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殷墟出土的三个“恐怖文物”,令人不寒而栗

3300多年前,周灭商。商纣王的统治画上了句号,为彰显自己的仁德,周天子并没有将商纣王的儿子和子民赶尽杀绝,反倒是将其子武庚封于河南安阳小屯村。然而武庚却并不感恩戴德,反倒是发动了叛乱。

面对强盛的周朝,武庚的实力如同萤火一般羸弱,最终被周天子处死。生活在这里的殷民也为了生存而搬走,这里也是逐渐成为了废墟,这就是著名的殷墟。

时至今日,殷墟已然成为了中国重要的文物出土与发现地。通过出土的文物,我们可以深刻的感受到当时那场战争的惨烈。也正因此,殷墟文物中,诞生出了三个具有着恐怖色彩的传奇文物。

1、惨死的士兵

首先便是惨死的士兵,在2001年时,殷墟出土了一批残骸,而专家们经过自己的研究与考察之后,断定其为商朝士兵的骸骨。

其原因是这些骸骨伤痕累累,不同于寻常百姓,他们伤在腿上,胸腔,甚至脑袋被刺穿,这无疑是战场上士兵才有的特征。

其中在1998年于殷墟白家坟墓出土的头骨残骸最为令人恐惧,坚硬的头骨居然完全被刺穿,硬生生的扯出一个大洞来,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胜极商朝一时的武器青铜戈。

青铜戈的用法主要是刺,尖锐的戈尖可以瞬间刺穿敌人的身体,再加上当时的士兵并没有甲胄护体,行军打仗也没有章法套路,有的只是野蛮的碰撞,因此青铜戈在战场之上俨然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大杀器。

第二个用法便是刨,如果刺入敌人后并未第一时间令敌人丧失战斗能力,戈尖之下的戈钩就派上用场了,倒刺一般的戈钩会瞬间将敌人的血肉刨出,伤害惊人。

而这出土的士兵,显然是被敌人的青铜戈刨中,瞬间便会血肉模糊丧失了生命。

战争结束后,这位士兵的遗骸也被战友们带回,本着落叶归根的原则,葬在了家乡的土地之下。

相较于那些客死他乡的士兵,这位显然是幸运的,但即便是如此,他那遍布伤痕的遗体,依旧让我们看到了战争的惨烈与恐怖。

2、独臂将军

在2001年,殷墟出土了一件大墓,这座大墓建在都城附近,甚至距离“妇好”墓也并不远,这足以彰显墓主人的身份之尊贵。

而最令人感到惊叹的,是墓中的青铜手臂。这只青铜手臂的做工极为精美,和真人的手臂比例一般无二,再加上略微弯曲的五指,以及手臂上篆刻的花纹,显然已经是当时工艺技艺的巅峰。

这也不禁让我们感到好奇,究竟是何人可以在去世之后享受如此待遇,随着古墓被继续挖掘,墓主人的身份也浮出水面。

原来这位葬在都城边的是商朝的一位大将军,率兵征战多年,不同于别的将军的荣归故里。他在战场上不仅丢失了一条胳膊,身上多处伤痕,甚至还没有伤愈就去世了。

在他去世之后,他的遗体被送回国家。可能是为了褒奖其在战场上的贡献,也可能是商朝之人本就崇尚武力的原因,这位将军得到了商王的赏赐,便是那做工精美的青铜手臂。

因为是非正常死亡,所以这位将军去世之时面朝下下葬,而那一只青铜手臂也是他下葬的伴随品,只是为了保证其尸骨的完整。

同样下葬的还有很多金银珠宝以及动物牲畜,以彰显对已逝将军的敬意。世人皆知商朝人尚武好战,从其对于将军的重视程度便可看出。

3、蒸锅里的女战俘

如果说前两件传奇文物仅能让我们感受到战争的惨烈和将士们的不屈的话,最后一件文物带给我们的,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古代封建制度的恐怖以及扭曲。

古人信奉神明的存在,战争之前总是会进行祭祀活动,用于祈祷神明庇护,保佑自己赢得战争。

而祭祀必然要有贡品,或为牲畜,或为食物,但对于尚武的商朝人来说,如若想要在战争中得到庇护,这两样显然是不够的。

前些年,殷墟出土了一件青铜甗,这本是商朝时期用来烹制行军餐品的大蒸锅。

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在这平平无奇的青铜甗中,居然发现了人的头骨。

出于伦理道德,考古学家们起先并不愿相信,商朝会存在用人体进行祭祀的行为,并推测这具人头骨极有可能是偶然掉落的,毕竟是战场上下来的文物。

但当研究进一步深入,考古学家们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青铜甗中的人头骨并非意外掉落,其带有的明显烹煮痕迹表明,商朝确实会以人进行祭祀活动。

而选用的祭祀品,通常会是从敌国俘虏而来的女战俘,这样一来可以彰显国威,向敌国表明立场,以起到震慑的作用。

而来也可以通过如此做法,祈祷得到前辈先祖的保佑。再者当时的农业并不发达,俘虏也会消耗不少的粮食储备,因此商朝会选择将其祭祀。

虽说在我们看来愚昧不堪,但对当时的商朝人来说,却是三全其美的好事,如若前两件传奇文物。

从殷墟遗迹中出土的各类文物可以看出,殷商是个尚武暴力的王朝,他们经常四处攻伐、企图兼并其他国家,殷商士兵对战俘的处置手段极其残忍,而且这个王朝还极其崇尚酷刑与人祭。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殷墟出土的三个“恐怖文物”,令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