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总理访华回国 德国接连阻止中企收购两家半导体企业

#德国 总理
#朔尔茨 访中国后,德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一天内宣布禁止中国企业收购两家德国
#半导体 产业制造商。德国杜伊斯堡也鉴于
#中俄关系”令欧洲各国失望”,暂停与
#华为 续约。https://t.co/zuXyMqvxYU

— 自由亚洲电台 (@RFA_Chinese)
November 11, 2022

德国总理朔尔茨访问中国返回德国后,德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一天内宣布禁止中国企业收购两家德国半导体产业制造商。另外,作为欧洲最大内陆港的德国杜伊斯堡,也鉴于中俄关系”令欧洲各国失望”,暂停与华为续约。

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才离开中国,德国政府9日就宣布阻止中国企业收购两家德国半导体制造商。

综合报道指出,包括禁止德国艾尔默斯(Elmos)汽车晶片厂卖给具中资背景、北京赛微电子(Sai
Microelectronics)控股子公司瑞典晶片商Silex。并禁止另一家中国投资者收购德国的半导体公司 ERS
Electronic,这家企业是半导体制造业提供温度管理解决方案的市场领导者。

德外长:半导体确保科技及经济主权

德国经济部长哈柏克(Robert
Habeck)强调,这是为了保护国家安全和关键基础建设,非欧盟国家的买家须密切关注。贸易和市场有可能被当作施压工具,尤其半导体领域,有必要确保科技和经济主权。他说德国不天真,有必要捍卫自身国家利益,政府拒绝相关收购计划,以免危及德国秩序和安全。

朔尔茨早前曾批准中国远洋运输公司(COSCO)入股汉堡港的码头,此次则与内阁同步反对将晶片厂出售给中资企业。

德国2020年曾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收购雷达技术公司IMST。

哈伯克提及,德国将继续依据“对外贸易法”阻止外资条文,减少依赖,推动供应链多元化。

中方吁提供中国企业“非歧视”的市场环境

对于此交易案告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包括德国在内的各国”应为中国企业的“正常经营”,提供“公平、开放、非歧视”的市场环境,不要把正常的经贸合作政治化,更不要以“国家安全”为由搞保护主义。

此外,台湾中央社报道,被视为中国通往欧洲大门的德国“中国城”杜伊斯堡(Duisburg)与中国电信设备厂华为公司上月合约到期未再续约。杜伊斯堡是欧洲最大内陆港、物流枢杻,有机场、公路和铁路网,积极参与中国“一带一路”,习近平曾经造访。《南华早报》报道,杜伊斯堡2018年与华为签署备忘录推动智慧城市。市长证实,因为北京与莫斯科的关系令欧洲各国失望,与华为合作喊卡。杜伊斯堡发言人还提及疫情期间交流几乎中断。

德国内阁反中力量钳制亲中总理

台湾辅仁大学外交暨国际事务学程召集人张孟仁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分析,德国内阁主要由社会民主党、绿党、自由民主党组成。绿党竞选前就表态要跟随大西洋和美国;而自民党重商又反中,更在党纲删除一中政策。商务、外交、经济等部长出自绿党、自民党,社民党出身的总理朔尔茨曾任汉堡市长,认为中国是大市场,和现任英国首相属于务实派。

张孟仁说:“所以红绿灯三个联盟里,有两个比较反中,它夹击着朔尔茨,就算朔尔茨再怎么想亲中,都已经被钳制住了。最近德国情报单位每次都说,中国来投资就是针对基础设施和国安的东西,所以情报单位也祭出禁令,不要再让中国收购。朔尔茨整个被围绕,就算再想要赚中国市场的钱,也没办法动。”

张孟仁分析,中国对德国本来就有好感,朔尔茨访中拿到很多订单。德国是欧盟龙头,北京会认为只要德国中立,法国也反中不到哪里去。

德国玩两手策略?张孟仁说:“他一定想玩两手,但这种两手能玩多久?中国不可能一直送你钱,他总是希望你有所回馈。中国希望德国回馈很简单,美国罩住你的安全,顶多希望德国至少不要亲美,至少中立一点,对中国、美国,欧盟保持独立自主就好了,红线拉在那。因为知道强迫德国完全靠向中国不可能。”

美日联盟另组“脱台”半导体供应链

张孟仁提到,德国政府阻止中资收购两家半导体产业制造商后,最新消息传出日本也加入了半导体之战。

张孟仁说:“日本希望在2027年打造半导体一条龙,日本打算自己制造二奈米跟一奈米,以及和美国合作。世界态势非常明显,所有世界、欧盟及主要国家,日本、美国都想打造半导体的一条龙。中国踩到德国那条线。”

张孟仁分析,日美意在“脱离台湾”自组半导体安全供应链。“就算台湾没有要被并吞,中共只要隔三差五恫吓,或美国三不五时断半导体,你天天都要靠台湾供应,每个国家都会怕,每个国家都是现实主义的考量。”

德龙头企业:脱中太天真

台湾的中华经济研究院WTO中心资深副执行长李淳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欧洲、德国和中国经济相互依赖是否造成经济风险安全?从2018年起受到很大注意。至2020年,欧盟层级陆续立法,包括外国人投资审查国安条款、经济安全相关规定等。欧盟已改变过去以商业利益为主,跟中国经贸互动必须兼顾安全。

李淳指出,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后出现新的变数,以德国为例,能源部份“脱俄”,提高自主性,导致德国很多企业质疑德国如果要跟随欧盟降低对中国依赖,德国无法负担得起同时间跟两个重要伙伴降低依存的方向。

李淳说:“德国内部有很多矛盾的说法,德国政府说,对中国不再天真,但很多德国企业跳出来说,这说法太天真,德国前五大企业約有三到四成全集团营收来自中国市场,包括福斯、宾士、BMW等,都是德国、乃至欧洲投资中国最重要的企业之一。以致德国对跟中国经贸往来立场出现摇摆、牴触、矛盾的情况。短期内因俄乌战争出现更多左右为难的情况。”

分析:中国半导体短期被冻结在16纳米以上

李淳表示,中国半导体发展遭遇很大挑战,目前台湾、日本、韩国、欧洲、荷兰等都靠向美国同盟,配合美国制中的禁令。中国可能要找小规模的如意大利、法国的中小型半导体厂去突破,以朝鲜为例,朝鲜遭全世界严厉制裁,但它的火箭发展仍有突破。

李淳预测,在中美科技战、欧美围中的情况下,中国短期内解决小规模军事用途的半导体还有可能,但要成就具有商业价值规模的半导体,恐怕愈来愈困难。

李淳说:“成熟制成半导体中国本来就有一定市占率,不在美国这次限制、管制范围。中国半导体会持续增长,但会

类似被美国冻结在十六奈米以上的所谓成熟制成的阶段,可能会需要蛮长的时间才有办法突破。”

李淳表示,至于华为还好,它在南美、非洲等“一带一路”国家还蛮受欢迎。

纳闻 | 真实新闻与历史: 总理访华回国 德国接连阻止中企收购两家半导体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