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被抖音 “支配”的,不止欧美乐坛,还有…戛纳

” 我累了 “。

美国女歌手 Halsey 在 TikTok 上传了一条视频,抱怨自己出道 8 年,卖出超过 1.65
亿张唱片,但还是不能决定什么时候发行新歌。

因为她所在的唱片公司,要先在 TikTok 上制造出一轮 ” 病毒性传播 “,才允许歌手正式发行新歌。

和抖音 ” 支配 ” 华语乐坛一样,过去几年,TikTok 成为欧美歌手分享和营销音乐的重要方式。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歌手开始对 TikTok 感到不满。他们认为,TikTok 绑架了音乐行业—— ” 一切都是营销
“。

TikTok” 支配 ” 欧美乐坛

截至目前,Halsey 吐槽 TikTok 的视频,播放量已经突破 920 万次。

她不是唯一一个公开控诉 TikTok 的音乐人。

英国歌手 FKA twigs、Charli XCX 和摇滚乐队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的主唱都发表过类似的吐槽,他们被唱片公司要求 ” 努力 ” 发布 TikTok 视频,营销自己。

讽刺的是,在 Halsey 吐槽 TikTok 的成为 ” 爆款 ” 后,她终于被允许在 6 月 9 日上线自己的新歌。

而在新歌面世后,Halsey 还被质疑,这个吐槽视频本身就是一场营销事件。Halsey 否认了这一说法。

成名音乐人疲于应付唱片公司下达的 “TikTok KPI” 背后,TikTok 正在深度改变全球音乐行业。

在这个短视频平台上,诞生了许多 ” 一曲成名 ” 的故事。

2018 年,美国小伙儿 Lil Nas X 创作的歌曲《Old Town Road》凭借其非常洗脑的旋律,在 TikTok
上走红。

随后,该歌曲连续 19 周取得 Billboard HOT 100 冠军。Lil Nas X
则被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签下,跻身欧美一线歌手之列。

“TikTok 改变了我的命运。”Lil Nas X 说。

从 Glass Animals 的《Heat Waves》到 Encanto 的《We Don’t Talk About
Bruno》,许多 ” 时下流行 ” 歌曲的成功,都离不开 TikTok 的 ” 病毒性传播 “。

据《2021TikTok 年度音乐报告》,2021 年,大约有 430 首歌曲的 TikTok 视频播放量超过 10 亿,比
2020 年增长三倍。

有研究显示,5% 的美国 TikTok 用户表示他们用这个 App 来发现新音乐,63% 的美国用户表示他们在 TikTok
上第一次听到从未听到过的音乐。

环球音乐巴黎战略负责人 Jean Charles Mariani 也向媒体表示:”TikTok 已经成为发现音乐的强大助力 ……
一些独立艺术家很好地利用了它。”

在看到 TikTok 的能量后,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索尼音乐、华纳音乐、环球音乐,很快与 TikTok 达成版权合作。

TikTok 已经成为音乐行业的重要参与者。

同时,TikTok 也在改变音乐本身。数据显示,2013-2018 年,Billboard HOT 100 的金曲平均时长下降了
20 秒,TikTok 的出现大大加速了这一趋势。

和国内一样,在算法推荐与 UGC 二创的驱动下,欧美乐坛涌现出许多迎合短视频 15
秒规则的网红音乐人,专做洗脑、融梗、缝合式歌曲。

TikTok 改变一切?

被 TikTok 影响的,不止音乐行业。

2017 年,张一鸣以 10 亿美元价格从 Facebook、快手等一众竞争者手中抢购下 Musical.ly;2018
年下半年,Musical.ly 正式并入 TikTok;2019 年开始,TikTok
扫荡了全球各个地区的应用排行榜首位,全年整体下载量排名第四。

2021 年 9 月 27 日,TikTok 宣布全球月活用户超过 10 亿。

6 月 17 日,Sensor Tower 公布了 2022 年 5 月全球热门移动应用下载 TOP10,TikTok &
抖音蝉联冠军,单月下载量超过 6400 万。

TikTok 的 ” 增长神话 “,影响了包括 Facebook、Netflix、Twitter
在内的许多海外科技巨头。

据报道,日前,一份外泄的 Facebook 内部备忘录显示,Facebook 正在调整推荐算法,在信息流中 ”
平衡有联系的内容和无联系的内容 “,以变得更像 TikTok。

马斯克在本周四举行的推特线上员工大会上大赞 TikTok:” 在确保你不会感到无聊这方面,他们做得非常棒。”

马斯克还称,TikTok” 对算法进行了打磨,使其尽可能吸引人 “。他希望推特能像 TikTok 一样吸引人,但要 ”
以一种不同的方式 “。

在音乐、科技领域以外,TikTok 也向欧美电影行业、职场文化发起 ” 挑战 “。

今年 3 月,TikTok 成为戛纳电影节官方合作伙伴。戛纳电影节组委会与 TikTok 达成合作,为 TikTok
用户提供后台、红毯以及影人的独家采访内容。

戛纳期间,TikTok 还举办了 ” 首届 TikTok 短片电影竞赛 “,颁发了三个相关奖项。

TikTok 在欧美也已成为电影宣传的战场。在为《哥斯拉大战金刚》营销时,创意公司 Movers+Shakers 在
TikTok 上发起 #GodzillaVsKongRoar 挑战。电影上映一个月内,该话题标签创下了 70 亿的总播放量。

而本月初,”TikTok 将 996 文化带入英国引发离职潮 ” 的话题,在互联网上引起热议。

据媒体报道,TikTok
的中国管理团队与伦敦员工之间的文化冲突,在短期内引发了离职潮。伦敦员工抱怨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与英国文化背道而驰。

报道称,自从 TikTok Shop 英国站上线以来,伦敦电商团队至少走了 20
人,约占总人数的一半。剩下的一些人也表示准备辞职了。

对此,TikTok 方面表示,一切制度都有遵循当地的法律法规,针对部分员工和媒体反映的种种问题已展开自查。

作为字节跳动推进国际化战略的一把尖刀,在全球拥有 10 亿月活用户的 TikTok,正在改变与之有关的方方面面。

某种意义上,”Love it or hate it, TikTok is changing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