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兰州3岁男童去世的调查通报 必须翻译一下才能看懂

兰州3岁男童因一氧化碳中毒不幸去世后,人们在悲痛中不断追问:

如果孩子送医抢救的过程一切顺利没有阻拦,是不是有机会挽回这个幼小的生命?

11月3日,兰州市发布该起事故的情况通报,详细介绍了悲剧发生的始末,并承认处置过程中存在救助机制不畅通、工作僵化刻板的情况。

官方通报的细节很多,我充分相信写的都是真实情况,但通报的写法却让很多人把握不住重点,理不清因果关系。下面我来翻译一下通报的内容,一起代入当事人的真实视角,去感受疫情封控状态下紧急求医会遇到的重重关卡。

关于拨打120急救电话的情况

通报原文:

基本常识翻译:

当你的家人疑似中毒倒地,意识不清,这时候你肯定着急拨打120求救。但是呢,获得120的帮助其实是需要分两步的。

第一步先打通电话,这时你接入的是急救中心的平台,在系统里排队等待一个有空的接线员来处理。第二步才是分配到一个接线员来具体处理,算是真正的接通。

通报所说的“前3次因拨打时长不足未接通”,实际上是前三次都打通了电话但没排上队。按理说,120、119这类急救平台和商业公司不同,平时都是满员配置的,毕竟拨打急救电话都是十万火急的事情,不能让人排队干等。

那为什么连打3次120都没排上队呢?

这当然是因为打120的人比平时多了很多。再往上追问原因,当然是因为很多平时可以自己买药、自己去医院的患者也在拨打120,因为平时可以自己去医院化疗、透析的患者现在也需要救护车了。大家被封控起来,只有拨打120才能获得医疗帮助。

所谓挤兑医疗资源,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了:

把原本不需要拨打120的人都推给120,把原本不需要救护车的都推给救护车,那真正需要120和救护车来救命的患者,就只能排队了。

 

关于120急救中心的处置情况

通报原文:

基本常识翻译:

如果你在封控期间头痛、拉肚子了、牙疼好难受,这时候医院说给你安排线上诊疗,我想大家虽然会有点失望但都能通情达理接受,反正也没有生命危险,先听医生怎么说。

可是,如果你的妻子疑似中毒摔倒在地,已经意识不清,120说你先等等,你先告诉我你的核酸和健康码的情况,然后我去找个医生给你线上诊疗一下,14分钟后给你回电话……你是不是会崩溃,是不是想骂娘,是不是会不顾一切抱着家人冲出门去求救?

是的,这就是兰州七里河这位可怜的父亲所遇到的真实情况。再看另一边120接到求救后处理信息的做法,会让人更加绝望。

正常的情况下,120接线员接到求助电话后,如果判断需要紧急救助,会直接给距离患者最近的急诊科下发指令,急救人员和救护车按照地址马上呜呜呜就出发了。

然而,因为在封控区没有绿码,接线员先是把信息通过微信转给了兰州市医管中心,再通过微信转给七里河区卫健委,再把信息转到七里河区医院非绿码医疗救治群,再艾特一位医生来处理。

写到这里,我真是咬紧了牙关……

一,二,三,四,一条救命的信息经历整整四道中转才到医生手上,老子点个外卖都只需要信息中转一次就有骑手接单!

这是救命的信息啊!你发个微信,转个微信群,人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怎么办?

整整14分钟,这条信息才经过四道中转传到医生那里!这还能叫急救吗?

 

 

关于防疫卡口的处置情况

通报原文:

基本常识翻译:

第一次跑出家门求助,遇到卡口的2名城管队员,没有人理会他救命的求助,也没有同意借车送医,只是让他戴上口罩,随后自行驾车离开。

第二次是亲属出门求助,两名运送核酸样本的综治员没有伸出援手,只让他们拨打120和110,然后询问了他们的核酸检测情况。是的,这边你的家人中毒倒地需要急救,那边他在贴心地询问你今天做核酸了没。

第三次是两位邻居去到卡口求助,驻守干部也是让他们拨打120,同时用对讲机向社区书记报告。同样没有伸出援手,只是向社区书记报告。是的,卡口驻守的干部也是人,但他似乎没有任何处理事情的能力,不管是鸡毛蒜皮的事情还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他只有一个操作,向上汇报。

第四次,父亲抱着已经昏迷,且心肺复苏无效的孩子再次来到卡口,值守民警才终于允许他们拦一辆出租车去医院。

一,二,三,四,事关两条人命的求助,到第四次才获得进展,而且还不是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只是终于允许当事人开展自救。

这其中的无助、绝望和愤怒,我通过文字只怕不能表达出万分之一。

千言万语化作四个字:

何以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