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上广深实地探访:“供销社”商战能力有多强

这几天社交圈中供销社的话题大热,但争论之余,有多少人实际接触过供销社?

近期,第一财经记者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多地进行了实地探访了解到,供销社正在悄然布局,有些通过自身扩张来铺设更多网点,有些则是主打供应端的产品打造。

一时间,淡出大众视野的“供销社”似乎回归了,那么供销社的商业模式究竟如何,在如今竞争激烈的零售市场中,它们有多大的胜算?

供销社长什么样

对于年轻一代的城市人群而言,“供销社”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名词,如今人们购物都是去品牌连锁超市、大卖场甚至是会员店,供销社已经鲜少在人们的生活中出现。就在近期,有消费者发现,“供销社”悄然回归了。

北京市

朝阳区团结湖区域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便民服务中心生鲜超市就是不久前正式开门迎客的。超市位于路边的小区内,这里虽然地处北京三四环间,但超市场地宽敞,陈列干净整洁,分成生鲜区和商铺区两个区域,现场购物者大多是附近的中老年人。

据团结湖区域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便民服务中心生现场工作人员介绍,这一超市前身是天宇超市,今年6月份改成便民服务中心生鲜超市,销售生鲜水产,商铺区为商户租赁经营。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超市产品比较丰富,蔬菜和猪肉价格水平与京客隆等超市价格基本接近,据附近居民反映,便民中心生鲜超市的蔬菜价格比较实惠,因此也愿意来购买。现场工作人员服装都有明显的中国供销合作社标识,其会员系统显示,运营方是北京善典安团团商贸有限公司,现场工作人员表示,超市生鲜货品都是由供销系统配送。

在上海,位于静安区的供销e家的门店内,陈列着一些老字号食品和调味料等,客流量不大。货品以食品和调味料为主,生鲜不算多。由于上海的各区供销社麾下有不少老字号品牌,比如邵万生,柜台内也有一部分冷冻食品,但生鲜类商品不多。该门店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门店即将装修,届时会引入更多商品。

第一财经记者还走访了位于广州

海珠区广纸路的小鲜驿站,这是位于商业街中的一处小店,该店的营业执照显示,其是广州市供销社农产品经营有限公司广纸店,成立日期是在2011年5月24日。

广纸店亦是广州市海珠区粮食应急保障网点,经营面积大约15平方米左右,店内主要经营的产品有米、面、调味品、饮料、蔬菜、水果以及农副产品等,店内还设有消费扶贫专区。从该店的经营比例来看,生鲜品类经营面积占仍比较小,不到三分之一。

店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该店已有十多年经营历史,属于农副产品平价商店,部分农副产品由于产地直供,销售价低于市价。不过,该店员表示,在网购盛行下,实体店的经营并不容易,该店的经营业绩表现仍较为一般。

干净的水泥地面上摆放着锄头、铁锹等农用工具;货架上则陈列着水壶、酒缸、油桶、茶杯、碗、钢筋锅、蒲扇等生活用品;在玻璃货柜的一端,整整齐齐排列着几十个待售的煤油灯;蓝白相间的屋顶上还吊着一只墨绿色的老式大风扇——这是深圳市龙华区龙华供销社的杂货门店,里面销售的产品也十分具有年代感。

店内的一位销售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个煤油灯15元一个,可以买回去当氛围灯。煤油灯隔壁的纸盒子里,还装着一堆积满灰尘的灯罩。

位于深圳龙华区大浪街道龙胜社区龙下街的一家供销社门店,仍保留了传统老式风格,店铺位置稍显偏僻,下午一点多,门口的这条小道来往的人流并不多,从店门口经过小道去主干道大概50米。

一位店员告诉记者,店铺是村集体的,自己在这里也是拿工资。他称,原先这条街人很多,后面城市发展,这里就冷清下来了,店里的生意不太好,东西的价格和外面差不多,但是很多产品其他地方没有这里还可以买到。

记者在店里看到,一只陶瓷大茶壶售价57元,一只大玻璃罐售价60元,一只花色饭碗售价4元。店内很多商品上都落了重重的灰尘。当问及一只花色茶杯时,店员称,售价38元,已经是20年前进的货了。

在这家门市对面,正是龙华供销社社办公点,位于居民楼二楼;距离该门市约300米处,还有一家供销社加油站。

在深圳,除了记者探访的两家老式店铺外,供销社目前多数在营业的商铺是贴近老百姓生活的普通商超。在深圳龙华区观澜街道新澜社区金霞街的深圳宝安观澜供销社(观澜店)则和普通的超市并无二异。里面出售着常见的零食、生活用品、冻品、茶叶以及酒水等。在超市的正中间,一条蓝色横幅悬挂其中,写着“观澜供销社欢迎您,顾客至上,信誉第一”。

第一财经记者在商超内发现,商品价格和普通商超相近。据店内售货员介绍,超市的茶叶销量还可以。记者发现,一罐产自福建的250g绿茶仅售价30元,同样一袋未知产地的250铁观音,售价60元。

据店员介绍,商超的三楼是供销社的办公室。而在商超隔壁,还设有供销社饮用水门市。
商业模式如何

何谓“供销社”?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是全国供销合作社的联合组织,各地也都有供销社。

据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官网介绍,其是全国供销合作社的联合组织,由国务院领导。供销合作总社的职责包括宣传“三农”方针,指导全国供销合作事业发展;根据授权,对重要农业生产资料、农副产品经营进行组织、协调和管理等。有业内评价认为,如今供销社的重点在于“三农”、在于“乡村振兴”,而且它是市场经济下的供销社,其运营模式是公司制。

“其实供销社最早就是在乡镇的小卖部,销售一些日用品和小百货,随着标准超市和大卖场的崛起,这类小卖部就逐渐退出了市场,或者即便还存在,也不是太大规模。如今的供销社具体要看是以什么样的业态存在。比如有些地方依然是在部分乡镇开店,那么其商业模式就与超市一样,也可以连锁化发展。”零售业资深人士沈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目前来看,北京供销总社就有让旗下在社区周边的载体进行更多市场化运作

的趋势。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在2021年12月27日,北京市供销总社公开为团结湖天宇供销便民服务中心找合作经营方,后者由市供销总社所属北京京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属单位北京盛煌天宇商品市场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宇公司”)经营管理,要求与新合作方签订5年合同,合作方需要向天宇公司每年缴纳管理费。管理费则采取保底管理费+销售额提成的方式,第1-3年保底管理费240万元,第4-5年保底管理费上涨5%;提取销售额的扣点采取超额累进的方式,年销售额超过1200万元后按0.8%计算扣点且上不封顶。

根据官方信息,上述转型的目的是着眼于供销社品牌回归,为北京市供销合作社系统自产农副产品开设专区,为其他省、市供销社农副产品进京搭建展示平台,同时依托于合作方现有所有门店,全力销售北京京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自有农副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8年开始,北京市供销总社下属单位开始结合实际情况,打造供销社自身服务品牌——供销社便民服务中心和供销社便民超市,但总体数量并不多,也未被外界广泛关注。在第三方点评网站上,可以看到部分供销社便民超市,主要多数分布在社区周边。在今年北京市供销总社2022年上半年工作会上,在下半年工作部署中,也提及要强化管理服务,实现社有资产保值增值,逐步提升便民商业网点资产所占比重的内容等内容。

“不同地区供销社的商业模式并不相同

,北京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便民服务中心生鲜超市属于走零售C端网点路线的,而上海供销集团则是走企业化发展路线之下的B端模式。2021年1月,经上海市国资委批复同意及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上海供销集团有限公司成立运营。由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实行市场化运作、企业化管理。上海供销集团有限公司麾下投资的有上海市果品有限公司、上海好唯加食品有限公司、上海供销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市棉麻有限公司、上海市供销综合商社管理中心等,虽然上海有供销e家网点,但目前上海供销集团有限公司更多的是B端产品生产或批发,并非大力开店,供销e家更多的具有传播和展示商品的作用。在各区供销社还有不少老字号商品,包括有邵万生、三阳、全国土产、丁义兴、鼎丰、余天成、郁金香、上果、唯加等上海名牌、上海市著名商标、中华老字号和经营服务品牌近30个,比较注重B端商品打造。”从事供销社业务多年的一位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我们是老字号,也是属于供销社麾下的,但我们现在都是公司化运作。除了自身的专卖店,我们也在积极开拓与零售业界的合作,比如与盒马等零售商合作,把我们的点心产品放在盒马售卖,一年可以有数千万元的销售额,而且获得了年轻客户群。”上海邵万生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葛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市供销合作社系统由市社本级、区社和基层社三级组成,市社本级社1个,区社16个,基层社48个。领办参办农民专业合作社及联合社38家。涉及农产品、日用品、农资、医药、再生资源等行业,在促进上海农村现代流通中发挥了积极作用。2021年全系统营业收入193.53亿元,利润总额17.49亿元,净资产152.25亿元,资产总额285.17亿元,其中市社本级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19.49亿元,利润总额5.02亿元,净资产28.19亿元,资产总额56.34亿元。

目前,上海各区15家集成店线上线下门店同步投入运营,上海供销e家小程序正式上线,为用户提供到店到家不同服务的老字号社区新零售模式。

探访的小鲜驿站所属的广州市供销社农产品经营有限公司,背后的控股股东是广州市供销合作总社,后者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广东省供销合作联社的成员社,是广州市委、市政府领导下为农服务的综合性合作经济组织。

广州市供销合作总社官网显示:2021年底,广州全市供销社销售总额、利润总额、所有者权益较2012年分别增长594%、624%、98%。推进农资和农产品流通网络建设,建成交易市场3个、配送中心5个、庄稼医院41家。培育市级农业龙头企业6家,建成电子商务平台8家,新打造了“小鲜驿站”、“从供”等一批品牌。

深圳供销系统一位供销社供应链企业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目前基层社多数以农资服务和生活日用品为主,城市供销社已经开始有集团配送、餐饮服务和再生资源回收等业务。而对于公司产品销售渠道,其表示,一部分是去基层供销社门店,而另一部分则是供应大型单位饭堂。

当问及供销社产品与其他渠道产品有什么不同时,上述负责人表示,主要是食品安全要求比较高,管理严格很多。

机遇与挑战

10月26日,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发布招聘公务员的通告。10月11日从湖北省供销合作总社获悉,湖北省实施“基层社恢复重建工程”取得阶段性成果。目前,基层社社员达到45.2万人,其中,农民社员人数5年增长5倍多,由2016年5.15万人增至2021年33.3万人。该省供销社负责人还表示,争取等到2025年的时候全省基层社社员达到150万。此外,宁夏、重庆等地亦在紧锣密鼓恢复基层供销合作社。

各地供销社回归的消息,让供销社概念股近期持续走高,天鹅股份、中农联合、中再资环、浙农股份、天禾股份、新力金融、中农立华等股价一度大幅冲高。

政策方面,近两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也都明确指出供销合作社的重要地位。2021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开展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综合合作试点,健全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综合平台。2022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则在部署加强县域商业体系建设时,明确支持供销合作社开展县域流通服务网络建设提升行动,建设县域集采集配中心。

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方面介绍,2021年,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和全系统发展质量稳步提升,全年实现销售总额6.26万亿元,同比增长18.9%。2021年,全系统实现农产品销售额27591亿元、日用品销售额1492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4.3%和17.1%,进一步畅通了农产品上行、日用品下行双向通道,在服务农民生产生活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在基层社改造方面,供销总社合作发展基金2021年共安排3000万元支持60个基层社改造项目,各地采取盘活资产、项目扶持、企业带动等方式,改造薄弱基层社2892家。2022年,有关部门将改造2000家薄弱基层社,打造1000家管理民主、制度健全、带动力强的基层社示范社。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供销社体系已非计划经济时代的供销社,一直在与时俱进,并成为市场主体中的一员。而供销社的一系列改革举措也有积极的意义,在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的经济周期,通过改革推进供销社体系的建设,也有助于强化、整顿市场秩序,加强国资在流通环节的控制力,也有助于稳定国内大循环和统一大市场的发展。

如此看来,供销社的发展潜力不小。但从布局零售网点方面看,供销社所面临的挑战也不小。

有业内人士指出,如今零售市场盈利压力大,各类成本高企,选址越来越难,供销社如果自己一家一家门店去布局则扩张速度慢且优质地理位置的门店租金成本高;如果通过收购则需要有强大的资金实力。最根本的是,零售店要成功,供应链是核心能力,与各大连锁品牌零售商相比,供销社的采购与管理业务能力还有所欠缺。如今百联、物美、沃尔玛、家乐福、麦德龙、大润发、盒马和永辉等零售巨头都已竞争地不可开交,且受疫情影响,这些巨头的经营压力也非常大。因此供销社如果要大举向零售C端业务发展,就必须看清风险,做好项目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