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哪吒速运“崩盘”之谜:“依托国企背景、服务乡村振兴”

哪吒速运“崩盘”之谜:“依托国企背景、服务乡村振兴”▲ 哪吒速运南京江宁分拨中心,园区管理处工作人员称,年后就再没有见过他们。 (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图)

全文共5637字,阅读大约需要14分钟

  •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底至今,有10家企业对哪吒速运提起诉讼,江苏国信华夏持有的哪吒速运股权,也全部遭到冻结。

  • 除了国企背景外,哪吒速运对外宣传的另一个口号便是乡村振兴,还专门成立一家涉及农业的公司,作为快递流量来源的证据。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

任编辑|顾策

“年后就没有见过哪吒速运的人。”宇培南京江宁物流园的一位物业人员回忆。园区一个仓库的承租方,2021年将5400多平方米场地转租给哪吒速运,用作南京江宁分拨中心。


该物流园远离南京市中心,但距安徽马鞍山市区仅有二十多公里。


2022年5月中旬,南方周末记者来到现场看到,哪吒速运办公区和仓库大门紧锁。后门上贴有“江苏省区南京分拨哪吒速运”字样的封条,落款时间为2022年1月24日,当时距农历新年还有七天。


物流园一位保安介绍,哪吒速运拖欠了租金,年后人都走了,但设备还在。


南方周末记者前往哪吒速运位于浙江义乌、广东东莞的分拨中心,发现其均处于停运和拖欠房租的状态。


哪吒速运成立于2020年11月,母公司为江苏国信华夏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国信华夏”)。股权穿透后,实控人为中国国信信息总公司。


依托国企背景、服务乡村振兴成为其招揽加盟商的口号。2021年1月,哪吒速运开始在全国范围招商。有哪吒员工对南方周末记者称,哪吒速运的网点超过1200个,遍布二十多个省份。


多位哪吒速运加盟商及前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2021年11月前后,哪吒速运曾起网运营一段时间,但在农历新年前戛然而止。转运中心、网点至今未能复工。


这个全国性快递网络中断运营几个月,是否意味着加盟费打了水漂?


在一个哪吒速运全国加盟商的微信群里,几乎每天都有人询问起网时间,但没人能给出确切答案以及证据。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底至今,有10家企业对哪吒速运提起诉讼,涉及各类合同纠纷,哪吒速运被冻结和查封的资产超过160万元。此外,江苏国信华夏持有的哪吒速运股权,也全部遭到冻结。


最近两个月,哪吒速运再没有发出官方声音。哪吒速运、江苏国信华夏的微信公众号超过两个月没有更新。哪吒速运的官网无法打开,曾公布的400开头全国加盟热线,也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22年5月30日,哪吒速运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工商资料显示,2022年5月开始,哪吒速运旗下四家全资子公司的股东,相继变更为江苏国信华夏下属的江苏二郎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皆为100%。


1

拿不到快递入场券

 

2022年5月6日,哪吒速运法定代表人发生变更,总经理李涵退出,李付国成为哪吒速运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多位哪吒速运加盟商及前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未曾听说过李付国这个名字,李涵才是搭建起整个江苏国信华夏体系的人。


据多位接触过李涵的人士介绍,李涵曾长期在南京做执业律师,后期与两位合伙人在南京创办了一家律所。一位曾接触过李涵的律师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李涵做涉外案件多。


裁判文书网显示,李涵最后一个接手的案子,发生在2017年12月。两年后,李涵成为江苏国信华夏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


江苏国信华夏曾是一家私企。工商资料显示,江苏国信华夏原名为泰华鑫国贸(江苏)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从事自营、代理商品以及技术进出口业务,曾持有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


2020年5月18日,泰华鑫国贸(江苏)有限公司更名为江苏国信华夏,原有股东退出,成为国信华夏100%持股的全资子公司。


哪吒速运成立后,必须拿到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这是进入快递行业的入场券。


哪吒速运的办法是边申请,边招商,但遭到了邮政管理部门处罚。广东省邮政管理局官网显示,2021年6月,广东阳江市邮政管理局约谈了哪吒速运广东总代理陈远荣,原因是哪吒速运在未获得经营许可资质的情况下,开展招商活动。


一年多来,哪吒速运的快递经营许可申请均以失败告终。国家邮政局官网显示,2021至今,哪吒速运5次向邮政管理部门申请快递经营许可证,结果都是不予受理。


“哪吒速运很多地方不符合条件,省邮政管理局一直没有受理它的申请,但具体原因,只能告知申请当事企业。”2022年5月,江苏省邮政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


陆毅是南方一位地级市邮政管理局局长,他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快递经营许可证主要考核人员、场地、设备以及信息化程度等,“就是综合保障能力,比如单号能不能实时跟踪查询”。


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官网显示,2021年,哪吒速运先后两次申请不同款式商标,带有公司中英文名称及LOGO,应用于运输领域,但商标申请至今未通过。


2

借网运营失败

 

多次申请快递经营许可证不成功,哪吒速运决定“曲线救国”。


2021年10月,江苏国信华夏公众号发布信息称,接手速尔快递经营事项已于2021年10月8日经法律程序表决通过,江苏国信华夏协同旗下哪吒速运等企业,与速尔快递形成多元化经营模式。


托管仪式上,哪吒速运负责人李涵在致辞中表示,“将尽快以速尔快递为主体起网华东、华南、华中三个大区,之后逐渐覆盖全国网络。”


在此之前,2021年9月23日,江苏国信华夏公众号发布文章称,中国国信信息总公司就托管速尔快递一事,向江苏国信华夏复函。在附上的文件中,中国国信信息总公司表达了对托管一事的大力支持。


“为了稳住加盟商,临时抱佛脚。”姚原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他曾经营快递业务十余年,2021年年初入职哪吒速运,担任某省区总代理。他解释,速尔快递主要是大件快递和快运业务,网络系统搭建与快递公司不同,相当于两张皮。


2021年5月,速尔快递公众号发布消息,公司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实际上,托管一事并未形成实质意义的收购。工商资料显示,哪吒速运、江苏国信华夏与速尔快递之间,至今没有形成任何股权交叉。


这种方式并不合规。2013年,交通运输部发布《快递市场管理办法》,规定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的企业,不得以任何方式将快递业务委托给未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的企业经营。


顶着风险托管速尔快递后,哪吒速运从2021年11月份左右开始起网运营,一出手就是低价吸量。


“1公斤以下的货,哪吒速运的价格是1.2元/票;通达系快递,均价在2.5元/票。”一位义乌通达系资深加盟商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哪吒速运起网低价吸量,但只能发到十几个省份,网络不稳定,量大的客户不敢发,只能收到通达系不要的抛货(体积大,重量轻)。


据姚原介绍,辽宁一个地级市,一天的量仅几十单,“上百单都是多的,一共运营没两月还关了”。


多位哪吒速运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2022年2月,江苏国信华夏结束了对速尔快递的托管,至今未能起网复工。同月,广东省邮政管理局发布消费提示称,近日速尔快递在广东省内服务运行出现异常,提示消费者谨慎使用速尔快递服务。


“速尔烂账太多了,拖欠场地费、工人工资等等。”哪吒速运广东区域一位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


哪吒速运“崩盘”之谜:“依托国企背景、服务乡村振兴”

哪吒速运浙江金华分拨中心内,场地空空荡荡,只剩下几条传送带,垃圾和泡沫屑散落一地。 (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图)


3

“账户被封了,没钱”

 

搭建起一个全国性快递网络并不容易,需要几十亿乃至上百亿的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网络运营管理。


曾在东部某省份担任哪吒速运省区总代理的韩志,负责确定省内的转运中心。涉及场地租赁、设备投入时,韩志发现,公司资金并不充裕,都是按月支付,“这不正常,应当按年计算”。


为了节省成本,哪吒速运还把分拨中心人员、客服、车队等都进行了外包。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至今,哪吒速运进行了多轮针对外包项目的招投标。


然而,拿不到证,借网失败,场地、人员、设备的费用仍要不断支出,哪吒速运开始拖欠项目款、场地租金等。


2022年年初,赵尔的劳务公司曾中标哪吒速运金华转运中心劳务外包项目,干了一个多月,垫了二十多万,没能拿到钱。5月初,赵尔跑到哪吒速运总部,公司负责接待的人告诉他,“账户被封了,没钱”。


5月中旬,在哪吒速运金华转运中心,三位建筑公司的工作人员正在评估顶棚钢材的价值,“大概值个几十万。”现场一位工作人员解释,“哪吒速运欠了钱,别人委托我们过来评估,到时候要拆了卖。”


现场设备只剩下传送带,积满灰尘,留有大大小小的脚印。办公区域内,东西大多搬空。一位哪吒速运的员工躺在沙发上休息,他称自己是分拨中心的负责人,整个浙江就只有四个员工,过去两个月,公司都是发点生活费。


距金华1200多公里,哪吒速运虎门分拨中心也面临烂尾的命运。2022年5月6日,南方周末记者来到现场,大门右侧长满杂草,分拨中心空空荡荡,传输设备上已经积了灰尘。


保安刘兵在这里守了半年。这里远离东莞虎门镇中心,占地6万平方米,但距广深沿江高速入口仅有2公里。2022年1月30日,虎门分拨中心投入运营,被写入哪吒速运的大事记。


他遇见过几拨来要债的人,员工来要被拖欠的工资,移动公司来讨几万块网费,找不到人,给刘兵留下名片,“让看见哪吒速运的人,就给他们打电话”。


最大的苦主是刘兵的老板张林。2021年5月,他把场地租给对方,租期三年。然而,不到半年,哪吒速运就开始拖欠房租。2021年年底,他赶走了哪吒的员工,把设备扣下来抵押金。


4

“哪吒速运还在调试中”

 

姚原和多位加盟商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除了国企背景外,哪吒速运对外宣传的另一个口号便是乡村振兴,还专门成立了一家涉及农业的公司,作为快递流量来源的证据。


这家公司名为江苏二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郎科技”)。工商资料显示,2021年年初,江苏国信华夏成立二郎科技,100%持股。二郎科技官网显示,公司以扶持三农、乡村振兴和信息服务为主,“以优质产品切入,依托哪吒速运物流体系”。


二郎科技在官网写道,母公司江苏国信华夏为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单位,并附上相关文件照片。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官网显示,江苏国信华夏确为副会长单位。该协会会员服务管理办法显示,会员通常情况一次缴纳五年(一届)会费。


为核实相关入会信息,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致电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会员管理部,但电话一直未能接通。


2022年5月中旬,南方周末记者来到二郎科技位于南京秦淮区的线下门店。这里远离商圈,离高铁站不到三公里,门口便是断头路,不少地产项目正在开工。门店主要售卖零食、农产品和酒水等,正在促销,但人不多,只有一对年迈的夫妻过来领取促销的免费鸡蛋。


门店负责人介绍,最近一周,店里转向卖临期食品、商家的尾单尾货食品等,走的是特价路子,大量商品都是9.9元一件。此前,店里只有三四十样东西,走的是高端路线,卖富硒大米、依云矿泉水、牦牛肉等,店里还有一大半的地方做成水吧。


“一年房租38万元,2021年店里连10万元都没有卖到,来的人很少。”走特价路子后,老板将1公斤60块钱的富硒大米打折出售,降价到1公斤40块钱,摆在门口的显著位置,但价格仍高于寻常大米价格。


除了线下门店,二郎科技还开发了App以及小程序“二郎社区”,售卖日用品、水果、零食等。截至2022年5月23日,“二郎社区”的App页面显示,在售商品91款,仅有一款卫生纸和凤梨显示有销量,且销量均为1。


此外,二郎科技客服解释,线上平台发货发的是通达系快递,“哪吒速运还在调试中”。


一位曾在二郎科技市场部工作的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公司一直没有发展起来,领导不停地换,一会一个想法,却不投入,“市场部没钱根本做不起来”。


2021年5月,二郎科技公众号发布在全国范围内的招商信息。一位二郎科技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一年过去了,全国仅有南京秦淮区一家门店正在运营。


南方周末记者曾前往哪吒速运位于南京金融城4号楼的办公室,江苏国信华夏与二郎科技均在此办公。前台工作人员请示后称,领导均不在办公室,婉拒了采访。


5

挂靠国企?

 

距离签下与哪吒速运的承包经营合同,已经过去五个月。杨健发现,32万块加盟费只换来了一份纸质合同,没有场地、设备,没有发货,没有起网时间,他甚至连内部软件系统的密码都忘记了。


二十多岁的东北人杨健,南下在义乌干了多年快递黄牛。2022年年初,同行牵线介绍后,接触没几天,便选择拿下了哪吒速运二十多个义乌网点中的一个,付了32万元加盟费。


杨健坦言,看中的是哪吒速运国企背景。


上述通达系加盟商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前两年,京东旗下众邮快递起网,一个义乌网点加盟总费用只要7万块。


姚原曾计划承包一个地级市的经营权,便通过公对公账户向江苏国信华夏支付了20万元意向加盟费,但并未签署承包经营合同。几个月后,姚原惊讶地发现,该地区已经有加盟商开始运作。他向总部申请退款,但一直未能退回。


2021年10月12日,李涵回复他称,“说给退肯定给退。”结果钱还是没退成,他也再没有联系上李涵,“电话不接,信息不回”。


姚原终于失去耐心,于2021年起诉了哪吒速运,并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他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公司核心管理层外行,没有接触过快递业务,也让工作难以推动,“都是省区的人在辅导总部员工快递业务”。


韩志认可姚原的说法,他曾在苏宁物流任职多年,“总部一直描绘蓝图,但是这么多加盟商进来后,前期怎么去维持生存,一直没有落地方案”。


南方周末记者以哪吒速运供应商身份,向中国国信信息总公司副总经理、国信华夏法定代表人李良咨询。他表示,江苏国信华夏挂靠在国信华夏旗下,中国国信信息总公司并不参与日常经营管理,2021年财务也没有并表。


李良进一步解释,中国国信信息总公司正在清理下属企业,江苏国信华夏和哪吒速运属于被清理整顿的企业之一。但李良没有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任何有关江苏国信华夏挂靠的证据。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致电江苏国信华夏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李涵,求证挂靠事宜,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应受访者要求,陆毅、姚原、刘兵、张林、杨健、韩志、赵尔为化名。)

其他人都在看:
哪吒速运“崩盘”之谜:“依托国企背景、服务乡村振兴”

哪吒速运“崩盘”之谜:“依托国企背景、服务乡村振兴”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哪吒速运“崩盘”之谜:“依托国企背景、服务乡村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