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404文库|愚公移山:一个灾难性的决策是如何产生的?

希腊神话里,⻄⻄弗斯屡次冒犯神明,被抓到地狱。在那里,他每天要把一块沉重的大石
头推到非常陡的山上,再眼看着这个大石头滚到山脚下面,第二天又捡起来继续推。⻄⻄弗斯要永远地、没有任何希望地重复着这个毫无意义的动作。

当时,这叫“一天一捡”。 这个惩罚得以实施,是因为神的强制力。被这样折磨,可以想象⻄⻄弗斯心里非常愤怒。

提香《⻄⻄弗斯》

一个人的愤怒,可以被忽略。但如果这个惩罚是针对大多数人,且这些人是无辜的,只是想工作赚钱养家的老百姓,如何让他们不会反抗、心甘情愿、自我驱动地⻓期重复毫无意义的事情呢?

这里就体现出我们老祖先在整人这件事的高明了:被收录于8年级语文课本的《愚公移山》,完美地解决了⻄⻄弗斯的困境问题,做出了重大的理论创新。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北山愚公者,年且九 十,面山而居。惩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聚室而谋曰:“吾与汝毕力平险,指通豫南,达于汉阴,可乎?”杂然相许。

其妻献疑曰:“以君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土石?”杂曰:“投诸渤海之尾,隐土之北。”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叩石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始龀,跳往助之。寒暑易节,始一反焉。

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惠!以残年余力,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北山愚公⻓息曰:“汝心之固,固不可彻,曾不若孀妻弱子。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河曲智叟亡以应。

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帝。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焉。

加上标点符号一共385个字的这篇课文,堪称精神PUA的典范,展示了把无辜的人投入到荒诞中只需要6个步骤。

第一步,讲必要性。⻔口有两座高山,出入非常不方便,移走之后是不是就平坦方便了?

第二步,听证论证。我们把山搬走行不行?大家说行。还安排妻子提出疑问:土石放哪里?愚公说堆海里。

第三步,找托。邻家有个7、8岁的孩子说这个好耶,我也来帮忙。

第四步,树立并打击异议者。这个可怜的被打击的人叫智叟,读了这个故事的人大都会嘲笑觉悟不高站位不高,跟不上节奏。

第五步,做理论支撑,就是所谓子子孙孙连绵不绝,而山不增加,结果肯定是山被移平。

第六步,发奖励,这种行为得到回报,神帮他们把山背走的结果,显示了移山决策的重要性。而在另一个相似的故事“精卫填海”中,那只傻⻦荒诞的行为没有得到回报,所以,就没有得到“后来人为你感叹”。

愚公移山的作者是列子,作为一个先秦人士,心肠还没那么坏,否则在在这个故事中,他如果加入“恐吓”与“禁言”这两个步骤,那么愚公家的PUA就更完美了。

比如,在召开家庭会议时,愚公拿着发言稿,提高嗓⻔说:“如果不移山,我们家就要穷
一辈子!你们想要一辈子贫穷吗?隔壁村的人不移山,日子那个惨啊,媳妇都找不到!你们想要一辈子打光棍吗?”

“不想!”

“既然不想,那我们该怎么?”

“移山!移山!”众儿子高喊。

愚公老婆:“亮晶晶?”

气氛就烘托起来了。

在故事里,良知尚存的列子还让异议者智叟说了话。作为PUA之术,就不应该出现杂音,
智叟这样的人,就应该把他的嘴封起来,只剩下愚公“坚持就是胜利”的“世代雄音”。

徐悲鸿《愚公移山》其实,判断一件事情是否理性是否可行,并不需要多高的智商,只需要常识就行。真正赞同愚公的,只有邻居家7、8岁的孩子,愚公的智商和⻅识,和这个小孩也差不了多少。
但在一个愚顽的环境里,常识成了异类。

然而,权力掌握在昏庸、顽固又自大的愚公手里。他是家庭的独裁者,显然他会把这个家庭带向深渊。

愚公妻子本来可以制止愚公的荒唐行为,但她没有明确站出来反对愚公,只提出土石放哪里、怎么送饭这样的问题。可以说她没有力量,可以说她懦弱,没有责任担当。

儿子们也许有不同想法,但生产资料、生活资料的分配权掌握在愚公手里,他能对不忠诚的儿子们进行惩罚,即使有意⻅,也不得不屈从。他们很可怜,但是,不勇敢的人也不配有自由。

于是,一个灾难性的决策,就这样畅行无阻地通过了。

Paco
Pomet《任性》我们都清楚,作为农⺠,这一家人不去种地而是移山,肯定不会有子子孙孙,因为在他儿子这一代,必然的结果是饿死。应该给愚公发一个“达尔文奖”,以表彰他“通过愚蠢的方式毁灭自我,为人类的进化做出深远贡献”。

但是我们的“上帝”很残忍,不想让人按照常识来生活,他让人把两座山背走,改变了自然的进化。

愚蠢受到奖励,也就得到了延续和扩散,成了所谓“传统美德”。几千年后有人为他歌颂:
“听起来是奇闻,讲起来是笑谈……所以后来人为你感叹。”

我们不应该感叹重复而没意义的惩罚,不应该感叹愚蠢和荒谬,而是应该感叹:

一个人要挑多少担石头,才会知道山是移不走的?一个人要犯下什么深重的罪行,才被惩罚无休止地做一件重复而没有意义的事情?一个⺠族要经历多少苦难,才能够按照常识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