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半年卖核酸检测病毒采样管挣超4000万 这家公司冲刺IPO

在排队约1年后,科研试剂厂商——深圳市达科为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科为”)最终成功过会。今年10月中旬,达科为正式向证监会提交了注册申请,目前正在等待批复。

近年来,达科为业绩持续向好。2019年~2021年,达科为分别实现营收4.35亿元、6.05亿元和8.37亿元,同期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382.96万元、8133.45万元和1.04亿元。尤其是2020年,公司营收同比增长了约39%,同期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488.12%。

而达科为的业绩之所以在2020年突然爆发,一定程度上与新冠疫情有关。2020年,公司研发了核酸检测病毒采样管和病毒保存液,并给当年业绩带来助力。平常做核酸检测时常见的病毒采样管,一个多少钱?达科为招股书(注册稿)中给出了答案。

95后、00后位列前五大股东

达科为的前身是深圳市达科为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由吴庆军、何俊峰于1999年共同出资创立,2016年整体改为股份制公司。目前,公司无控股股东,而吴庆军和女儿吴映洁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约42.01%的股份,二人为公司的实控人。

目前,达科为最大股东是吴映洁,出生于1995年的她直接持有公司926.79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5.455%。目前,吴映洁还是一名学生,她就读于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专业为应用数学与经济。吴映洁并不参与公司的管理。

而达科为的第五大股东是何政龙,他是何俊峰的儿子。何政龙是一名“00后”,出生于2005年的他直接持有达科为463.4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7.73%。由于何政龙是一名未成年人,其所持股份的权力由其父代为行使。

虽然达科为名称中有“生物技术”字样,但达科为IPO所属行业却是批发业。这主要是由于达科为近8成的营收均来自代理业务,2019年~2021年,达科为代理品牌业务分别收入3.86亿元、4.72亿元和6.64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89.05%、78.15%和79.5%。公司自主品牌业务则贡献了剩余约20%的营收。

目前,达科为的产品主要是科研试剂,这一产品去年基本贡献了公司约70%的营收,达科为的下游客户也主要为广大高校及科研机构。由于多年深耕在科研试剂领域,2020年,面对新冠疫情冲击,达科为自主研发了用于核酸检测产品,包括核酸检测病毒采样管、病毒保存液等。

达科为的病毒保存试剂,主要通过将自产的病毒保存液组装成病毒采样管进行销售,同时有部分生物医药企业直接向公司采购病毒保存液。2020年、2021年和今年上半年,达科为的核酸检测病毒采样管分别实现销售收入3975.21万元、4702.2万元和4189.79万元。

“2022年1-6月,由于境外防疫政策变化导致病毒采样管需求减少,同时境内常态化检测政策带来大量市场需求,公司病毒采样管业务逐渐转向境内销售。”达科为在招股书中称。

目前,达科为的核酸检测病毒采样管单价多少?根据招股书披露,今年上半年,其核酸检测病毒采样管单价仅为1.95元/支,价格下降了35.15%;而2020年和2021年,相关产品的单价分别为3.01元/支和4.13元/支。

对此,达科为也在招股书中称,在国家医保局降低核酸检测价格通知要求以及境内同类供应商竞争较为激烈的影响下,境内病毒采样管市场价格持续下降,公司病毒采样管销售单价及毛利率持续下降。

实控人担任重要参股供应商董事长

在达科为冲刺IPO的过程中,其与重要参股供应商EliteCell之间的关联交易也引起了监管的注意。

EliteCell成立于2017年12月,主要从事干细胞培养液等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达科为是EliteCell最大的股东,持股比例为36.56%。此外,达科为实控人吴庆军还担任EliteCell的董事长。

EliteCell还是达科为的重要供应商。招股书显示,2020年和2021年,EliteCell分别是达科为的第五大和第四大供应商,交易金额分别为907.77万元和1345.62万元,占达科为采购比例分别为2.42%和2.79%。

而达科为的采购对EliteCell很重要。2019年~2021年,EliteCell向达科为的销售金额占全部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87.11%、89.81%和82.24%。由此可见,EliteCell对达科为存在严重的依赖。

EliteCell最大股东为达科为,被后者持有36.56%的股权;EliteCell董事长由达科为实控人吴庆军担任;另外,EliteCell绝大多数销售由达科为贡献,对后者形成严重依赖。那么,达科为是否具有对EliteCell的控制权呢?对此,监管方面在此前问询中也曾问及这一问题。

不过,达科为却表示,EliteCell股权结构较为分散,吴庆军不具体负责该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公司只是财务投资者,因此对EliteCell不具有控制权。如果达科为不是EliteCell的实控方,那么谁才是EliteCell的实控方?

值得一提的是,从采购价格来看,EliteCell向达科为销售价格与向第三方销售价格差异率约为-5%,EliteCell向达科为销售价格低于向其他第三方销售价格,达科为与EliteCell之间关联交易的公允性存疑。

针对达科为IPO事宜,11月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公司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应。