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媒:拜登面临的习近平时代 越来越困难和不可测

2011年8月17日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携孙女访问北京 Reuters路透社

美中关系紧张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入第三个任期。美联社报导称,拜登政府正对权力扩大的习近平展开评估,华府方面愈来愈担心,未来双方关系可能变得更加困难和不可预测。

报导称:习近平如今大权独揽的状况,从毛泽东以来不曾有过,美国已经更新国防及国安策略,反映中国已被美国视为最强军事、经济对手。

拜登总统曾经自豪表示,自从十多年前初次见面以来,他与习近平的交情一直不错,当时拜登为美国副总统,习近平则是国家副主席。美联社指出,但拜登现在面临的习近平权力已经增强甚多,即使遭遇经济、外交困境,习近平也决心要巩固中国的超级强国国际地位。

美联社的报道引述华府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研究主任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分析:“我们并没有回到毛泽东时代。习近平不是毛泽东。”“不过我们确实进入了新领域,若从中国政治体制的稳定与可预测来看,我们同时也进入了变化莫测的领域。”

20国集团(G20)峰会11月在印尼举行时,拜登与习近平可望举办会谈。外界期待这场会晤已久。白宫国家安全会议发言人柯比(John
Kirby)指出,美国要与中国讨论的议题非常多。他表示:官员已经开始为元首会面预做安排,只不过是否会面还未确定。

芝加哥大学政治系教授杨大利(Dali
Yang)指出,经过几个月的对立之后,美中关系如今出现了有助于稳定发展的因素。外交部长王毅与中国驻美大使秦刚是两位最熟悉华府的中国外交官,两人在中共20大双双进入最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可望为美中关系带来延续性。

 

纽约时报:显示中国走错路的四个趋势

“纽约时报”作家佛里德曼指出,在未来历史学家眼中,2022年最重大事件或许是中国结束过去40年与西方经济整合;在美中关係上,有4项趋势显示中国走错路,以致失去美国支持。在美中关係恶化上,美国并非责无旁贷,但中国的责任要大得多。

佛里德曼说:中国是如何失去美国支持,得先问问北京:“你们曾经不费吹灰之力,就拥有在华盛顿规模最大且最有力的游说团体,如今怎把一切搞砸了?”佛里德曼指的是“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及“中国美国商会”。这些代表美国大型跨国公司的产业组织近40年来积极游说,但如今上述游说团体多半保持沉默。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佛里德曼认为,有4项趋势造就了这种结果。

第1个趋势始于2003年,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并获得进入西方市场的巨大免关税或低关税待遇时,曾承诺会签署一项有关政府采购的附属协议,以减少对外国供应商的歧视,却从未做到,反而持续操控国营企业,给予补贴,同时放任中国企业复制或剽窃西方企业的智财权,并利用受保护的国内市场把事业做大,然后与那些外国企业在中国国内及海外竞争。

第2个趋势可以追溯到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当时中共领导阶层设法以超级民族主义压制中国年轻人对民主的渴望。

第3个趋势是中国采取更挑衅的外交政策,试图在整个南海确立主导地位,让日本、韩国、越南、印度及台湾等近邻感到恐惧。

第4、也是最令人厌恶的趋势是,中国未进口西方制造的有效疫苗来遏止COVID-19(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大流行,而是执意实施“清零”政策,利用封城及监控国家的所有新工具,包括无人机、脸部辨识系统、无所不在的闭路电视摄影机、手机追踪等,甚至锁定到餐厅用餐的民众,要求他们出示二维码供扫描和记录。

佛里德曼说,这感觉像是习近平在防堵疫情的同时,一并防止人民追求自由的策略。习近平未能掌握半导体和mRNA疫苗等21世纪最先进的技术,这些都仰赖庞大且复杂的全球供应链,需要合作伙伴之间的大量合作和信任,这正是习近平过去10年挥霍殆尽的东西。

佛里德曼批评:习近平深信中国在每一件事上都能独步全球,就像是相信中国篮球队总能击败世界全明星篮球队。

佛里曼在文末表示,他希望看到中国蓬勃发展,这对世界而言是好事,但中国人如今正走在错误的道路上。中国目前仍持有近1兆美元美国国债,当1/6人类在如今仍高度相连的世界中拐错了弯,每个人都将感同身受他们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