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共二十大后 IPAC挺台:对台威胁就是对世界威胁

由全球五大洲各国国会及欧洲议会成员共同组成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于11月1日至4日首度访问台湾。欧洲议会对华关系代表团长包瑞翰(Reinhard
Bütikofer)等一行12人,3日拜会台湾总统蔡英文、并接受台湾外交部长颁发的“特种外交奖章”。IPAC成员表示,北京对台湾的威胁,就是对全世界的威胁,中共二十大之后,他们将坚定更挺台。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共同主席包瑞翰,率领一行来自7个欧洲国家和欧洲议会共12位议员所组成的访问团,周二(11月1日)抵达台北,展开四天的访台行程。

该访问团周三(11月2日)参访台湾立法院,周四(11月3日)则会见台湾总统蔡英文和行政院长苏贞昌等官员,探讨台欧在深化经贸投资、高科技产业、供应链安全等领域的合作。不过,团长包瑞翰因确诊新冠肺炎,全程仅能视讯会面,并远距接受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颁发的“特种外交奖章”。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接见访团成员时,感谢IPAC对台湾展现跨国、跨党派的坚定支持。她指出,世界民主秩序面对严峻挑战的同时,民主国家更应团结合作,共同捍卫民主自由价值的坚定防线。她也期盼,台湾能与民主盟友持续深化各方面的合作,打造团结力量,一起守护台海安全及区域的稳定和平。

蔡英文表示,中国于8月所发动的环台军演已对区域稳定和平造成影响。IPAC9月于美国华府召开大会时,就曾发表共同声明,强调捍卫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并致力推动国会议员访台。

IPAC于10月14日二度发表声明,呼吁民主国家透过签署双边及多边投资及贸易协议,来进一步强化与台湾的政治及经贸往来。

对于IPAC的强韧支持,蔡英文特别表达感谢。

IPAC
于2020年6月组成,成员涵盖全球29个议会的议员,以跨党派的方式合作,致力强化民主韧性,并拟定有力政策,反制北京极权领导下侵害人权、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及其霸权扩张的野心。

IPAC:对台威胁就是对世界威胁

访问团团长、欧洲议会议员包瑞翰则致词表示,IPAC的基本方针就是在民主国家间寻求合作。他说,该访问团造访台湾,就是为了展现对台湾民主的坚定支持与团结,支持台湾是IPAC的工作重点之一。

包瑞翰说:“IPAC对台湾的立场非常清楚,我们结盟台湾,对抗中国共产党的威胁进犯,并捍卫和平;我们反对片面改变海峡两岸现状的企图,并谴责武力的使用或威胁。”

包瑞翰表示,IPAC盼与台湾增进各领域的伙伴关系,呼吁欧盟与台湾签署双边投资协议,并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

访团成员之一、荷兰众议院议员史卓玛(Sjoerd
Sjoerdsma)则表示,此次访问团来台的时机有特别的意涵。他说:“在中共20大之后,我们特别来到台湾,展示对台湾的支持,因为台湾不能够被孤立,我们不会被北京所威吓,我们与台湾的关系与友谊也由不得别人来决定。”

史卓玛指出,全世界正面临民主和威权间的斗争,台湾处于这场斗争的最前线。他认为,全世界其他民主盟友必须联合起来,清楚地告诉北京,假如北京对台湾轻启战端,将面临非常严重的政经及军事后果,所付出的代价将大过于北京能获得的利益。

史卓玛总结说:“对台湾的威胁就是对全世界的威胁。”

访问团的两位成员:欧洲议会议员包瑞翰(Reinhard Butikofer)以及荷兰议员史卓玛(Sjoerd
Sjoerdsma),去年初因支持新疆人权议题遭北京制裁。

多国议员访台 吸收台湾经验做为抗中参考值

包瑞翰访台前告诉美国网媒Politico:“此次出访具有非常实际的目标。我们将从台湾带回一个更清晰的立法蓝图,供各成员国的立法单位运用。在实现这些目标前,我们不会善罢甘休。”

对此,位于台北的远景基金会执行长赖怡忠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对台湾的压迫及威胁比以往更严重,IPAC旨在抗中,自然高度关切台海局势。他认为,IPAC除了来台实地了解中共的威胁,未来还会提出具体的抗中行动,或在修法时,将台湾的经验及民主韧性做为重要的参考值。

赖怡忠说:“IPAC的国会议员过来(台湾)很明显的,这是一个IPAC需要去共同执行的议程,它要怎么样回去要共同推动,它的(抗中)强度、广泛性和未来可能会做什么样的事情,这样的意涵,跟过去个别或者把好几个国家议员找过来一起到台湾,意义是不一样的。”

根据台湾无党籍立委林昶佑透露,IPAC曾邀请台湾朝野主要政党的国会议员同步加入,但因最大在野党国民党的立委皆拒绝参加,导致台湾入会破局。不过,此说法遭到国民党立委蒋万安驳斥,蒋万安说,IPAC是以国会议员个体加入的国际组织,对于有意愿入会的台湾立委,没有人可以阻挠。

不过,赖怡忠仍批评,台湾遭中国迫害下,国民党竟顾及其亲中的立场,导致台湾无法入会,恐成为国际笑柄。他说,台湾内部若缺乏抗中共识,未来台海危机一旦爆发,这样的分歧不仅将引发国际社会质疑,也会损及台湾的国际形象。

学者:参与IPAC 为台湾扩大国际空间

美国纽约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IPAC不遗余力捍卫人权,在新疆与香港事件后,又以实际行动支持处于抗中国最前线的台湾,并严正警告中共,台湾或是国际社会,都不会屈服于北京的恫吓。

王维正说:“台湾的官式外交,由于特殊的国际的处境,向来都很困难,所以这些(IPAC)成员国的话,大部分国家跟台湾都没有外交关系。在多边参与方面,进入政府间的国际组织也是相当的困难。但它(IPAC)是一个介于政府跟民间的多边组织,所以对台湾的国际空间来讲的话,应该是有一些帮助。”

王维正说,
IPAC由各国议员组成,议员享有民意的支持与基础,可以反映各国对台海事务的民意,不过,IPAC不代表各国政府,不涉及各国对华或对台政策的制定。因此,即便台湾加入IPAC,北京也不会像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八月访台之后,出现剧烈的反应。

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国际研究所副教授张福昌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则说,IPAC虽然才成立2年多,但已有实质的抗中作为。例如,IPAC于2021年发布“勿引渡卡”(Do
Not Extradite
Cards),以遏止北京滥用国际刑警组织来追捕其片面认定的“海外异议分子”。若任何国家配合北京逮捕、遣送或引渡持有该卡的人至中国或香港,都会被IPAC成员国的国会问责。

IPAC具实质抗中成效 中国忌惮?

张福昌认为,“勿引渡卡”
带有非常具体的反中成效,若各民主国家都扩大参与且相互交流的话,未来IPAC在反中国迫害、反中国威胁、反中国输出威权主义,及反中国破坏既存的国际秩序上,应能充分展现它功效。

张福昌也表示,即便IPAC公开反中,但现阶段中国急于修复与欧洲各国的关系。例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早于9月中旬,即派遣中国政府的欧洲事务特别代表、前联合国副秘书长吴红波走访欧洲各国。当时,吴红波放低姿态,破天荒坦承战狼外交的不洽当,拉拢中欧关系的意图明显。

张福昌说,习近平未来五年的任期中,重振中国经济对政局稳定非常重要,因此中国在急着拉拢欧洲国家、恢复友好关系的前提下,战狼外交应会略微软化,不至因制裁IPAC个别成员而影响到《中欧投资协议》的大局。

张福昌说:“眼前习近平要做的是,恢复跟欧洲友好关系,特别是欧盟跟中国的《全面投资协议》。他一直希望,赶快让这个协议,能够化解在欧洲议会里面的审查过程,然后尽快通过,创造有利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些条件。在这个前提之下,他当然会减少其他不必要的一些风波。对比较边缘的、还没有真正发挥多大影响力的IPAC来讲,它(中国)的(制裁)力道,应该会比较保留一点。”

张福昌认为,中共想要拉拢欧洲各国政府,现阶段或许不把国会议员组成的IPAC放在眼里。但国会议员在各国的民主程序中,扮演重要角色,部分成员也可能进入政府工作,尽管现阶段台湾要拓展与欧洲各国的政治外交关系相对困难,但假以时日,友台的议员若入阁,官式交流的推动也并非不可能。

张福昌说:“(各国议员)多来一次,台湾就增加曝光一次,台湾的一些话语权、国际活动空间就增加了。所以我们要多结交一些朋友,这些议会议员来,我们都要善待他,建立好关系,哪一天,他也可能成为政府内阁里面的成员,那个时候,他就能够推(动)一些友好台湾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