使其进入高质量睡眠状态。

在电影《哈利波特》中,疑似“地狱犬”后系亲属的三头犬路威,也因音乐被哈利波特及其同窗放倒。

《哈利波特》中的三头犬路威

不通音律的朋友,就对付不了“地狱犬”了吗?非也。

“地狱犬”和普通狗狗差不多,满脑子都是吃,最爱甜食。因此古希腊人会用蜂蜜蛋糕作为随葬品,让死者用以讨好“地狱犬”,以免被咬。

没有甜食,抓把土投喂“地狱犬”也是可以的。在诗人但丁的《地狱篇》中,但丁一行人就是如此糊弄“地狱犬”的。

如此看来,“地狱犬”或是中国“纸老虎”的远亲?

希望“BQ.1.1”继承“地狱犬”拉胯的特质,在中国做个名副其实的“纸老虎”。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为什么新冠变异毒株要被叫做“地狱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