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救护车”坐地起价,家属:司机曾想赶人下车

黑龙江省哈尔滨五常市一辆救护车,在运送女肿瘤患者何女士回家途中半路坐地起价,何女士回家不久去世,此事引发网友关注。当地官方人士证实,纪委、公安、卫健等部门都在跟进处理。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一周多时间,但是何女士的家属依然难掩悲伤和气愤。11月5日,何女士的儿子和女儿告诉极目新闻记者,54岁的母亲半路被120司机拉拽,收费则从事前打电话说好的不超过1200元到最后收费3140元,母亲到家两分钟就去世了,家人至今心绪难平。

5日,五常警方通报称,依法查处一起涉嫌强迫交易案件,三名涉案嫌疑人全部到案。


家属:半路涨价拉拽母亲都不可原谅

何女士的女儿张女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们是哈尔滨市五常市拉林镇人,54岁的母亲此前患有恶性肿瘤,在哈尔滨市一家肿瘤医院治疗,已被医生告知母亲时日无多,所以就想将母亲接回家,在家里好好陪伴母亲走过最后的时光。

“11月27日晚上,我从网上搜索到五常市人民医院尾数为120的座机电话,拨打此电话告知对方我们在哈尔滨市某肿瘤医院,需要一辆救护车将病重的母亲送回家。”何女士的儿子张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当时他拨打上述电话号码不久,就有一位男子用手机联系他,当时对方告知的价格是肿瘤医院到五常市1600元,因为只到拉林镇距离大约55公里比到五常近,对方说收费不会超过1200元。

张先生回忆,从哈尔滨市区的那家肿瘤医院上车时,救护车上的司机和医护人员没有说价格和收钱的事情,等车辆走到半路被告知需要交纳多种费用,对方称合计需要收费4600元。

张先生和其姐姐当时就不同意,张先生姐姐与司机等发生争吵。张先生称,当时那个中年男司机说不给钱就拉回原地,救护车随即掉头走了约两分钟后司机停车,四周黑黢黢一个人都没有,司机打开救护车后门,寒冷的空气进入车内,司机还拉拽躺在担架上的母亲要将他们几个人赶下车。
转给救护车的付款记录

“最后没有办法情况下,我们用手机微信支付了3140元钱,此时是11月28日凌晨1时25分。”张先生表示,后来司机将他们送回家,母亲回家躺到床上大约两分钟,就去世了。

张先生表示,虽然母亲病重时日无多,但是在半夜气温零下的情况下,司机拉拽母亲很不应该。

在张先生提供的视频中,那辆救护车的车头和车尾均没有悬挂车牌,车头上的“急救”在夜幕下很显眼。
为涉事救护车截图

医院:已开除当事接线员

上述家属提到的尾数为120的电话,到底是一个什么电话?

11月5日,极目新闻记者在网上搜索到此电话号码,显示此电话为五常市人民医院对外公开的联系方式。

五常市人民医院是一家二级甲等公立医院,该医院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该医院救护车的收费为3元/公里,出诊费60元/次,使用车上的设备不收费,使用药物按照价格收费。

对于网上所说的救护车半路坐地涨价一事,该工作人员称,那辆涉事救护车非五常市人民医院所有,当时医院的那名接线员已经被开除,正在接受有关部门调查。

此前,一名权威官方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事情已进入司法程序,包括救护车司机及医院接线人员均已被公安机关抓获,并立案侦查,“这里面或涉强迫交易罪。”

患者家属拨打五常市人民医院的电话,为何会出车的不是该医院的救护车?没有牌照的救护车为何可以上路并且能进入哈尔滨市区?驾驶这辆车的司机到底是什么人……网友们还有太多的疑问。

就此事,极目新闻记者11月5日上午联系五常市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电话无人接听,发短信暂未获回复。

警方:已对3名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对于此事,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付成晨表示,本案中,救护车司机及工作人员在提供服务过程中恶意加价,并且采用“不加钱就将病人放在野外的”方式威胁病人家属,病人家属被迫接受高价服务费,救护车司机及工作人员的行为符合《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项规定的“强迫他人接受服务”,且情节严重,可以以强迫交易罪对相关行为人进行定罪处罚。

11月5日中午,五常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11月1日,五常警方依法查处一起涉嫌强迫交易案件,三名涉案嫌疑人全部到案。经查,何某祥为黑龙江峻博医疗救援公司经营者。10月28日凌晨,在五常市人民医院120急救中心值机员王某介绍下,何某祥驾驶新购置的悬挂临时牌照的救护车(该救护车无合法经营手续),与其雇佣的随车护士王某睿一同转运病人。途中,王某睿以被褥费、针剂费、消毒费等名目提高价格,强迫被害人支付高额费用,何某祥以返回出发地或半路停车的方式强迫被害人支付。目前,何某祥、王某睿、王某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下一步,公安机关将依法查处,严厉打击,绝不姑息。

天眼查信息显示,黑龙江峻博医疗救援公司成立于2020年,位于黑龙江省绥化市,是一家以从事租赁业为主的企业,公司法定代表人邵某龙。该公司经营范围为医疗救援;病人出院、转院护送(国家禁止项目及专项审批事项除外、需要许可的待取得许可后方可经营);非急救医疗伤残运送;医疗设备租赁服务;大型活动的医疗保障服务;殡葬礼仪服务;汽车租赁服务;家庭服务。

11月5日中午,极目新闻记者多次拨打该公司电话,均显示已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