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此时普及“新冠不可怕可防可治”何意?三年恐慌为何?

核心提要:

1.
郑州富士康员工徒步返乡一事,引发多方关注,背后折射出人们对新冠的恐慌。新冠疫情一直都在可控范围内,重新普及新冠疫情的常识,减少不必要的恐慌,非常关键。今年,医学专家或权威部门多次回应了关于新冠被夸大的不实传闻。比如2月份,钟南山院士鼓励香港各界齐心抗疫,说明了奥密克戎症状较轻,市民无需担心。

2.
据相关数据,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奥密克戎感染者中,有99%以上是轻症和无症状。现在感染奥密克戎后,重症和死亡的风险已经大大降低,很少有重症和危重症。所谓的新冠感染后200多种后遗症,大多数并未得到证实。

3.
对于大多数已经完成疫苗加强针接种的人群,新冠重症和死亡的风险已经非常小。如果不慎中招,可以使用一些非处方药进行控制。但最关键的还是要加强个人防护措施,这种物理防护是始终有效的。

01

郑州卫健委:新冠肺炎不可怕,可防可治

这几天,富士康员工徒步返乡的消息
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在几大视频网站上都有许多徒步返乡的直播,这些年轻人为了“逃离”富士康也引起了众多讨论。

据官方公布的信息,富士康园区并未发生重症感染,疫情也一直在可控范围内,是什么导致了他们“恐慌性”的逃离?看工人发的视频以及媒体披露的原因,许多员工认为“被感染的机率很大,也不完全了解病毒的情况,以为感染了之后会像2020年年初武汉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人一样,不仅很难受、留下后遗症,尤其是会影响生育能力,甚至可能死亡。”

这让他们陷入恐慌,以至于官方都紧急出来安抚说病症很轻。

10月31日,郑州卫健委在“健康郑州”(郑州卫健委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新冠肺炎不可怕,可防可治。郑州权威专家来解答!”,而《大河报》《河南日报》等河南媒体,也发表了多篇文章,解释为什么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而这些文章,都在强调一点——大家不要过于惊慌。

重新普及对于新冠的常识,减轻富士康员工与民众的恐慌,郑州卫健委的科普文章也在大范围内引发了高度关注。

疫情爆发三年来,从德尔塔到奥密克戎,病毒也由以前的侵肺(下呼吸道感染)进化为上呼吸道感染,疫情与病毒的传播方式,死亡与重症相比两年前,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国家卫健委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也已更新公布了第九版。海外回国隔离也缩短至七天、三天居家。香港特区甚至都施行了“3+4”隔离政策。

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重症致死已连续六个月为0。

为何民众仍然活在对于新冠的恐惧中?

02

此时普及“新冠肺炎不可怕,可防可治”,意味着什么?

郑州卫健委为何会在这个时候给大家普及“新冠肺炎不可怕”的理念?

实际上作为医学专家或者权威部门,是有责任在民众恐慌时予以正确的科普及安慰的,这些在国内都有过先例。

就以今年为例,今年2月,香
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钟南山院士用粤语鼓励香港各界齐心抗疫,告知大家奥密克戎的症状相对较轻,市民不必过于担心。

相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今年4月上海疫情时复旦大学中山医院感染科主任胡必杰、7月西藏疫情时自治区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花德米都出来解释过,大部分感染者无需临床干预。

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当某地有专家出来安抚大家时,可能说明此时面临的防疫形势是比较严峻的。

客观上,郑州卫健委的文章起到了安抚人心的作用。并有极强的针对性,回答了民众关心的新冠疫情所谓的“感染上就会死,有200多种后遗症,影响生育等”夸大性的关于新冠的不实信息与谣言。


据了解,富士康员工大多是青壮年,且几乎百分之百接种了两针新冠疫苗,(当地规定不接种两针不让进厂)。这些青壮年即使感染,大多也是轻症与无症状。并且属于疫情中较安全的群体。

03

新冠肺炎为何是自限性疾病?奥密克戎感染者中,有99%以上是轻症和无症状

首先在传染病学上,“健康郑州”这篇文章说的大部分都没问题,关于病毒传播、如何防护、如何使用口罩、常见症状等说的都比较科学,也确实“可防可治”、“是自限性疾病”(注:自限性疾病,就是疾病在发生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靠机体调节能够控制病情发展并逐渐恢复痊愈。一般来说,在没有严重其他并发症的情况下,只需对症治疗或不治疗,如一些特殊的病毒感染、自身免疫性疾病等。常见的自限性疾病有:玫瑰糠疹、水痘、病毒性感冒、亚急性甲状腺炎
、轮状病毒肠炎等),这些都是客观的医学事实。

当然“自限性疾病”可轻可重,许多病毒急性感染都是“自限性”的,也不代表着发病后完全不需要临床干预。而“不可怕”这种则属于比较主观的评价,到底可不可怕取决于每个人的自身感受。

但整体上来说,现在感染奥密克戎后重症和死亡的风险已经大大降低了,一方面是由于疫苗的广泛接种,大家身体里有了免疫力,相当于有了防弹衣和头盔,而不是像2020年时那样裸身上战场;另外一方面是奥密克戎的“内生致病力“下降,对于肺部的侵犯程度显著低于原始毒株和德尔塔等变异体。

因此目前各地的绝大多数感染都是轻症和无症状感染,少有重症和危重症。这一点跟港台地区以及国外是类似的,据相关数据,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奥密克戎感染者中,有99%以上是轻症和无症状。

▎ 2020年2月21日,
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科技创新支撑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中国科学院院士王福生就“新冠肺炎属于自限性疾病”的热点问题进行了解释。

04

各国新冠后遗症研究可能夸大了危害?无症状感染者的长新冠风险很低

除了新冠的致病力以外,还有很多人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后遗症(或者叫长新冠、Long
COVID等)”。实际上这个问题仍在研究当中,但是目前各国不同的研究都在指向一点:新冠后遗症与感染时的症状严重程度相关,如果我们降低了感染时重症的风险,我们也在降低新冠后后遗症的风险。

大家需要知道的是以下几点:

1.
不仅仅是新冠,急性感染后的慢性症状同样存在于其他许多病原体,包括流感、RSV等;

2. 奥密克戎的新冠后遗症显著轻于原始毒株和德尔塔毒株;

3. 无症状(或者轻微症状)感染者的新冠后遗症风险很低;

4. 接种疫苗可以进一步降低长新冠风险;

5. 儿童的长新冠显著低于中老年人;

6. 各国新冠后遗症研究,可能夸大了其危害程度。所谓的200多种后遗症,大多并没有得到证实。

▎ 今年四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感染病科胡必杰教授,在回答奥密克戎新冠病毒变异株是否有200种后遗症的问题时,认为“这种说法大大夸大了感染奥密克戎的后遗症。作为一种病毒感染,奥密克戎和两年前经常侵犯下呼吸道的新冠原始病毒类型相比,主要局限于上呼吸道。只要患者免疫功能正常,后遗症很少会出现,基本上可以完全康复。目前,奥密克戎感染者95%以上是无症状和轻型,普通型也只有3-5%,重型和危重型罕见。

05

奥密克戎无症状患者可自愈,轻症可治疗。最重要的药物仍然是科学防疫

因此,就目前奥密克戎各种变异体的毒力而言,对于大多数已经完成加强针接种的人来说重症和死亡的风险已经非常小了,但由于其极强的传染性,奥
密克戎毒株的威胁主要是在公共卫生层面。

当疫情爆发时,虽然大多数感染者的重症和死亡风险较低,但是仍然会有一部分人出现比较明显的症状,比如发热、咳嗽、喉咙痛等,这种情况下通常用一些非处方药(OTC)就可以控制,比如解热镇痛的对乙酰氨基酚和布洛芬等,另外快速抗原检测也很方便在家里进行,避免人员聚集。

对于大多数接种过加强针的朋友而言,即便感染,基本也是无症状和轻症为主。一般病程在一周以内,用药的主要目的是缓解症状,另外多休息、补充足够的水
和电解质也是很重要的。

此外,还有一些非药物也可以起到缓解症状的作用,比如蜂蜜。

蜂蜜可有效缓解(1岁以上)儿童急性咳嗽
,甚至效果不亚于右美沙芬。其止咳原理是蜂蜜的成分中有一大半都是糖,高浓度的糖水可以促进唾液分泌及呼吸道粘液分泌,提高气道的感觉阈值,从而减缓咳嗽的频率和程度。

再比如不同国家的老百姓生病时也有些常用做法,像用淡盐水或者稀释的苹果醋漱口缓解喉咙痛。这些做法并没有很严格的对照研究证实其效果,但是对有些人确实有效,并且由于没有什么明显的副作用,因此是可以尝试的。

▎ 郑州航空港区方舱内张贴的告示。关于目前病毒的传染性、致病力、临床表现和治疗方式,可以参看这个方舱医院医护人员的观点。这个告示指出:”奥密克戎新冠病毒现在有一个显著特点,传染性很强,比以前强了很多倍,但是致病力很低,所以大家应该消除恐慌。因为这个病毒致病力很低,大多数感染者只需要医学观察,不需要用药治疗,所以我们才建立了郑州航空港区医学观察点。医学观察点的目的是啥?要缓解大型医院的压力,我们在医学观察点的绝大部分都是轻症的或者是无症状感染者。”

而在社会层面,除了继续推动加强针接种以外,鼓励大家戴口罩、做好手卫生、保持室内通风等,也是很多传染病专家呼吁的个人防护措施。无论面对哪种新冠变异体,这些物理防护措施是始终有效的。

最后,郑州卫健委这时候会出来安抚大家,这些让我想起我们在医学院学到的最重要几句话之一是——偶尔治愈,时常帮助,总是安慰(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于安稳中发出预警,于恐慌中抚慰人心,这是我们需要坚持做的事情。而很多时候实事求是,就是最有用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