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被小区物业监控一年多后 他们选择了报警

“誉峰遇见”小区大堂、走廊、商圈的部分摄像头

“誉峰遇见”小区大堂、走廊、商圈的部分摄像头

2022年10月6日,李龙决定在网上曝光他所住的“誉峰遇见”小区的物业公司——宁骏物业的员工监视业主。作为当事人之一,从去年3月起他就成为了重点监控对象,直到今年9月,李龙才通过一位离职的前物业主管,拿到了大部分证据。

证据是一个名为“大帅监控群”的微信群聊天记录。该聊天记录显示,从2021年2月起,李龙在小区及周边的行踪被监控摄像头记录后,物业公司的值班人员会专门调取有关他的照片和视频,并在群聊里汇报,“昨晚上大帅21:07分出门遛狗,21:20分回来的……请知悉”等等。此外,还有其他业主也被监控记录,一些年轻女业主穿着睡衣出现在楼道、电梯的照片,也被物业经理截屏发在微信群中。

这是一个遍布摄像头的时代。据小区业主赵晗回忆,她家门口就正对着一个监控摄像头。而在小区的停车场、电梯、单元楼大厅……几乎每几步路就有一个摄像头,这些密集存在的摄像头,既保卫着住户们的安全,也时刻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在监控群里,李龙被称为“大帅”
在监控群里,李龙被称为“大帅”

物业“监控八人组”

被监控的时间最早可追溯到2021年3月。李龙告诉记者,那会儿,他在小区隔壁的商业街被一位20多岁的女士叫住,对方告诉他,“你一定要注意安全,物业一直在24小时监视你,之后可能会找人弄你。”李龙想追问,对方表示,更具体的情况她并不清楚。

2021年9月,李龙再次被一位年轻保安叫住,保安称自己看到过监控李龙的视频和照片,但不能说是谁在监控他。这次谈话后,李龙觉得不安全,便挂售了自己的房子。

直到2022年4月,宁骏物业的一名主管离职后,主动联系了李龙,称自己手上有证据。前主管称,自己曾是监控小组的成员,后被开除。李龙约了他见面,在两个小时的谈话里,李龙发现,自己的生活竟事无巨细地处于别人监视之下。

据这位前主管透露,物业组建了一个8人微信群。在群里,负责监控的安保人员会定时汇报某些业主的动态,其中李龙被称作“一号人物”。他几点出门,遛狗几分钟,几点从地铁站方向走回,路上跟谁打了招呼,在家里待了几个小时才离开,这些都在群聊中有详细的记录,以文字和视频截屏、录屏的方式由安保人员汇报给小区的物业经理陈阳。

群聊截图显示,陈阳有时还会对调取监控的速度感到不满。3月17日,陈阳报了一个房间号,让工作人员查当晚19点时的监控,五分钟后,监控视频还没发来,她指责道:“你们这几天查监控怎么这么慢,昨天也是,今天也是!”之后,又发了一个群公告:“明天之内所有人把监控点位给我背到,及商铺房号背到。查个监控查这么久,菜都凉了!我亲自来考,背不到给我签罚单!”

亲眼看到监控群聊记录后,李龙很震惊。“我知道是他们在监视我,但我不知道居然监视到这种程度。”李龙提出,要把前主管手机里的监控小组群里的聊天记录导出来,但导出了一小部分之后,该主管就提前离开了。

李龙失眠了多日,想要拿到更多证据。从4月到9月,他一直在尝试联系前主管索要更多证据,但这位前主管常以自己在忙或家人生病等理由推脱,不过仍隔一段时间就给李龙发一些截图。

李龙告诉记者,他没看完所有的聊天记录,但他发现,群聊的监控记录中,重点有八九个业主,一些年轻女性也受到了“特别关注”,她们的行踪也被监控拍下,被物业工作人员截图、录屏,并发到微信群里。

被监控的部分女业主
被监控的部分女业主

“感觉像进了狼窝”

李龙猜测,自己被监控,或与维权并参与组织业委会有关。2017年,他买下这套位于成都市高新区“誉峰遇见”小区的商住两用公寓式期房,2019年入住。作为业主,他每月要缴纳每平米5.5元的物业费,以及每月600元的停车费。

但李龙认为,小区物业的配套服务和高额管理费并不匹配,与买房时销售的承诺也相去甚远。小区共12栋,每栋31层,每层20多户,均为一室或两室的小户型。买房时,开发商称每栋楼有6部电梯,但实际上6部电梯中的两部被商业征用,剩余的4部电梯并不宽敞,一栋楼有3000多人,上下楼很拥挤。

李龙屡次向物业申诉,希望能由业主使用被占用的两部电梯,但都没有得到回应。2020年底,他和几位业主一起发起维权,先后与物业开了三次座谈会。2021年3月,业主代表向街道提交材料,申请成立业委会。同年10月底,街道办核准了业委会筹备组的成立资格。

但成立业委会的过程并不顺利。李龙称,物业经理陈阳曾找过自己三次,希望他停止组建业委会,最后一次甚至提出要给他钱,他拒绝了。自那次之后,李龙觉得,他们“彻底撕破脸了”。

亦有业委会之外的居民被监控,25岁的赵晗也在此列。2022年9月28日晚,赵晗看见邻居李龙在自己的视频号发视频,控诉小区物业对业主进行监视。当时,她以为这种监视只针对李龙一人。但第二天,李龙给她发的群聊截图显示:物业经理问道,“BXXX女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去的,什么时候出来的,业主是男的还是女的?”BXXX就是赵晗的房号,她才知道,自己也被监控了。

群聊里最早出现自己的信息,是2021年2月,她和李龙在电梯里聊天,监控群里马上有人发了他们聊天的视频截图,询问“这个女的跟他是什么关系?”

来找赵晗玩的朋友也会被监控拍下。有一次,一位男性朋友来找赵晗,监控小组的人调取视频发在群里,并评论“这个女的什么情况”,再后来,另一位男性朋友来找她,监控小组再次动作,“马上调取监控,这个男的和上次来找她的男的是不是同一个。”

“他们还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赵晗说。

在此之前,赵晗从没有遇见过这种事,她很气愤,“我没有做什么亏心事”。现在,路过小区的监控摄像头时,赵晗会故意对着摄像头打招呼,有时停车上楼,还会对着停车场和电梯里的摄像头比个“耶”的手势。还有一次,赵晗叫了家政服务,来了两位男工作人员,赵晗特地拍了照片给负责收管理费的管家发去,调侃道:“报告,我没有乱搞男女关系。”几小时后,对方发来一个小狗走路的表情包和偷笑的表情。

与赵晗有相似经历的还有29岁的郑思凝。2022年初,她在“誉峰遇见”小区租下一套一居室。郑思凝告诉记者,她曾被人尾随过,因此最注重小区的安全性。来看房时,她仔细留意了小区的大堂、地下室、电梯、通道,发现没有监控死角,她觉得很安全。虽然租金比周边贵了一倍,但离公司近,属“高端小区”,她还是咬牙租下来了,“却没想到进了狼窝”。

今年3月,郑思凝发现自己的照片出现在监控小组的群聊里。聊天记录显示,有人发了一张郑思凝穿睡衣出现在走廊的图片,还有监控人员在群里曝出她的房间号,说“这个房间号的女人接了一个人上来”。此后的一个月里,群聊里都有关于她的内容。同小区的业主告诉她,监控小组的人还对她的私生活评头论足。

根据记者获得的聊天截图显示,除了监控报告业主的行踪、往来人员外,一些女业主的穿衣打扮也受到监控人员的品头论足。有女性业主统计过,两个月内和自己相关的内容在监控小组的群聊里出现了8次。

记者联系了提供聊天截图证据的前主管,对方表示,事实基本已经清楚,自己不想再进一步作出解释。

前主管同意作证

郑思凝平时工作穿商务装,如果参加聚会和活动,则会穿得时尚一些,但现在,即使夏天,她出门也会拿件外套把自己裹住。以往丢垃圾,她直接穿着家居服下楼,现在她不得不穿戴整齐才出门,甚至当看到小区保安时,她都会觉得他们的眼神怪怪的。

躲摄像头也成了李龙的日常。2012年3月那段时间,他和前女友住在一起,为了保护前女友隐私,他特意和她保持距离,出门和回家都分开走,不同时出现在一个摄像头下。但防不胜防,两人在小区隔壁商场拥抱还是被摄像头拍了下来,因为该商场也由这家物业公司管理。当被偷拍的照片发到李龙的手机上时,他震惊极了,他本以为至少小区外是“安全地带”。

口罩和帽子成了他出行的必备。他告诉记者,小区里几个保安每次见到他都会举起手机。回家变成了一件让他感到有压力的事,有时甚至会刻意拖得晚一点,等保安人员下班再回去,“有时甚至拖到12点再回家,如果今天没有工作,就呆在家里尽量不出门。”

从离职的物业主管手中拿到证据之后,李龙犹豫过,要不要告诉其他被监控的人,他怕其他业主知道后会害怕,于是决定自己先尝试解决问题。8月26日,李龙先联系了宁骏物业全国商业总代理,对方让他联系成都地区负责人,他又向成都地区负责人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希望可以换掉物业经理。原本他们约好8月底见面,却因为成都的疫情而未能成行。之后,这位负责人再未回复消息,也不接他电话。

联系成都地区负责人三四次无果后,9月底,李龙一个一个告知了同小区的邻居,也把事实和部分证据打码发到业主群,动员大家一起打12345投诉。

2022年9月28日,李龙决定报警,并说服了提供截图证据的前主管去派出所作证。陆续有包括赵晗在内的另外几个业主也前往派出所报警,警方并案侦查。10月6日,在收到警方立案回执单后,李龙选择在社交平台上公开此事。

发现被监控后,部分业主选择报警
发现被监控后,部分业主选择报警

物业经理已经停职

2022年10月,李龙数次去派出所补录口供、提交材料。10月26日,李龙再次去派出所做了口供,警方告知他,该案非单纯的民事纠纷,或涉及刑事处罚。10月27日,记者致电成都市石羊派出所负责此案的民警,对方未进一步透露案件的调查情况。

去年9月,李龙把公寓挂上了房产中介,他决定卖掉这处房子。但小区物业风评不好的消息已传出,房价一跌再跌,从刚挂出的189万跌至150万。另一个被监控的女业主也打算卖房,可又犹豫了——她买的时候每平米1.8万,现在降到1.5万。“小区里很多朋友都在卖房,但都卖不出去。”赵晗说,她也想过搬走,但没有余钱换房。

河北冰溶律师事务所的温少博律师告诉记者,物业经理有权查看小区公共区域摄像头录像,但是在微信群中转发个别业主的照片、录像属于以公谋私的行为,并且侵犯了业主的肖像权和隐私权。

宁骏物业管理员宗泽在接受采访时称,该事是为了配合派出所做流调以及社区的疫情防控工作。“因为有人做完核酸检测后,不回自己的住所,但当时社区规定做完核酸就要回家,不能到处乱跑。”

对于“监控女业主”的质疑,宗泽称,这是有人故意对监控视频以及聊天记录进行了删减和处理,导致了一些误会。物业方已将完整的资料提交给派出所,并等待警方的核实调查。

宁骏物业成都公司公关经理表示,目前尚不能确定“监控八人组”中的物业经理陈阳是否涉及违规或违法操作,其本人已经停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