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核算检测收费——该来的还是来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核酸检测由免费转向收费,已成为无法阻挡的趋势。

媒体近日统计发现,包括贵州省贵阳市、毕节市下属的织金县,湖南省岳阳市部分区域、四川宜宾下属多个县区、甘肃陇南和酒泉下属的部分县区以及广东惠州市下属部分区镇等多个城市和县区都已对常态化核酸检测的收费政策进行调整,除特定人群和特定情况外,其他居民进行核酸检测均需自费。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并不感到意外。今年 5
月,四川阆中在全国首次宣布居民自费核酸时,我就曾撰文指出,地方财政对于庞大的核酸检测费用早已不堪重负。

以阆中为例,这个 83 万多人的小城,每周每人一次核酸,月财政支出就是 1200
多万元。而现在,大多地方的核酸频率则要更高,算下来,全国每年花在核酸上面的钱是一个天文数字。有人算了下,大概是 1.8
万亿,这个数字的准确性未知,但即便打个对折,也足够惊人了。

由于疫情的原因,眼下各地手头都不宽裕,巨额的核酸检测费用,地方财政是无法长期负担的,千方百计向民众转嫁这笔负担,也就成为了必然的选择。

为了规避政策风险和舆论批评,这些要求自费核酸的地方,大多打出了 ” 自愿 ” 的旗号,即 ” 愿检尽检,自费检测 “。

但嘴上说着自愿检测,实际上,公交地铁、商场超市、影院 KTV
等公共场合,都不允许没有近期核酸记录的人出入,类似文字游戏,不过是强制收费的遮羞布罢了。

这就和 ” 学校规定学生自愿购买辅导教材,但不买你就无法上课 ” 是一个套路。

当然,我看到也有一些人为自费核酸辩护,比如某大 V 就放言:” 免费习惯了,改自费连 4 元都不愿意掏了?”

看来这位大 V 很不了解我国的国情啊,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有 6 亿人平均月收入不足 1000
元,农村许多老人一月的收入才两三百块钱啊。

4 块钱就不是钱了?对有些人来说这可能一顿早餐钱,一天的公交车费,孩子的几份作业本钱,一天的电费,一周的水费 ……

再要纠正下的就是,核酸检测从来不是 ” 免费 ”
的,因为财政花钱,说到底是百姓花钱,财政资金的每一分钱都来自于纳税人的涓滴贡献。

庞大的核酸费用,拖累了财政,透支了医保,如今又盯上普通百姓的荷包了。

而唯一从中受益的,就是那成千上万,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核酸检测企业。

仅以 A 股中 8
家核酸检测企业的业绩为例,疫情期间,尤其是今年以来,这些企业个个赚得盆满钵满,盈利大多呈两位数甚至三位数增长。

比如兰卫医学、凯普生物、迪安诊断、达安基因、谱尼测试、金域医学,这 6 家公司今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
240.73%、130.04%、96.94%、94.52%、94.10%、46.41%。

疫情当下各行各业都挺难的,只有这些相关企业活得风生水起,赚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让人看了心情复杂。

小时候,许多人都有过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如果全国人民每个人给我一块钱,我就赚能到 14 亿。

没想到核酸企业居然做到了,而且一做就是三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