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首席大法官已遭孤立 7个月劝说仍被保守派翻案

Chief Justice John G. Roberts, Jr.
at the swearing-in of President Joe Biden on January 20, 2021.
Photo: Carlos M. Vazquez II(公有领域 -Public domain)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兹(John G. Roberts
Jr.)花了七个月时间,试图说服其他大法官加入他「渐进式削弱罗诉韦德案」的主张,但当24日五名保守派大法官全面推翻罗诉韦德案后,外界发现,罗伯兹面对这桩他任职大法官17年来最重要的案件,完全处于孤立状态;在许多方面,他已形同边缘人。

●「那已不是罗伯兹的法庭」

纽约时报报导,首席大法官本应是最高法院名义上的领袖,但罗伯兹在此案中完全没有发挥影响力,其他大法官拒绝了他提的裁决内容;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法学教授兼历史学家齐格勒(Mary
Ziegler)25日表示,「那已不再是罗伯兹的法庭了」。

现年67岁的罗伯兹2018年在大法官甘迺迪(Anthony M.
Kennedy)退休后,成为首席大法官;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1937年以来一直扮演法院平衡支点,通常在意见分歧很大的案件中投下决定性的一票。

罗伯兹过去主要利用这种影响力,有节制地推动法院向右移动;他视自己为法院权威声望的保护者,避免让法律体系受到太大衝击,试图以较狭隘方式来裁决案件;但自从前总统川普任命的保守派大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在2020年接替已故大法官金斯柏(Ruth Bader
Ginsburg)后,罗伯兹的权力出现关键转变,影响力式微。

●情势凸显他现在或未来命运

其他五位保守派大法官蠢蠢欲动,他们不需要罗伯兹那一票来实现目标;对罗伯兹来说,身为首席大法官站在其他三位自由派同僚阵营投票,无疑也是失败的;所以24日人们看到罗伯兹提出一项同意意见,却只代表他自己发言。情势凸显出罗伯兹现在、也许未来也将面对的不幸命运。

威廉玛丽学院(College of William & Mary)法学教授拉森(Allison Orr
Larsen)说:「这让人怀疑罗伯兹未来是否还会是主角。」

罗伯兹确实面临其他挑战。儘管大法官艾里托(Samuel Alito
Jr.)24日代表多数大法官撰写推翻罗诉韦德案意见书时表示,「不应将此意见理解为『对不涉及堕胎的先例产生怀疑』」;但最高法院不论是自由派或保守派成员,都对此表示怀疑。例如,保守派大法官汤玛斯(Clarence
Thomas)就在同意意见中写道,根据24日意见的逻辑,法院应继续否决有关同性婚姻、同性恋亲密关係和节育这三个「明显错误的决定」。

可以肯定的是,罗伯兹和比他更保守的同事之间,在种族、宗教、投票权和竞选资金等领域上,交集不大;在其他领域,如接下来的死刑判决中,他有可能与三位自由派大法官和卡瓦诺
(Brett Kavanaugh) 大法官结盟。

●「不具政治性」已站不住脚

总的来看,罗伯兹可能很难保护他珍视的制度主义价值观;在最高法院支持率暴跌、部分大法官人身安全受威胁、紧张局势升高之际,罗伯兹过去公开强调「法院不具政治性」的主张,也愈来愈站不住脚。

罗伯兹2016年曾表示,「我们不是在为民主党人或共和党人工作。」两年后,当川普批评下级法院法官是「欧巴马法官」时,他也曾公开斥责川普并重申立场表示,「我们没有欧巴马法官或川普法官、布希法官或柯林顿法官」。

但24日当所有三名民主党籍总统任命大法官都投票否决密西西比州堕胎禁令、所有六名共和党籍总统任命大法官都投票支持该法律时,罗伯兹恐怕很难再让社会大众相信,大法官执行其工作,与党派毫无关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