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在世界尽头旅行的富豪们,是花钱享受还是受虐?

有钱人的终极旅行

飞去北极只为一顿晚餐

在北极圈以内,北纬68度的挪威罗弗敦群岛海岸边,一位顶尖厨师正切着一条刚钓上来的新鲜巨型鳕鱼。

这间世界边缘的餐厅,不仅修建在崎岖不平的荒野之上,还随时面临着一场能刮跑汽车的风暴。

而想吃到这顿非凡的晚餐,客人除了需要提前几个月预定,花费至少5400美元的体验费用,还要自行购买前往罗弗敦岛的机票,乘坐至少3趟航班才能抵达餐厅所在地。

但价格和地域上的门槛,并没有阻碍旅行者们翻山越岭去一饱口福。

豪华酒店、顶级服务之外,新奇的“极端”体验成为了如今最时髦的追求。

从世界的尽头南北极,到神秘的大陆腹地,许多人类鲜少踏足的角落,都成为了富豪们的终极目的地。

01

在世界的尽头

吃一顿北极晚餐

作为实实在在的地球尽头,南北极从前一直是少数“硬核”旅行者才能抵达的远方。

但近两年来,它们同样没有逃过越来越“卷”的命运。

当单纯踏足极地已不能满足时,花式奢侈旅行成功地进入了人们的打卡清单。

在北极享受私人晚宴、在北冰洋游泳、在南极跑马拉松、和帝企鹅合影…..只要有足够的金钱和想象力,没有什么实现不了。

比如,对吃惯了米其林餐厅的人来说,一家世界尽头的餐厅反而更有吸引力。

在纬度比冰岛还高的挪威北部,整个罗弗敦群岛上,都没有一块比门垫还大的平坦土地,相比岛屿,这里更像是几座孤零零的礁石。

天气恶劣的时候,岛上一周就会出现三个季节。在大风天,不仅窗外会“飞着”各种各样的乱石和木头,连房子本身都岌岌可危。

正是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之下,Holmen
Lofoten餐厅利用起一切好天气,搭建了一座户外的开放式厨房与餐厅,邀请世界各地的客座厨师前来,供人们进行一场极地美食之旅。

晚餐当天下午,在私人当地向导的指引下,身在北极的旅行者会穿着厚厚的保暖装备,漫游在苔原和海湾上,在冒险的同时寻找最新鲜自然的食材。

脚下踩着湿漉漉的地衣和野生浆果,面前是崎岖的山峰和银色的大海。空气中,木头燃烧、菌菇烘烤的香气与凛冽的冷空气交织在一起,调动着人的所有感官。

刚被打捞上来的海鲜,离开渔船没一会儿,就会顺着一条特意搭建的运输滑道,一路“溜”到餐厅的厨房。

负责烹饪的往往是世界一流餐厅的主厨。比如给英国女王和奥巴马做过饭的Richard
Corrigan,或者英国排名第二的米其林星级餐厅主理人James Lowe。

经过几个月的考察之后,餐厅会从本地农场采购主要食材。肉类要么是野生的,要么就是在天然、自由的环境中有机饲养而成。蔬菜水果则依据着古老的斯堪的纳维亚传统,在当天现场采摘。

为了增添多样性,客座厨师也不时从世界各地带着自己心爱的配料飞往挪威,有时是一瓶法国的高级红酒,有时是一小袋来自亚洲的辛辣香料。

根据时令和天气,菜单上可能出现鲜美的雪兔、松鸡,搭配着野生菌菇和海藻,放在由当地陶艺大师Gunvor Anita
独家定制的餐盘中,呈现在客人们面前。

吃完正餐,调酒大师还会收集下雨之后冒出来的野生莴苣、香甘菊和绣线菊,精心调配后,为客人们端上一杯精致的鸡尾酒。

食物之外,铸造大师Alex Pole每年都会受邀特地前来,在寒冷的北极升起高温火炉,现场打造铁质餐具。

所有的工具都会提前三个月从欧洲其他城市发出,这期间它们不仅要通过无数的文件、电话和法律沟通进行调运,还时常面临着大风停航或者货物丢失的命运。

为了增添娱乐性,不定期还有作家、音乐家、瑜伽教练、电影制作人从世界各地飞来挪威,陪着客人们一起分享一场精心规划的饭后活动。

虽然不像在一般高级餐厅中能享受到最舒适的环境和服务,但随机遇到一位电视名人,显然也是这份独特体验中的终极“彩蛋”。

02

越野越好

在非洲深处追踪大猩猩

难以抵达的大陆深处同样颇受欢迎。

这些年来,东非大草原对于旅行者们已不再神秘。当肯尼亚或者博茨瓦纳失去了最初的新鲜感时,胃口大开的人们开始将目光转向了以动荡历史出名的卢旺达。

这片东非腹地的贫瘠土地,相比邻居乌干达和坦桑尼亚,多年以来其实很少被旅游者关注。

但较少的开发也意味着更加野生真实的景色。

在卢旺达,不仅有相互环绕的火山和湖泊、成片咖啡和香蕉林形成的独特风景,最引人注目的,是世界上仅存四百多只的银背山地大猩猩。

为了观赏这种动物,游客会徒步一整天,穿越竹子与刺荨麻组成的丛林,抵达一处特地为观光者“分配”的大猩猩家庭栖息地。

要想顺利穿越这片相对原始的丛林,不仅需要充足的体力,更要小心出没其间的各种蚊虫蚁兽。不紧跟向导的话,这段路可能有着致命的危险。

最终,这场能超近距离观看250公斤大猩猩的10天行程,会花掉20万人民币左右的费用,而且真正观赏它们的时间只有一小时。

相比从前“非洲狩猎”的热门地肯尼亚,卢旺达更加贫穷、难以抵达,平原的物种也更少,价格却更为昂贵。

在肯尼亚,最低每天120美元,就可以看到大象、狮子和成群的斑马。

但在卢旺达,仅仅是进入大猩猩们栖居的火山国家公园,门票就高达1500美元。如果想要在附近的狩猎小屋住下,5到8个人一晚上则需要花费16000到22500美元。

同时,前往卢旺达的路上不仅要忍受糟糕的路况,远离泥石流和充满寄生虫的湖泊,还要尤其小心无处不在的小偷和边境的暴力事件。

事实上,英国豪华旅行公司Scott Dunn
Private安排的这份独家行程,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它的会员制决定了,只有受邀者才能花钱买这份“罪”受。

有人为了一次性将珍稀野生动物看个遍,便花145万人民币,从旅行社购买了一份独一无二的服务。

卢旺达的山地大猩猩、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巨龟、潘塔纳尔湿地的美洲虎……

乘坐着由民航客机改造成的私人飞机,他们带着专属导游、厨师、飞行员,一路专人陪伴,从非洲大陆飞跃至美洲大陆。

不到两周,就完成了一般人几十年都难以实现的旅程。

03

花三十万美金

听半小时演出

对真正的富豪来说,旅行的关键不是价格,而在于独一无二的体验。

比如,为了给妻子一个惊喜,一个男人特地委托了奢华旅行规划师,为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计划了一场宏伟旅程。

在这份独家旅行策划中,两人将飞往威尼斯,在提前预定的一座私人宫殿中,花30万美元听意大利男高音安德烈·波切利独家演唱半小时,然后乘坐私人飞机,前往多洛米蒂山脉享受一顿浪漫的野餐。

虽然这个声势浩大的旅行计划最后因为疫情被迫取消,但人们的野心可见一斑。

在游遍了地球之后,最极端的旅行者则把目光投向了太空。

大约5500万美元的门票,就可以在SpaceX空间站待10天,以27000公里/小时的速度,掠过地球的表面。

今年4月,由NASA前宇航员、以色列前战斗机飞行员、加拿大商人和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四人组成的一支“精品团”,就作为人类历史上首个纯商业太空旅游团,完成了这次旅程。

出发前的体能增强、荒野求生训练、离心机测试、模拟舱练习甚至是太空理论学习,都让这段旅程与“舒适”相差甚远。狭小、接近零重力、没有新鲜空气的环境也代表着,空间站的十天生活并不好过。

与此同时,SpaceX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前往火星的旅行。当然,这不仅意味着高达几十亿美元的交通费用,来回往返更是会花掉一年多的时间。

精心的规划、高昂的花费和艰苦的过程也意味着,旅行不仅是用来享受舒适和便捷,更是为了实现人们对于“传奇“经历的追求。

豪华旅行规划师Karen
Loftus就说道:“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有钱人想要去偏远的地区旅行,这让他们不仅得以摆脱现代生活的压力,还收获了普通人难以想象的炫耀资本。”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在世界尽头旅行的富豪们,是花钱享受还是受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