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前跨性别青少年因未成年人的性别转变而起诉 Kaiser Permanente

(纳闻记者孙寒霏编译综合报导)

克洛伊·科尔(Chloe Cole)服用了青春期阻滞剂、异性激素,然后在 15 岁时切除了乳房,她说她将起诉促进性别转变的医疗团体和医院,她现在对此深感遗憾。

科尔在 11 月 11 日对媒体表示:“小时候应该照顾和指导我的成年人没有这样做,他们将为此承担责任。”

现年 18 岁的 Cole 和她的法律团队——包括 Dhillon Law Group 和 LiMandri & Jonna LLP 以及美国自由中心——于 11 月 9 日发送了一份意向书,起诉 Permanente Medical Group、Kaiser Foundation Health Plan 、凯撒基金会医院和几位“在 13-17 岁时为 Chloe Cole 执行、监督和/或建议变性激素治疗和手术干预”的医生。

信中称,Kaiser Permanente 被指控犯有重大过失,导致“对她的身体造成永久性不可逆转的伤害和损害”。 该组织在 11 月 11 日没有回应多次置评请求。

媒体照片 2021 年 3 月 24 日,位于加利福尼亚州阿纳海姆的 Kaiser Permanente 医疗中心设施。(John Fredricks/媒体时报)

这封信称,医疗专业人员告诉科尔的父母,她“有很高的自杀风险,除非她在社交和医学上变得更像男性”。 据称,她的父母被问到:“你想要一个死去的女儿还是一个活着的儿子?”

信中称,科尔正在寻求“基于恶意、压迫和欺诈证据的惩罚性赔偿”。

“医疗系统不应该决定幼儿生活的未来。 通过这项法律行动,所涉及的‘专业人士’将对其残害儿童并从中获得经济利益的卑鄙阴谋承担责任,”美国自由中心首席执行官哈米特·迪隆 (Harmeet Dhillon) 说。 “我们将打破他们伤害我们孩子的循环,以免为时已晚。”

科尔最近作证反对“确认性别的医疗保健”立法,该立法使加利福尼亚成为跨性别庇护州。 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加文·纽瑟姆上个月签署了由参议员斯科特·维纳(D-San Francisco)撰写的参议院第 107 号法案,使其成为法律。

这项立法遭到家长权利团体的广泛抗议,反对未成年人接受青春期阻滞剂、跨性激素和变性手术。

科尔在 11 月 10 日的媒体发布会上说:“我的青少年生活是极度痛苦、遗憾和最重要的不公正的高潮。” “更糟糕的是,我并不孤单。 我会确保像我这样的转型者的鲜血和泪水不会浪费。 我不可能收回我失去的东西,但我会保证没有孩子会在这些骗子和残害者手中受到伤害。”

媒体照片 2022 年 10 月 8 日,克洛伊·科尔在加利福尼亚州阿纳海姆泪流满面地分享了她的转型之旅。(约翰·弗雷德里克斯/媒体时报)

美国自由中心还指控凯撒没有告知科尔的父母精神病治疗方案或任何试图治疗她潜在心理状况的方法,以“带来与克洛伊生理性别一致的精神状态”。

Cole 称,医疗专业人员告诉她,她因性别焦虑而遭受的痛苦会随着她的转变而消失,但在经历了多年的几个转变阶段后,她的精神状况只会恶化。

“事实上,在她进行双乳切除术后,她的心理健康和自杀问题明显恶化,”信中写道。 “最终,克洛伊意识到,她的挣扎的答案不是手术和激素,正如她被告知的那样,而是她心理观点的转变。 她意识到,唯一能让她快乐的方式就是,如果她在精神上接受了自己的生理性别,并选择过一种与她的自然性别一致的生活。”

在提起诉讼之前,Kaiser Permanente 有 90 天的时间来解决案件或回复起诉意向书。

2022 年 10 月 8 日,克洛伊·科尔在加利福尼亚州阿纳海姆含泪分享了她的转型之旅。(布拉德·琼斯/媒体时报)2022 年 10 月 8 日,克洛伊·科尔在加利福尼亚州阿纳海姆含泪分享了她的转型之旅。(布拉德·琼斯/媒体时报)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